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145章:交织的怪诞
    ‘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这里可能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叶明哲走到悬挂的尸体下方,这个“人偶”距离他都还有一米多的距离。

    ‘应该是借助了什么工具,才能将尸体这样布置起来。’

    尸体关节处全部嵌入了红色丝线,丝线有光泽度。

    这具男性尸体看上去二十岁左右,嵌入丝线的双手手腕和双脚脚踝处,都有明显的切割伤口。

    ‘手筋脚筋全部被割断了...’

    叶明哲一边观察一边思考,手机也没有闲着,一直在不停地拍照。

    花千语的声音不停地从旁边传来。

    他能感受到两女之间的深厚友情。

    一些看热闹的学生们也偷偷地拿出手机拍摄,不过她们都有意地避开冷凝月和花千语。

    终于,在花千语不断地呼喊下,冷凝月回过了神来。

    她转头看向花千语:“语儿...”

    紧接着嘴一扁,“哇”的一下!

    嚎啕大哭起来。

    花千语跪坐在地上,紧紧地抱住她,轻声安慰道:“没事了!月儿你现在安全了!我们都在这保护你!”

    叶明哲看了一眼正在大哭的冷凝月,心里也松了口气。

    ‘能哭就好。’

    没过多久,外面有些哄闹,嘈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冷凝月的哭声也渐渐变小。

    叶明哲将黑色手机揣进兜里,蹲在地上看着冷凝月:“凝月,身上可有哪里不舒服吗?”

    冷凝月望着他,满脸泪痕,她扁了扁嘴:“没...没有...没有力气...脚...脚软...”

    极尽委屈。

    冷凝月想站起来,可是她自己现在做不到。

    花千语在一旁帮忙,不过,显然力气也不够。

    叶明哲对不远处的赵百蓟喊道:“老赵,还傻愣着干嘛?过来帮忙!”

    “噢!”

    赵百蓟这才傻愣愣的走过来,和花千语一起扶起冷凝月。

    叶明哲分明看到,赵百蓟扶着冷凝月的手,在发抖。

    ‘这家伙...’

    冷凝月虽然站了起来,但是摇摇晃晃的,根本没法站稳。

    “老赵,把凝月背到医务室去!”叶明哲继续说道。

    他过去扶了冷凝月一把。

    赵百蓟蹲下身,冷凝月趴在了他的背上。

    保安已经到门口了。

    叶明哲给了胖子一个眼神,胖子这才从门口让开。

    几名保安走了进来。

    他们进门就看见了悬挂在半空中正缓缓旋转的尸体,一个个目瞪口呆。

    “快叫救护车!”一名保安喊道。

    “不用了!他已经死了!”叶明哲淡淡地开口道。

    那名保安闻言看了叶明哲一眼,继续说道:“马上报告警察署!”

    “是!”另一名保安答道,然后拿出手机。

    “喂!这里是修罗大学艺术学院安保室!对!我们在第一舞蹈大楼发现了一具尸体!嗯!请你们马上派人过来!好的!好的!”

    一名保安见赵百蓟正背着冷凝月准备往外走,拦在了他们身前。

    “这里的人现在谁都不准走!等警察署的人来了再说!”语气不容置疑。

    “可是,她受伤了!我只是带她去医务室。”赵百蓟解释道。

    保安闻言望向他背后的冷凝月,冷凝月也盯着保安,他自然看见了冷凝月脖子上的勒痕。

    “这...”

    这名保安犹豫地看向刚才发号施令的那人。

    就在这时,花千语走了过来。

    “我的朋友也是受害者之一,现在她情绪不稳定,我要带她去看医生,警察署那边我会亲自说明的。”

    为首的保安开口道:“你是?”

    “花千语!”她淡淡地说道。

    “让他们离开!”为首的保安毫不犹豫地说道。

    赵百蓟背着冷凝月继续往外走,花千语刚准备跟上去,便被叶明哲一把拉住。

    “千语,一会警察署的人来了,你能介入他们的调查吗?”

    赵百蓟已经离开了舞蹈室。

    “能倒是能...你要干嘛?”

    “那太好了!你就待在这里等警察署的人来吧。”叶明哲看着她。

    “我们这里就你最适合和警察署的人打交道,你帮我多探听一些消息,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好!我知道了!”

    “想不到你在警察署也这么吃的开。”

    “我叔叔是警察署的署长,再加上之前我不是替警察署破了一起别墅杀人案嘛,他们比较看重我了。”

    花千语低声说道:“有一大半是你的功劳。”

    “我可不想出名!这个功劳你就一直担着吧,我先去医务室看看凝月,电话联系。”

    他用手比了个听电话的动作。

    “嗯!”

    叶明哲朝管滨海和胖子递了一个眼神,两人心领神会的跟着叶明哲离开了舞蹈室。

    保安并没有阻止他们。

    反正有花千语在这,一会自有她跟警察署的人解释。

    叶明哲背着包,三人朝艺术学院的医务室走去。

    半小时左右,警察署的人到了。

    ...

    医务室。

    叶明哲三人刚走进去,便看见赵百蓟正站在医疗室门前,一脸的焦急之色。

    “怎么样了?”叶明哲轻声地开口问道。

    “我也不清楚,医生正在给凝月作检查。”

    “别担心,我看凝月应该只是受到了惊吓,身体多半没什么事。”叶明哲宽慰道。

    “可是她脖子上的伤...”赵百蓟欲言又止。

    “老赵放心!兄弟们是不会放过欺负凝月的混蛋的。”胖子挥了挥拳头。

    “对!兄弟齐心!老鬼也惊!”管滨海编得还真像那么回事。

    “谢谢!”赵百蓟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你们还可以啊,看到尸体竟然都不害怕。”叶明哲笑道。

    “槽!之前人多还不觉得,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有点瘆人,海王,晚上我们一起睡吧。”

    胖子缩了缩他并不存在的脖子。

    “滚!和你睡是双重恐惧,我怕被你压死,晚上我决定去酒吧通宵,那里人多。”

    沉闷的气氛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海王你晚上还是不要出去了!我总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叶明哲心里已经肯定,这件事必定和沐真真所说的游戏有关,但是他不能直白的告诉他们。

    ‘根据之前花千语的信息来分析,沐真真多半不是一个人策划的这一系列事件。’

    ‘午夜怨线是近期才流行起来的都市传说,但是校园怪诞已经有几十年的时间了。’

    ‘民以食为天,吾以罪为饵!’

    ‘沐真真应该隶属于什么邪恶的组织...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