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144章:For The Living
    叶明哲刚走到了第三美术大楼的楼下,校园广播响起。

    “现在是正午12点!又到了每日和同学们分享快乐的时间...”

    他直接进入第三美术大楼,电梯那里有很多人在排队。

    叶明哲便直接走到了楼梯口,朝楼上跑去。

    目标顶楼!

    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是花千语的语音电话。

    “喂!千语!怎么了?”

    “有人找到月儿了!可...可是...”花千语支支吾吾的。

    “找到了?!那太好了!人在哪?!”叶明哲急切地问道。

    “在...在我们学院的...13号舞蹈室...”

    ‘什么?!’

    “我马上过来!”

    叶明哲开始往楼下跑。

    “十三号舞蹈室的亡灵...”叶明哲喃喃自语。

    除了地点,他并没有询问其他的东西。

    ‘到了自然会知道,不用提前给自己压力。’

    虽然叶明哲心里一直这么想着,可是他的手心已经出汗了。

    刚到舞蹈大楼不远处,叶明哲便听到一阵诡异的音乐。

    ‘是钢琴曲——血色蔓延!’

    他飞快地冲到三楼,音乐声越来越大,三楼过道已经站了不少人。

    大多都是女生。

    大家都纷纷朝着里面看去,表情既好奇,又害怕。

    彼此之间窃窃私语。

    叶明哲向里面挤去,被挤着的一些女生纷纷朝他投来不满的眼神,待看到他的脸后,神色微变。

    原谅、疑惑、惋惜...不一而足。

    十三号舞蹈室的外面,已经围满了人,不过这些人距离舞蹈室都有一段距离。

    音乐声更大了!

    “砰!砰!砰!”

    叶明哲看到赵百蓟正在疯狂地砸玻璃。

    隐约还能听到女子的哭泣声。

    ‘是花千语的声音!’

    他没有看到老师和保安模样的人,周围全是学生。

    叶明哲冲了进去,径直走到赵百蓟身前,刚准备说什么,双眼便下意识地往里面看了一眼。

    顿时呆住了!

    偌大的舞蹈室此时通明透亮,舞蹈室正中央的半空,正悬挂着一具尸体!

    尸体造型诡异,身体的各个关节似乎全都被破坏。

    此刻,正摆出了一副活人绝不可能作出的扭曲姿势。

    尸体全身上下牵引着几十条红色丝线,这些丝线负担着他的重量,一根根被绷得笔直。

    配合那一身颜色鲜艳,造型夸张的服饰,活脱脱的就是一个提线木偶!

    一个在半空中慢慢旋转的提线木偶!

    在钢琴曲《血色蔓延》的衬托下,这个场景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提线人偶”的脑袋耸拉着,面部朝下,就像是在看着地面一样。

    而尸体的正下方,一个女生正呆呆地坐在地上,她正仰头看着“人偶”的脸,面无表情。

    是冷凝月!

    ‘还活着!’

    靠外的巨大玻璃窗上,色彩鲜红,气势张狂的字母,刺激着叶明哲的视神经。

    “For The Living ”!

    “月儿!月儿!呜呜呜...”

    花千语站在窗边,看着里面的冷凝月,哭得梨花带雨。

    胖子和管滨海站在一旁,虽然心里着急,但也是束手无策。

    赵百蓟用一双肉拳不停地砸着玻璃,他状若疯魔,窗户上已经有血迹了。

    叶明哲从来没有见过,一向儒雅随和的老赵如今的这副样子。

    “老赵!冷静一点!”

    叶明哲走上前,拉着老赵的手臂,想要阻止他。

    赵百蓟抬手直接一甩,差点把叶明哲掀倒。

    “胖子!小海!过来一起把老赵拉开!这样下去他的手会废掉的!”

    两人闻言赶紧上前,配合叶明哲想要控制老赵。

    胖子见机一把箍住老赵的双手,管滨海也赶紧上去帮忙。

    “你们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要救凝月!我要救凝月!”

    赵百蓟疯狂地挣扎。

    “拉开他!”叶明哲喊道。

    紧接着,他取下身后的背包,拿出了万用工具箱。

    “千语!帮我看着一下包!”叶明哲朝花千语说了一句,然后提着工具箱走向舞蹈室的后门。

    可能是因为这里曾经出过事的缘故,窗户的玻璃是特制的,舞蹈室的前后门也都是结实的金属防盗门。

    ‘只能从门锁着手了。’

    花千语走到叶明哲的背包旁边,一脸担忧地望着里面的冷凝月。

    几个女生走上前,递给花千语纸巾。

    叶明哲蹲下身,打开工具箱,拿出开锁工具,开始捣鼓门锁。

    ‘还好,只是普通的防盗门,不过这花纹是个什么意思?’

    抛开杂念,叶明哲开始专心致志地开锁。

    赵百蓟见到此景,也不再挣扎,双眼死死地盯着叶明哲所在的后门处。

    一脸希翼。

    叶明哲此时成了全场瞩目的焦点。

    “咔擦!”

    后门开了!

    叶明哲将开锁工具丢进箱子里,也顾不得收拾,直接冲了进去。

    “胖子!看住门口,别让其他人进来!”他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

    “好!”

    “凝月!凝月!是我,叶明哲!你没事吧?”他蹲下身,语气温和地对冷凝月说道。

    冷凝月毫无反应,依旧仰着头望着悬挂在头顶的尸体。

    叶明哲看到她的脖子上有大半圈细小的乌青,那是勒痕!

    皮肤都被勒破了!

    又叫了冷凝月几声,她还是没有回应。

    叶明哲抬头看向上方,是一具男尸。

    ‘脖子上的勒痕更明显,皮下全是出血点,已经确实是尸体了...’

    ‘被勒死的?’

    虽然都是勒痕,但是这具男尸脖子上的,明显和冷凝月的不一样。

    花千语紧跟着跑了进来,她蹲在冷凝月身边,扶着冷凝月的双肩,关切地问道:“月儿!月儿!你怎么了?你没事吧?你说话呀!”

    赵百蓟其实是第二个冲进来的,不过他默默地站在距离冷凝月一米多远的地方,一言不发。

    但是那关切的神情,任谁都能看出来。

    胖子用他的身躯堵在门口,阻止一些想趁机溜进来看热闹的家伙。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管滨海也进来了,他提着黑色背包和工具箱,此刻正站在门边,并没有过来。

    叶明哲看到角落有一台老式复读机,里面的磁带正在转动,音乐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他走了过去,将衣袖扯出来包着手指,然后按下了关闭键。

    音乐终于停止。

    “月儿!月儿!你说话啊!你别吓我好吗?你说句话!”

    随着音乐的消失,整个舞蹈室便只有花千语的声音了,她看到冷凝月脖子上的勒痕,心疼不已。

    门外早已围满了看热闹的学生,窗户外边趴满了人,不时有惊呼声响起。

    不过并没有学生想强行进来,这倒是避免了许多麻烦。

    “你们通知了学校吗?”叶明哲朝几人问道。

    “通知了!”管滨海答道。

    ‘那得抓紧时间了!’

    叶明哲拿出黑色手机。

    勘查现场。

    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