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120章:冷光
    叶明哲快速地来到一楼,在经过大厅的时候,下意识地朝餐厅看去。

    柜台上的刀具,全都锈迹斑斑。

    一把也不少!

    他走到门口,天色已经大亮。

    叶明哲抬头看了看天空,秋日的阳光并不能给予多少温暖。

    但是却依旧刺眼。

    这是他第一次在白天看清这昔日代表着地位与财富的别墅区。

    曾经平整如履带的柏油路现在已经是坑坑洼洼、凹凸不平,就像是蟾蜍之背。

    天空虽是晴朗,阳光也算明媚,但是依旧无法驱散这里阴郁的气氛。

    叶明哲快步地走在路上。

    昨夜这路上一直有不明的大家伙拖着铁链来来回回,但是这时他却没有看到地面上有任何拖拽的痕迹。

    枯叶遍地,像是撒在巧克力蛋糕上的芝麻。

    除去萧瑟,还有些不伦不类。

    一栋又一栋的别墅从叶明哲的身前滑到身后。

    昨夜看到的棺材、疑是骨灰盒等等奇怪的事物。

    全部消失了。

    那栋被藤曼植物包裹的小楼倒是依旧。

    大部分的别墅都是关着窗,拉着窗帘的。

    叶明哲现在可丝毫没有兴趣再去探索那么一两栋屋子。

    他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去上课。

    毕竟已经许诺过了。

    很快便来到入口,倒塌的指示牌像是一只指路的手。

    那个方向意味着离开。

    叶明哲“哧”着脚底走在坡上,脚底开始热了起来。

    越过门卫亭,径直的往出口走去。

    大马路就在眼前。

    来到写着“鑫瑞麟别墅小区”的标志前。

    他愣了一秒,然后大骂道:“哪个缺德货把我的小蓝车给骑走了!”

    只有靠两条腿了。

    揉了揉有些饥饿的肚子,还有些干裂的嘴唇,这个季节嘴唇特别容易干,他有些懊恼。

    ‘还是经验不足呐,昨晚光顾着准备防身用品了,一点食物和水都没有带...’

    他耸了耸身后的背包,小跑着离开了这里。

    ...

    10点15分。

    叶明哲气喘吁吁地赶到了上礼仪课的教室门口。

    按照之前的约定,他算是迟到了半个钟头。

    “砰~砰~”

    “进来!”

    “老师对不起!我迟到了!”

    “这是我临时调课,没关系,先坐下吧。”欧阳蕊对他淡淡地笑道。

    看他的打扮,欧阳蕊心里还以为叶明哲一大早就出去打工了呢。

    他扫了一眼教室,发现猥琐在最后排角落的三个室友,便安静快速地走了过去。

    将背包放在地上,他挨着胖子坐了下来。

    “哲别!被花姐弄得起不来床了?”胖子低着头贱兮兮地小声问道。

    “要是被花千语听到,她肯定打爆你的头。”叶明哲没好气的撇了他一眼。

    “哲别昨晚出去取材去了,没有在花姐的别墅。”赵百蓟为他解释道。

    “老赵你怎么...”管滨海刚说到这,便恍然大悟地看着赵百蓟:“靠...老赵你有一手啊,这么快就把冷凝月拿下了?!”

    “什么拿不拿下的,我和她是朋友。”赵百蓟赶紧解释。

    “别介!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在本海王面前,一切男女之事都无所遁形!”

    “嘿嘿嘿!老赵!说说呗!你和冷凝月的事。”胖子也跟着起哄。

    “好了!听课!回宿舍再八卦!”叶明哲及时扑灭了两个坑货的八卦之火。

    他可不想再给欧阳老师添加不好的印象。

    ...

    40分钟之后。

    “好了!这堂课的理论知识就讲完了,大家休息10分钟,一会我们就实际操作一下。”欧阳蕊双手合十的拍了拍,微笑着说道。

    学生们闻言有的离开了教室,有的趴在了桌子上,更多的是拿出手机玩了起来。

    教室里一下就开始喧闹起来。

    “叶明哲!”欧阳蕊对他喊道。

    “到!”

    叶明哲立刻起身,站得笔直,一副受令待命的士兵姿态。

    他这有点“奇葩”的行为引得其他同学偷偷乐了起来。

    身边的胖子和管滨海也窃窃私语。

    “我敢打赌,贱神以后绝对是妻管严呐。”

    “英雄所见略同!”

    欧阳蕊见他这样也是愣了一下,然后笑道:“你跟我来一下。”

    叶明哲赶紧跟着走了出去。

    他默默地走在欧阳蕊两个身位之后。

    欧阳蕊故意放慢了脚步,两人并肩而行。

    “要去厕所吗?”欧阳蕊冷不丁地问了一句。

    “呃...不用。”

    “你不用这么紧张拘束的,我们虽然是师生,但是老师更希望成为你们的朋友。”欧阳蕊语气温和。

    “谢谢老师!”

    叶明哲对老师的尊敬远超一般人,这是他在孤儿院特殊的成长经历与教育所影响的。

    欧阳蕊接着说道:“老师叫你也没有什么大事,接下来是实操课,所以让你帮我拿一些教学用具,算是对你迟到的惩罚。”

    “应该的!”

    “我看过你的资料,在没有父母的呵护下长大,还能全免进入修罗大学,你很不错!你知道吗?老师也是孤儿呢,自然知道你的不容易。”

    ‘看来欧阳老师以为我之前是打工去了?不过颇有些同为天涯沦落人的感觉呢。’

    “多谢欧阳老师的关心!”

    本来他还想拍马几句,例如:“老师这么漂亮,女儿多么可爱,家庭肯定特别幸福之类的。”

    但是瞟了瞟欧阳蕊空空如也的右手,他又把话咽了回去。

    他也突然想起了老师女儿的姓。

    这一路上叶明哲煎熬难耐,倒不是他讨厌欧阳老师,这只是作为学生面对老师特有的压力罢了。

    至少说明他还算是一个好学生吧。

    来到办公室。

    欧阳熙竟然在老师的位置上做作业。

    见到两人进来,欧阳熙抬头望来。

    “妈妈!”

    “哥哥好!”

    “熙熙你好!”叶明哲笑着回应道。

    欧阳蕊简单地告诉叶明哲,让他将角落的一个大纸箱抱去教室。

    然后,她走向女儿,似乎是准备检查她的功课。

    “熙熙做了多少了?”

    “我在写最后的作文呢。”

    欧阳熙玩着手中的笔,看向母亲,脸上有一些小得意。

    “熙熙真棒!下午妈妈带你去吃德克土!”

    “我要大份的薯条!”

    “好!不过现在先好好写好作文!”

    见着两母女之间的温馨,叶明哲心里浮现出一丝羡慕。

    他抱着纸箱,默默地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