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56章:记号
    “什么?羽俊力死了?!”

    “恩,今早龙大夫去卫生所的时候发现的,他马上通知了村长,村长派人来通知的我。”

    “村长怕再次引起恐慌,所以请求我暂时不要把消息告诉无关的游客,我先答应了。”步明德补充道。

    羽俊力的死,完全出乎了叶明哲的意料。

    “德叔一收到消息便马上挨个通知我们,结果没想到,哲哥哥的房间敲门一直没有回应,我还以为哲哥哥你也出事了呢,还好只是虚惊一场。”

    陆芷蝶说完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长吁了一口气。

    “不好意思!让你们担心了!事不宜迟,我们先去卫生所吧。”

    四人来到一楼大厅,发现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大家随意地拿了几个包子,边走边吃。

    ‘唔...这包子味道还不错,皮薄馅多。’

    叶明哲一连吃了五个。

    因为昨晚下了雨,早上的温度有些低,叶明哲见陆芷蝶没有穿自己之前给她的外套,有些奇怪。

    “陆芷蝶,今天降温了,比前天还冷,你怎么没穿我给你的外套呢?”

    “额...对不起啊,哲哥哥,你的外套我弄丢了,我也不知道放哪去了,怎么找都没找到。”陆芷蝶很不好意思。

    “哦,这样啊,丢了就丢了吧,没事,那你不冷吧。”

    “还好,没事的。”陆芷蝶笑道。

    来到卫生所,发现门口站着两个村民。

    村长见到四人,也迎了出来:“唉...你们节哀啊...不过老朽都说了,晚上不要出门方可保得安全,这小伙子怎么就是不听呢。”

    叶明哲走了进去。

    只见卫生所最里面的三张金属床上,全部用白布盖着尸体。

    “你们动过尸体了?”步明德面色不善。

    “哦...这是老朽让他们做的...这两个小伙子死得实在凄惨,老朽于心不忍,便让他们先将尸体打理了。”

    “不过老朽也不是糊涂之人,打理之前已经叫他们拍下照片了,这样应该可以吧。”

    村长看向步明德。

    ‘第一现场被破坏了...’叶明哲若有所思。

    步明德闻言也不好再说什么:“那还劳烦村长把拍的照片给我。”

    “阿九!”

    名叫阿九的青年将一部相机递了过来。

    ‘竟然还专门用相机拍的。’

    步明德找到相册,开始浏览起来。

    叶明哲三人也凑了上去。

    羽俊力跪着趴在禄兴予的病床边,后背有一个贯穿的大洞,而他的左手食指下方,有一处不同寻常的痕迹,像是一个“十”字,不过上短下长,看起来倒是更像十字架的图案。

    ‘这是羽俊力临死前留下的讯息吗?’

    而禄兴予则是跟生前昏睡的姿势一样,唯一不同的便是,他的心口多了一个大洞,两具尸体都呈现出病态的白色。

    整个现场没有一丝血迹。

    叶明哲看了看照片拍到羽俊力手指痕迹的那处。

    跟照片上的一模一样。

    ‘这是什么意思呢?’

    照片看完,几人都没有发表意见,步明德将相机还给阿九,向村长问道:“村长不是说,晚上只要待在屋子里就不会被狼人袭击吗?我的朋友怎么会死在卫生所里呢?”

    “唉...这怪老朽,年纪大了,这脑子也不太好使,忘记了建造这卫生所的时候银纤草刚好用完,所以这里是没有庇护作用的。”

    “哼!自己半夜鬼鬼祟祟地跑到卫生所来,还不知道来干什么呢?”阿九不屑地说道。

    “阿九!不得无礼!给我滚出去!”村长呵斥道。

    阿九不服气地哼着鼻子走了出去。

    “小孩子不懂事,你们别介意。”村长歉意地说道。

    “我要去看看我朋友的尸体。”步明德说道。

    “应该的,应该的。”村长退到一边。

    叶明哲四人来到卫生所里间,步明德掀起了靠外一床的白布。

    是禄兴予的尸体,只见他面色平静,显然在死的时候依旧是昏迷的,所以没有感受到什么痛苦。

    步明德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发现他的脖子后面有个像是“3”的痕迹。

    “你们看这个痕迹像不像数字‘3’?”步明德问道。

    “很像!”叶明哲三人点了点头。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他将白布盖上,走到第二张金属床。

    白布刚一拉开,叶明哲和陆芷蝶的表情都变了。

    羽俊力竟然穿着叶明哲的外套!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外套怎么会在羽俊力的身上?”

    叶明哲看向陆芷蝶。

    “我也不知道啊?我之前就没找到哲哥哥的外套,我只以为是自己不小心弄丢了。”陆芷蝶也是一脸懵逼。

    “算了,我不要了!”

    叶明哲可不想再穿死人穿过的衣服。

    步明德开始仔细地检查起羽俊力的尸体,跟禄兴予一样,他的脖颈处也有一个痕迹,像是数字“2”。

    “杀人编号吗?”步明德自言自语,其余人默不作声。

    叶明哲发现羽俊力左手食指的指甲磨损严重。

    ‘看来那个【十字架】一样的标记很重要,既然没有被破坏掉,说明羽俊力可能连凶手也骗过了。'

    步明德又查看了熊寒的尸体,再次确认了数字“1”。

    “每具尸体都有疑似数字的编号,看来这凶手要不就是很自负,要不就是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之前的照片上,我相信你们都看到了羽俊力临死前画的那个图案,你们觉得会是什么意思?”步明德小声问道。

    巩飞飞想了想:“会不会是数字10的意思,既然这些尸体都有编号,那他是不是想告诉我们,凶手要杀十个人。”

    陆芷蝶唯唯诺诺的:“我...我不知道...”

    叶明哲说道:“我看像是一个十字架,不过具体是什么意思,我也没想到。”

    “后天就是天神祭,我有很强烈的预感,若是到了那天我们还没有完成任务,怕是要出大事!”步明德一脸凝重之色。

    “尽量争取吧!实在不行,就算任务失败,那它们降临世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对于我们来说,保住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巩飞飞说出了大家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能保住性命完成任务当然最好,若是必须取舍,想来是没有任何人会舍弃掉自己的生命的。

    “这里也差不多了,先回去吧。”

    就在叶明哲随大伙离开的时候,他发现羽俊力的外套袖口有些许破损。

    他突然想起来了:‘难怪之前觉得阿婆指甲里的东西很熟悉,原来是自己外套上的纤维!’

    ‘羽俊力...他是杀死阿婆的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