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25章:残忍
    “好吧。”

    叶明哲知道花千语是真的胆小,估计一个人在房间里能自己把自己吓死。

    他发现贾勇和艾美也进了一个房间。

    其他人则都是一人一个房间。

    房间内。

    花千语因为今天从早到晚的连续惊吓,身体和精神都非常疲惫,躺在床上没一会,就睡着了。

    叶明哲在床边打了个地铺,此时他双手枕着头,思考着之前发生的一切。

    很快,一股强烈的倦意向叶明哲袭来...

    清晨。

    “死人了!死人了!死人了!来人啊!救命啊!”一道惊慌的男声在别墅中响起。

    众人都被这叫喊声吸引出来,朝着那个房间跑去。

    是艾美和贾勇昨晚住的房间。

    只见贾勇在里面拼命地弄着门锁,一边大喊大叫:“死人了!救命啊!艾美死了!我出不去了!”

    门外的几人也试图从外面打开房门,但也是徒劳无功,因为房门是反锁了的。

    花千语朝赵钞喊道:“你快点拿钥匙来开门啊!”

    赵钞回道:“钥匙昨晚不是都给你们了吗?”

    花千语这才想起来:“对啊,他怎么自己把自己锁在里面了,贾学长!你自己用钥匙开门呀!”

    贾勇在里面哭丧地说道:“我...我找不到钥匙了!”

    “你们让开!贾勇!你站远一点!”宁艳大喊道。

    她几个猛踢将房门踹开了。

    叶明哲看到被破坏的房门若有所思。

    大家一起涌了进去。

    几名女子看到床上的艾美,又全都跑了出来。

    门外传来了她们呕吐的声音。

    叶明哲此时也看到了床上的艾美,准确的说,是她的尸体。

    艾美死状凄惨,她仰面躺在床上,双手手指和双脚脚趾已经完全烂掉了,就像是被钳子、锤子之类的东西弄烂的一样。

    她的嘴巴满是血污,两片嘴唇微微的有些蜷缩。

    叶明哲走到床边,轻轻地扒开艾美的嘴,发现里面的牙齿也全部烂了。

    ‘手法很残忍,嘴巴、手指、脚趾全部被破坏,这得有多大的仇怨。’查验过一番尸体后,叶明哲心里思考着。

    “咦,这是什么?叶明哲发现床上有一小节像是香一样的东西,闻了闻,将它放进兜里。

    继续搜索了一会房间也没有再发现什么线索,于是大家一起下楼。

    “千语,刚才你怎么没吐,可以啊,已经有进步了哦”叶明哲一拍花千语的肩膀说道。

    “你有病啊!”一道愤怒的声音传来。

    叶明哲抬头一看,原来是自己拍错人了,以为前面的是花千语,结果是宁艳。

    此刻宁艳正一手遮着自己的肩膀,一脸愤怒地看着叶明哲。

    “宁艳学姐,对不起,对不起,我看错人了,实在不好意思,对不起...”叶明哲赶紧道歉,一脸的尴尬。

    “哼!”

    宁艳听到叶明哲的道歉,也没有再说什么,她嫌弃地看了一眼叶明哲,拿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刚才被叶明哲触碰的肩膀,率先下楼去了。

    “不好意思啊,小叶,我妹妹她有点洁癖。”宁雪有些歉意地向叶明哲解释道。

    “没事,刚才是我不好。”不过叶明哲心里想着:‘这叫一点洁癖?很严重了好不好!’

    他突然又想起了之前的一些事情,目光变得深邃起来。

    ...

    一楼大厅。

    “贾学长,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艾美死掉的?”坐在沙发上,叶明哲向贾勇问道。

    “是...是早上我醒来的时候。”

    贾勇吸了一口烟,接着说道:“昨晚艾美说她害怕,于是我便陪着她,想着这样她会安心一点,接着迷迷糊糊地我就睡着了。”

    “等到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睡在地上,我刚站起来,就看到了床上艾美的尸体,吓得我摔了一跤,接着我就喊了起来,没过多久你们就来了。”

    “你中途没有醒过?这么残忍的手段,小美肯定会受不了大叫起来的,你们昨夜有人听到过吗?”沐真真问道。

    “应该不会有什么喊叫声,因为艾美学姐是死后才被人弄烂牙齿、手指和脚趾的。”叶明哲开口道。

    “啊?谁这么残忍,死后还要做这么恐怖的事情。”花千语一脸的害怕。

    “肯定是鬼!肯定是鬼!只有鬼才会这么没有人性!”贾勇猛地吸了一口烟,此时他的情绪似乎有些不稳定。

    “本来之前程学长的死,我还不敢肯定到底是不是鬼做的,但是艾美学姐的死却让我肯定,这跟鬼没关系,是人做的。”叶明哲淡淡地说道。

    “不是鬼是人?你有什么证据。”贾勇有些不服气。

    “因为这个。”叶明哲手里拿着一小截像是香一样的东西:“我刚才试验过了,这是迷香,有让人昏睡的效果,如果是鬼要杀人的话,鬼有必要用这个东西吗?这是我在艾美学姐被杀的房间里找到的。”

    叶明哲继续说道:“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艾美学姐被杀,同在一个房间的贾勇学长却毫不知情,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凶手故布疑阵。”

    叶明哲这句话一说完,大家不约而同地看向贾勇。

    “你们看我干嘛,我又没杀人,叶明哲,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什么故布疑阵!”贾勇站了起来对叶明哲吼道。

    “你别激动,我只是跟大家解释一下所有的可能性而已。”

    “哼!”贾勇又坐了回去。

    “我要去别墅外面看看,你们有谁要跟我一起去的吗?”叶明哲对众人问道。

    除了花千语,其他人都选择待在别墅里。

    别墅外。

    “你胆子那么小,不好好地待在别墅里,怎么想着跟我一起出来找线索,怎么?现在不怕了?”叶明哲笑道。

    “我怕吖,可是你一说凶手不是鬼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待在别墅里更可怕,还不如跟你出来呢。”

    “为什么?”

    “因为你想啊,如果凶手是人的话,这附近就只有这么一栋别墅,那凶手十有八九就在我们之中,我一想到跟那么残忍的凶手待在一起,就觉得好恐怖。”

    花千语摸了摸自己的手臂,竟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那你不怕我是凶手?”叶明哲笑道。

    “你?你不可能是!”

    花千语信誓旦旦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