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146章:打不开的手机
    医疗室的门突然打开,赵百蓟赶紧上前问道:“医生,她没有什么事吧?”

    医生是个中年妇女,她脱下口罩,露出保养得还算不错的面容:“放心!你女朋友没什么大问题,脖子上的伤不算太严重。”

    叶明哲看见她胸前的名牌。

    游龙凤!

    游医生将口罩放在桌上,接着说道:“另外她身上还有一些擦伤,所有的伤口我都已经给她作了处理,只不过她好像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你这个作男朋友的要多陪陪她,舒缓她的情绪。”

    赵百蓟听到医生的这番话脸红了红:“谢谢你医生!那我现在能进去看看她吗?”

    “去吧!”

    游医生摆了摆手,然后坐下打开电脑,开始敲击键盘。

    叶明哲三人也紧跟着走了进去。

    “不要太吵闹,她需要静养。”游医生又提了一句。

    “知道了,谢谢医生姐姐!”叶明哲朝她行了个礼。

    诊疗室有三张病床,室内很亮堂。

    冷凝月半躺在靠窗的病床上,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进来的四人。

    她脖子上的绷带很显眼。

    叶明哲给花千语发了一条信息,告诉她冷凝月一切都好。

    花千语回复她会尽快过来。

    赵百蓟搬了一张椅子坐在床边,表情关切:“凝月,你感觉怎么样了?”

    冷凝月挤出一个笑容:“现在还好,就是脖子有点疼,全身没有力气。”

    “天冷,你别着凉了!”

    赵百蓟把冷凝月的被子往上拉了拉。

    “你的手怎么了?!咳...咳...”看到赵百蓟手背全是破皮,布满血痂,冷凝月声音陡然变大,便忍不住咳嗽起来。

    “你不要大声说话,这...没什么的,我不小心弄到的。”

    “嫂子,之前老赵为了救你,拼命地砸窗户,这手是那时候受伤的,要不是我们几个拦住他,估计现在手都废了。”管滨海趁机说道。

    冷凝月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赵百蓟的手背:“疼吗?”

    赵百蓟笑着摇了摇头。

    “你去找游医生把手包扎一下。”

    “真的没...”

    “好吧。”

    赵百蓟看到冷凝月不容反驳的眼神,顿时听话了。

    冷凝月看向剩下的三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想喝酸梅汁...”

    “我去买!”

    管滨海自告奋勇地跑了出去。

    叶明哲将背包放下,坐在了刚才赵百蓟的位置。

    胖子也找了张椅子坐下,他的屁股刚与椅子一接触,椅子便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明显有些劈叉了。

    “凝月,我现在想问你一些事情可以吗?”叶明哲开口道。

    冷凝月看着他,她自是知道叶明哲的目的,也从花千语那里了解到叶明哲在这方面很有天赋,便点了点头。

    接着,便娓娓道来。

    “早上和语儿分开以后,我便直接去了第二美术大楼,之前有一副画稿创作到一半,我本打算上午将它完成的。”

    “当时画室就我一个人,我在画室待了大约有半个小时吧,突然身后有一只手捂住我的口鼻,然后我就晕了过去。”

    “没有听到开门的声音吗?”

    “没有。”

    ‘看来凶手应该是一早就躲在画室里面,不过能知道凝月的行程,这凶手多半是她周围的人,亦或者是十分关注她的家伙。’

    叶明哲接着问道:“你今早作画这件事都有谁知道呢?”

    “我在学校的作息时间还算规律,有心的话,都能很轻松地知道吧,创作一般也只在那间画室。”

    “这样啊...凝月你继续。”

    冷凝月闻言,脸上的表情有些后怕:“后来我被脖子上的疼痛给弄醒,发现有人正在身后,用绳子勒住我的脖子,当时我拼命挣扎,感觉自己就快要死了!”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声音似乎有点不对,勒住我的绳子松了一点,我总算缓过一口气来。”

    “然后身后接着传来声音,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他似乎是在说‘不对’什么的,之后的声音便越来越奇怪,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一样。”

    “脖子上的绳子一松,我本以为自己得救了,就在我刚准备回头的一瞬间,一张黑色的东西盖在我头上,然后我又失去知觉了...”

    冷凝月说到这里顿了一下。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音乐声吵醒的,我看到了不远处正在播放音乐的复读机,然后一抬头...”

    她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勒醒你的地点就是舞蹈室吗?”叶明哲问道。

    “不是!那个地方有些昏暗,当时我也没有注意那么多,不过那里给我的感觉...空间应该不是很大。”冷凝月作回忆状。

    ‘这么说来...绑架、勒杀、弃尸的地点都不同。’

    ‘按照凝月的回忆,凶手之后还有凶手?’

    ‘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还是这其中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阴谋?’

    “凝月,还记得什么吗?”

    “没有了...对了,语儿呢?”

    “她还在舞蹈室那边,应该很快就会过来,和警察署的人打交道,没有比她更适合的人选了,我已经把你的消息告诉她了。”叶明哲解释道。

    就在这时,管滨海和老赵走了进来。

    “嫂子,给你酸梅汁!”

    “谢谢!”

    冷凝月刚准备接过来,结果被赵百蓟抢了先。

    他的手背上贴了几张创可贴。

    “我去给你拿个杯子,游医生那有。”

    赵百蓟拿着酸梅汁又匆匆地走了出去。

    冷凝月无奈地一笑。

    胖子喜欢喝奶,叶明哲喜欢喝血碧,管滨海都是依据每个人喜好买的饮料。

    至于赵百蓟,当然是喝酸梅汁了!

    叶明哲站起身,走到一边,打开瓶盖猛灌了几口。

    很快,赵百蓟拿着一个杯子走了进来。

    “凝月,给你!”

    “谢谢!”

    “呐,老赵,你最喜欢的酸梅汁。”

    管滨海递了一瓶给他。

    “额...”

    赵百蓟有点懵的接过,也“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

    大家都有些渴了。

    “咦?我手机怎么打不开了。”冷凝月突然出声道。

    “怎么了?”

    叶明哲几人闻言都围了过来。

    “我的手机无法解锁!我明明没有改过密码的,真是奇怪。”

    “指纹锁呢?”

    “指纹锁竟然取消了!现在只有密码锁一个。”

    “凝月,把手机给我看看!”叶明哲说道。

    他接过赵百蓟递过来的手机,仔细查看起来。

    “你确定没有改过手机密码对吗?”

    “我确定!”

    “你的手机被人动过手脚了!”

    “啊?!”

    叶明哲不由想起了舞蹈室的那串字母。

    For The Liv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