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27章:小丑牌的意义
    “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贾勇处在暴走的边缘。

    “宁艳只是凶手之一,整个事件不止她一个凶手。”叶明哲盯着贾勇说道。

    “什么不止一个凶手,你他吗...”

    这时,贾勇仿佛想到了什么,他不再开口说话,额头上渗出了汗珠。

    “对,我说,整个事件不止一个凶手,而你贾勇,就是第一个凶手!”叶明哲大声说道。

    众人不约而同地全部看向贾勇,就连宁艳都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贾勇额头上的汗更多了。

    叶明哲接着说道:“大家还记得我们来别墅的第一晚吗?当时贾勇给大家热情地倒酒,然后在递给程小康的时候,纸杯不小心被沐社长给打翻了。”

    “记得记得。”花千语赶忙说道。

    “而在第二天早上,酒撒的地方发现了死蟑螂,蟑螂怎么会醉酒而死,那是因为酒里有毒!”

    “啊!”花千语吃了一惊。

    “我想当时沐社长也是知道的吧,所以才故意碰倒了那杯酒,并且第二天早上还隐晦地警告了贾勇。”叶明哲看向沐真真。

    “我...我当时只是不小心看到贾勇往杯子里加了什么东西,以为他是要恶作剧,我不想看到大家吵架,才假装碰倒了纸杯,但是第二天我看到死掉的蟑螂时,我才知道那里面是毒药,然后才说了那些话劝解贾勇。”沐真真脸色愧疚。

    “贾勇,我说得对吗?如果你要否认,之后警察来了,他们会检验这地上是否含有毒素。”叶明哲看向他。

    “是,我承认那晚我是想毒死程小康,但那只是我一时冲动,后来他的死还有艾美的死真的都跟我没有关系,你们要相信我!”贾勇情绪激动。

    “这你倒是没有说谎,你只是一次谋杀未遂,而宁艳学姐和宁雪学姐,才是杀害程小康和艾美的真凶!”

    叶明哲一句话让众人沸腾。

    “什么?!小艳和小雪是凶手,这怎么可能?”沐真真惊叫道。

    “对啊,叶明哲,你是不是弄错了,宁雪学姐那么温柔安静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杀人呢。”花千语也觉得难以置信。

    “我想这次的事件应该是这样的,首先是因为沐社长带她们来到这栋别墅,使她们想到了杀死程小康和艾美的计划,然后她们做了准备,宁雪擅长做娃娃,宁艳擅长做机械机关,她们的配合简直就是完美。”

    “切,你说我和我姐一起杀人?这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她就是个胆小又懦弱的废物,跟她一起杀人?你还不如说我一个人杀人算了,这样大家会更相信你。”宁艳一脸讥讽地看着叶明哲。

    叶明哲没有理会宁艳地嘲讽:“大家还记得昨晚闹鬼的时候,是谁首先发现三楼的鬼影吗?”

    花千语想了想:“好像是宁艳学姐,当时我记得她大叫了一声,然后我们就看到她手里的手电筒照在三楼的走廊上,才发现那里有个鬼影。”

    “对,当时是宁艳学姐用她的尖叫和手电筒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引导我们看到了三楼的鬼影,让我们更加害怕!而当时只有一个人在三楼,那就是宁雪学姐!那个鬼影就是她假扮的。”

    “而宁艳学姐这么做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大家的注意力马上从玻璃那边转移到室内,因为大厅就是她破坏掉的!”

    “啊?这...这也太玄了吧。”花千语捂着小嘴,满脸惊讶。

    “大家可以去看看玻璃碎片,落在外面的比落在室内的明显地要多得多,这就是从里面破坏玻璃的证据!”

    “没...不...不是我。”宁雪结结巴巴地想要解释,但是却什么也说出来,楚楚可怜的样子惹人爱怜。

    “那白衣女鬼只能是你!要是我们当时去你的房间,肯定能够找到你扮鬼的道具。

    “可惜的是,当时大家都处在恐惧之中,根本不敢随便乱走。”

    “而且,你们第一次杀掉程小康时,应该是被他看到了吧,所以他才会留下那样的死亡讯息,也就是那张再次证明你们是凶手的小鬼牌!”

    “小鬼牌?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众人都是充满了好奇。

    “程学长擅长扑克牌魔术,自然对扑克牌十分熟悉,他死前拿着小鬼牌并不是要告诉我们杀他的人是鬼,而是想告诉我们。”

    “杀他的是两个人!”

    花千语恍然大悟:“大鬼和小鬼!”

    众人的目光再次聚焦在宁艳和宁雪身上,宁雪楚楚可怜。

    宁艳却是盛气凌人地开口道:“呵...嘴巴长在你身上,你想怎么说都行,说来说去,这些都只是你的推测而已。”

    叶明哲并没有理会宁艳的咄咄逼人,继续说道:“第一晚的时候,因为大家都喝了不少酒,所以凶手并没有使用迷香,这也是凶手失算的地方,所以当凶手杀害程小康时,被他看到了真面目。”

    “可是程学长是被幽灵子弹打死的呀?这又是怎么回事?”花千语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叶明哲笑道:“那不是幽灵子弹,只是冰冻过的钉子,凶器是一把射钉枪,凶手用射钉枪杀了程小康,然后回收了钉子,因为冰冻过的缘故,所以就算是之后检测死者的伤口,也查不出什么线索,我想宁艳学姐对射钉枪应该是非常熟悉的。”

    宁艳瞪着叶明哲:“哼!胡说八道!”

    “至于凶器,我想已经被扔进云湖里去了吧。”

    叶明哲一边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一边在观察着宁艳和宁雪的表情,嘴角微翘。

    “下面,我再来说说这第二起案件,凶手在杀害艾美学姐的时候,留下了自己是真凶的铁证!”

    “铁证!”

    叶明哲将这两个字说出来的时候,众人心思各异。

    “因为第一晚的事情,大家心里都很紧张害怕,所以睡眠不会太好,于是凶手便想到了使用迷香,这样就算弄出一些动静,其他人也不会醒来。”

    “凶手弄开了房门,然后准备杀掉艾美,可就在行凶的过程中,出了一些意外,所以凶手才不得不砸烂艾美的手指脚趾还有牙齿,想这样混淆视听。”

    花千语拖着腮帮子:“混淆视听?”

    叶明哲看着花千语,继续说道:“对,就是混淆视听!千语,你还记得上午的时候我不小心碰了宁艳学姐一下,她很生气的事情吧。”

    “记得记得!宁艳学姐有洁癖,所以才会生气。”

    “呵呵...你的消息一直很灵通,那我问你,之前你可曾了解到宁艳学姐有洁癖?”

    花千语仔细地想了想,肯定地回答道。

    “好像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