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150章:消失的玉坠
    三人面色一变,赵百蓟率先冲了上去。

    “凝月!”

    赵百蓟一打开门,发现冷凝月坐在床上,正在慌忙地找什么东西。

    “怎么不见了?”

    “不见了!”

    “怎么不见了!”

    “月儿!你怎么了?”花千语跑过去拉着她问道。

    “我的玉坠不见了!”冷凝月表情悲伤。

    ‘玉坠?’

    叶明哲这才发现,之前冷凝月一直戴在脖子上的玉坠没了。

    ‘好像在舞蹈室就没有看见...’

    叶明哲也不确定,毕竟当时他也没有过多地注意过那玉坠。

    “对噢!我好像之前就没有看见月儿你脖子上有玉坠的。”花千语也恍然大悟地说道。

    “那玉坠很重要吗?”叶明哲问道。

    花千语抱着冷凝月,在安抚她的情绪:“嗯,那是月儿母亲的遗物,也是月儿家的家传之宝。”

    ‘传家之宝?传女不传男?’

    这在大家族中倒是很少见。

    “遗物?”叶明哲小心翼翼地问道。

    花千语点了点头:“月儿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因为意外去世了...”

    ‘这样啊...’

    “语儿!我的玉坠...刚才我梦到妈妈了!结果醒来一摸脖子,发现玉坠没了,呜呜呜...我怎么这么笨,到现在才发现玉坠不见了!呜呜呜...”

    “别担心,肯定会找回来的。”花千语轻轻地拍着她安慰道。

    “早上戴着的吗?”

    “我记得早上和月儿分开的时候,那玉坠都还戴在她脖子上的。”

    “凝月你不要介意啊,我想问下,那个玉坠值多少钱。”

    冷凝月沉浸在悲伤之中没有回答,倒是花千语帮她说道:“玉坠对月儿来说是无价之宝,不过按照市场价值来估算的话,也值五千万以上。”

    “五千万?!”

    “嗯,拍卖的话应该更高,月儿的玉坠可是很少见的顶级玉种!”

    叶明哲瞪大了眼睛,他现在一个穷鬼真的很难想象带着五千万到处走是什么感觉。

    说得他好像以前很有钱一样...

    玉坠是母亲的遗物,叶明哲倒也理解冷凝月会随身携带。

    ‘珠宝世家的传家之宝,果然非比寻常!’

    不过这也给了叶明哲一个关于案件的新思路。

    ‘五千万...会让很多人铤而走险了...’

    ‘杀冷凝月只是假象?抢夺玉坠才是真?’

    ‘是歹徒内部有人想要独吞玉坠引发的黑吃黑吗?’

    ‘徐正豪到底在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凶手又为什么要将现场布置得那么复杂诡异?’

    ...

    叶明哲捏着自己的脸,正在急速地思考着。

    “叶明哲?”

    “叶明哲!”

    花千语连着叫了他两声。

    “啊!”

    叶明哲这才回过神来。

    “你在发什么愣呢。”

    “额...”

    叶明哲看了看天色:“还没有天黑,我去给凝月找找玉坠吧。”

    “画室和舞蹈室警察都调查过了,要是有玉坠早就发现了。”

    “我知道,我是说在凝月走过的路途上找找,不放弃任何一点希望嘛。”

    虽然他心里也知道这个希望几乎不存在。

    “我也去!”赵百蓟说道。

    “谢谢你们!”冷凝月感激地说道。

    “我们是好朋友,谢什么谢!至于老赵,你就更不用谢了。”叶明哲笑道。

    冷凝月闻言看着赵百蓟,晶莹的双眸中透着明亮。

    赵百蓟赶紧走了出去。

    ‘老赵这家伙...’

    叶明哲也跟了上去。

    “你们两个注意安全!”身后传来花千语的声音。

    “知道了!”

    叶明哲到楼下给胖子和管滨海打了个招呼,让他们留神一点,然后他背着黑色背包,跟赵百蓟走出了别墅。

    “老赵,画室和舞蹈室的路线,咱们一人一条,你去哪?”

    “舞蹈室吧。”

    “行!不过天黑之前你一定要从舞蹈大楼出来,那个舞蹈室我听说有过不好的传闻!”

    “嗯!”

    两人一起搜索了没多久,便分道扬镳,朝不同的方向而去。

    明日就是周末,还留在学校的人不多。

    叶明哲一边搜寻着玉坠一边思考。

    ‘学校每栋大楼基本都安装了监控,就算凶手能够躲避楼层间的摄像头,但大门口的监控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的。’

    ‘可奇怪的是,所有的监控竟然都没有拍摄到凶手的身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用棍子扒拉着草皮。

    ‘难道凶手没有从大门的路线走?’

    如预料之中一样没有任何收获,叶明哲来到了美术大楼。

    他在楼层之间不断地上下,分析着凶手可能会走的路线。

    ‘理论上存在完全避开楼道监控的可能性,可是难度非常的高。’

    ‘而大门的监控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的。’

    叶明哲验证了自己的想法。

    他本来还准备去冷凝月被弄晕的画室看看,结果发现画室已经被封上了,便只得作罢。

    ‘接下来就只有等千语弄到警察署的监控分析报告再说了。’

    给赵百蓟发了一个短信,叶明哲往别墅方向走去。

    夕阳西下。

    老赵:“我一会就回来!”

    哲学一叶:“注意安全!”

    老赵:“恩。”

    ...

    叶明哲回到别墅,发现胖子和管滨海都待在一楼大厅里。

    他将背包放下,上了二楼,走到花千语的房间外敲了敲门。

    “砰砰砰~”

    “进来!”

    叶明哲走了进去。

    冷凝月无精打采地坐在床上,花千语坐在一旁。

    “我没有找到,老赵说一会就回来。”

    花千语握着冷凝月的手,以示安慰。

    “月儿,吃点东西吧。”

    “我没胃口...”

    “没胃口也得吃一点,听话,乖噢~”

    花千语轻轻地捏了捏她的脸。

    “那我吃...水果粥吧。”

    “没问题!”花千语转身看向叶明哲:“叶明哲你去买一下呗,这家店没有外卖,只有去店里才行。”

    “行!我这就去!还要什么不?”

    花千语看了一眼冷凝月,后者摇了摇头。

    “在商业街那个打印店旁边,很小的一个店。”

    “知道了。”

    叶明哲关上门往楼下走去。

    见他又要出门,胖子问道:“哲别你又要出去?”

    “凝月想喝水果粥,我这去买。”

    胖子一听,直接站起身来说道:“我去吧。”

    叶明哲闻言,疑惑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