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26章:抽丝剥茧
    “噢,为什么?你对我就这么有信心?”叶明哲也很是好奇。

    “因为我老妈以前对我说过,如果一个男人,在可以趁人之危得到你的时候,他却并没有这么做,那么他一定是个正人君子,而你昨晚,恰好证明了这一点。”花千语有些得意地说道。

    “什么,昨晚?”叶明哲想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况且我的第六感告诉我,你不是凶手!”花千语又接着补充道。

    “好好好,我的花大小姐,那麻烦你再用你的第六感感觉感觉,谁是凶手?”叶明哲实在有些忍俊不禁。

    “额,这个嘛...要是我都感觉出来了,那要你干嘛用啊,我不告诉你!”

    “哈哈哈哈哈...”

    “你再笑...你再笑...你个禽兽不如的男人!”

    “什么啊?刚才还说我是个正人君子,怎么现在又说我禽兽不如,女人...”叶明哲无奈。

    “哼,笨蛋!你就是禽兽不如,禽!兽!不!如!”说着,花千语对着叶明哲做了个鬼脸便朝前面跑去。

    “喂,别乱跑啊,小心一点。”叶明哲赶紧追了上去。

    电路房。

    “恩,电路总闸没有被破坏过的痕迹,不过这些线路...有点意思。”

    叶明哲看着电路房那几根线路异常的电线,露出了笑容。

    别墅外。

    叶明哲仔细地检查了玻璃被破坏的那扇窗户,发现从二楼往上,有一条浅浅的痕迹,一直延伸到房顶。

    而房顶的边缘处,有一个小小的三角形豁口。

    地上散落着大量的玻璃碎片,数量比一楼大厅里面还多。

    叶明哲还发现窗户旁边一棵树有些奇怪。

    这棵树的树干上有一个圆孔印记,他用手指探了探,又拿手机往里面照了照,发现这个圆空里小外大,呈细长的锥形。

    “果然是这样,看来谜题都解开得差不多了,但是那张小鬼牌到底是什么含义呢?”

    就在这时,叶明哲在别墅外无意地朝一楼大厅看去,嘴角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我知道小鬼牌的意义了,一切谜题都解开了!”

    叶明哲和花千语回到了别墅大厅。

    “我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叶明哲淡淡地说道。

    “什么?你已经知道真凶是谁?”花千语吃惊地看着叶明哲。

    “学弟,你确定吗?没有切实的证据还是不要乱说噢,这样即会伤害到别人,也会影响到大家的感情,还会让你很没面子。”沐真真劝说叶明哲。

    “我倒是要看看他能说出朵什么花来,哼!”贾勇很是不屑。

    剩下的几人则只是看着叶明哲,没有说话。

    叶明哲笑了笑,随意地找了个位置坐下:“我先说说凶手的手法吧。”

    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让自己的身体感觉更舒服一些:“先从昨晚的事情说起吧,昨晚的闹鬼事件,其实就是一场非常精彩的表演。”

    “表演,什么意思?”花千语一脸的不解。

    “昨晚我们首先看到的是大军阀的鬼魂,他出现在大厅的落地窗外,然后飞上了楼顶,紧接着就消失了,对吧。”

    “不知道当时有人注意到了没有,大军阀鬼魂在飞天的时候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

    “是什么?”沐真真问道。

    “他向上飞的时候,却跟我们平时正姿站在地面上的样子是一模一样的,身体笔直,双手自然下垂,甚至开枪的时候手都是笔直的,正常情况下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可他是鬼啊,什么样的姿势都可以吧?”贾勇说道。

    “整个事件根本就没有鬼,当然了,那个大军阀也不能算是人。”

    “呵,你这不是自相矛盾吗?不是人又不是鬼,那是什么?”贾勇嘲讽道。

    “是机关人偶。”

    “机关人偶?”花千语一脸懵逼。

    “就是类似娃娃一类的东西,只不过这个娃娃跟真人差不多大。”叶明哲继续解释道。

    “就算那是个娃娃,那他也不能自己飞吧?”

    “娃娃当然不能自己飞,但是给娃娃做一点小机关,那他就可以飞了。”

    “刚才我在别墅外面,发现大军阀飞天的地方,自二楼到楼顶都有类似金属丝线划过的痕迹,楼顶的边缘还有一个三角形的豁口。”

    “这些都证明了我说的是事实,至于最直接的证据,就是那个大军阀鬼魂,现在应该还在房顶!”

    “什么?”

    花千语听到这句话,抬头看了看天花板,不由地靠向叶明哲,虽然那只是个人偶,但是花千语还是觉得十分恐怖。

    “赵钞,这别墅是有自动升降梯的吧?”

    “恩,有的,不过来的时候已经坏掉了,还没有找人来维修。”赵钞回答道。

    “肯定会坏掉的,不然的话万一有人去到房顶,那事情就败露了。”

    叶明哲笑道:“赵钞,你还记得升降梯坏掉的具体时间吗?”

    “我想想啊...对了!就是我带社长,副社长还有宁艳学姐来的那天,社长说要先实地考察一番,之后她就告诉我说升降梯坏掉了,要弄个警示牌,免得有人不小心靠近会不安全。”赵超回忆道。

    “欸,我不是凶手啊,我只是当时先来看看别墅的基本情况,给大家做个先锋,无意中发现升降梯坏掉的。”

    “我怕大家会因为这个发生不安全的事,才告诉赵钞的,我真的不是凶手!”沐真真赶紧给大家解释。

    “社长不是凶手。”叶明哲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看,学弟都说我不是了,我确实不是凶手,我怎么可能会杀人呢,你们都是我最重要的社员。”

    讲到这,沐真真眼睛里泛起了泪光。

    “那凶手到底是谁?”贾勇有些不耐烦。

    “大家想一想,这种机关是需要提前布置才行的,而且还必须得十分擅长做这些机械小玩意...”叶明哲慢慢地引导大家。

    “机关,人偶,提前布置...”大家都在心里思考着。

    随后,大家都把目光看向了宁艳。

    “喂!你们看我干什么,我是会做这些东西,但是我干嘛要杀程小康和艾美?虽然我是看不惯他俩,可我看不惯的人多了去了,难道都要全部杀掉?真是莫名其妙!”说完,宁艳瞪了叶明哲一眼。

    “对啊,虽然小艳是不太喜欢程小康和艾美,但是也不至于杀掉他们吧,而且艾美还死得那么惨,那肯定是有很大的仇怨才做得出来的。”沐真真说道。

    “我可没说宁艳就是整件事的真凶!”

    叶明哲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