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37章:林家兄弟
    林文轩很快地便逃离了行政楼,那里实在是太诡异了。

    赵雅和荣凡竟然就在眼皮子底下失踪,邢刚也是杳无音讯,更可怕的是,他刚才在厕所的镜子上居然没有看见林文曜!

    ‘那不是阿曜!那绝对不是阿曜!’

    林文轩一边走一边庆幸自己反应及时。

    ‘还好它没有发现,不然我肯定不能这么顺利地离开。’

    不知不觉中,他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三栋高楼围成一个“凹”字形,面前是十几级阶梯。

    林文轩没有一点想要探索的心思,他现在只想尽快地从这个恐怖的地方出去,上面那种地方,应该不会有出口。

    “救命!救命!”

    上面传来了呼救的声音,听声音应该是个年轻的女孩子。

    ‘难道是之前一起进来的人?’

    林文轩有些犹豫。

    ‘她能够一直喊救命,看来应该不是遇到什么恐怖的东西。’

    林文轩双手着地,弓着身子悄悄咪咪地往台阶上爬。

    “救命!救命!有没有人能够救救我!”

    女孩的声音很无助,让人闻之心疼。

    林文轩终于爬了上来,这几栋楼的正中间竟然有一口井!

    真是太奇怪了。

    声音就是从里面传来的。

    ‘掉井里去了?’

    他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救命!谁来救救我!呜呜呜...都没有人...我要怎么上去...我的腿好痛...呜呜呜...”

    井里的女孩哭了起来。

    ‘果然是掉进井里了,听起来似乎还受伤了。’

    林文轩走到井边,他很小心,并没有探出头,只是站在离井边一米的地方开口问道:“喂!你怎么掉下去的,是不是受伤了?”

    “有人?!救命!救命!我是不小心摔下来的,求求你救救我,我的腿受伤了!求求你了,哥哥!”

    一声哥哥,让林文轩有些心神一荡。

    这女孩子的声音真好听!

    “你叫什么名字?”林文轩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

    “我叫刘曼容,我的腿好疼,呜呜呜...”

    林文轩走到井边,打算先看看刘曼容的状况,然后再想办法救她上来。

    他打开手机照明,探出头看向井里。

    “嗖一一”

    一条黑色长线突然从井下飞了出来,缠上了林文轩的脖子。

    是头发!

    他直接被拉了下去。

    “啊一一”林文轩大叫。

    “啪!”

    他落在了井里。

    并没有想象中的剧痛、骨折。

    井底竟然有些软。

    手机掉在了一边,林文轩的面前站着一个高挑的身影。

    她缓缓地走了过来,手机光线刚好照射在她的脸上。

    “啊一一”

    林文轩吓得大叫起来。

    三个瞳孔的双眼,满嘴的尖牙。

    “终于又有好吃的了!桀桀桀...”

    巫婆一般可怕的笑声。

    “呃!”

    “呃!”

    林文轩接连抽了两下,然后两眼翻了上去。

    ...

    林文曜其实和哥哥的关系并不好,他知道哥哥对他也是一样的。

    因为家里最终的继承人只会有一个。

    表面的和睦只是做给长辈们看的,他们彼此都很清楚,也很默契。

    ‘大学毕业之后,估计就要和哥哥正式地撕破脸皮了。’

    所以当他在厕所的镜子中没有看到哥哥的样子时,惊喜竟然多过了恐惧。

    ‘哥哥...完蛋了吗?’

    机智地逃脱了那里之后,林文曜便一直凭着感觉在走。

    这会,他来到了一栋新的大楼面前。

    这栋楼呈半月型,设计得很有艺术感,虽然不高,但却很是宽泛。

    ‘逢楼莫入!’

    之前在行政楼的经历让他还心有余悸。

    “哒哒哒...”

    不远处传来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听上去不止一个人。

    林文曜赶紧藏在大楼前的花坛后面。

    “哒哒哒!”

    一道低矮的黑影突然出现在大楼的拐角处。

    在月光下,它的身影渐渐清晰。

    蜘蛛...人?

    它周身大部分是黑色的,而且不像是皮肤,似乎是穿的衣服,手脚虽然分明,但却都是撑在地上。

    这完全就是一个‘八脚’怪物。

    它竟然有两个头,两个女人的头!

    只见两个头一左一右的四处观望,像是在寻找什么。

    “那群死狗都吃了那么多了,我们也得多抓几个才行。”

    一个脑袋竟然开口说话了!

    “是呀,好不容易这次进来了这么多食物,我可要大饱口福一番,好久都没有吃这么饱了,桀桀桀!”另一个脑袋也说话了。

    “对呀,得抓紧多吃一点,不然谁知道下次大吃一顿的时候还要等多久,桀桀桀!”

    “死狗们马上就要过来了,走!”

    “哒哒哒...”

    蜘蛛怪物快速地离开了。

    ‘怪物!吃人的怪物!’

    听到蜘蛛的对话,林文曜感觉毛骨悚然。

    ‘这里...比荣凡说的还要恐怖!’

    他刚准备从蜘蛛怪物来的方向逃去,却又停住了。

    ‘不行!这边不行!刚才那蜘蛛怪物才说死狗马上要过来了。’

    ‘怎么办?一边是蜘蛛怪,一边是丧尸犬。’

    林文曜陷入两难的境地。

    他看了看身旁的大楼,一咬牙,走了进去。

    ‘不管了!起码大楼现在算是最安全的。’

    林文曜走进大厅,他将自己的T恤脱下,拧成绳状,然后牢牢地绑在大厅门上,打了个死结。

    他打开手机照明,战战兢兢地一边走一边四处照着。

    ‘这里怎么挂了这么多的人像画?’

    大厅两边的玻璃门是相对的,林文曜丝毫没有想要上楼的想法,他打算走到另一边出去。

    从在进入大楼的那一刻,一楼大厅的所有人像画的目光都在跟着他移动。

    ‘怎么有种被人盯上的感觉?’

    林文曜不禁加快了几分脚步。

    他来到大厅的另一头,门并没有锁。

    “嗷!”

    外面传来了丧尸犬的声音!

    林文曜转身便向楼梯跑去...

    “呼!呼!呼!呼...”

    他飞快地跑到了二楼,累得大口喘气。

    林文曜靠在墙上,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那些丧尸犬不会进来吧。’

    而此时,在他的头上,挂着一幅巨大的贵妇像。

    画中的贵妇身后是一座城堡,她一身红黑装扮,这是一幅哥特风的油画。

    贵妇的眼睛突然动了!

    她看向了下面的林文曜!

    贵妇露出了一个可怕的笑容。

    她的双手竟然慢慢地从画里伸向林文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