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152章:钉在门上的男人
    这里是第三美术大楼。

    “老赵你没事吧?”几人都关心地问道。

    “没...没事,凝月你没受伤吧?”赵百蓟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看向冷凝月。

    冷凝月双眼晶莹。

    她被赵百蓟刚才那毫不犹豫,奋不顾身地保护自己的一扑给感动了。

    “我没事!你是不是很痛?给我看看!”

    “额...我真的没事!”

    赵百蓟有些尴尬,因为他被砸到的部位是腰臀的位置,而且被砸中的大部分都是臀部。

    这...给女孩子看...不可能...

    叶明哲看向外面已经摔烂的花盆。

    里面没有栽种植物,更没有土,就像刚从花卉店买回来还没使用过的一样。

    也不是那种很大很重的类型。

    见赵百蓟死活不肯给大家看他被砸到的部位,叶明哲说道:“老赵,确定没什么大碍吧?”

    赵百蓟笑道:“只是有点痛,没事的。”

    “那你们等我一下,我上楼去看看!”叶明哲的语气不容置疑。

    他四下看了看,将门下的一块砖头拿在手里,然后朝楼道的方向走去,杀气腾腾。

    大家一时都愣住了,眼睁睁的看着他上楼。

    “哲别...怎么了?感觉有点吓人。”胖子喃喃地说道。

    “他生气了!”花千语淡淡地开口。

    ‘呵...’

    叶明哲手持板砖,脸上带着意义不明的微笑,在每一楼快速地搜寻着什么。

    第三美术大楼因为出过事的缘故,原本就没有多少人使用,再加上这是周末,叶明哲更是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

    来到六楼,叶明哲在一个窗口发现了一些东西。

    一个小巧的机械装置。

    他走了过去,将这东西拿在手里仔细端详。

    是一个遥控装置,做得很精致,不过似乎是一次性的。

    因为现在它给叶明哲的感觉就像是已经坏掉了一样。

    ‘宁艳?’

    若是宁家姐妹报复他,叶明哲倒也不觉得奇怪。

    ‘你们应该直接冲我来!而不是对我的朋友下手...’

    就连叶明哲自己都没有发觉,自从他在上槐村被上百的执念附身之后,除了身体发生了变化,就连性格都有些改变了。

    叶明哲将小装置揣进兜里,又检查了一遍窗台,没有其他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恩?这是什么味道?’

    叶明哲耸了耸鼻子,这种气味有些熟悉。

    ‘血腥味?!’

    第三美术大楼是一栋老教学楼,只有一部旧电梯,七楼就是顶层,也就是‘画廊’传说的地方。

    叶明哲循着气味朝七楼走去,楼梯间的窗户开着,清风从中穿过,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轻抚着他的身子。

    他刚踏上几级台阶,便看到楼梯拐角的地上...有血迹!

    叶明哲走上台阶,发现了一个...诡异的男人!

    楼梯拐角处已经被厚厚的金属门彻底的封闭,而在金属门上,这个男人被“钉”在了上面。

    叶明哲上前探了探。

    男子浑身冰凉,早已经死了。

    他身穿色彩艳丽,造型夸张的服饰,宛如一个巨大的人偶。

    男尸双手呈展翅状,手掌心被“钉子”固定在金属门上。

    他低垂着头,整个上半身都贴在金属门上,形成了一个靠坐的姿势,双腿略微卷曲,外八字分开。

    这是一名受难者,确切的说,更像是一名被处刑的人。

    在男尸头顶的金属门上,有一列鲜红的字母。

    “Send More Money”

    ‘这就是凶手袭击我们的目的?’

    叶明哲似乎有些明白了...砸下来的那些花盆为什么会是那样的。

    ‘又是暗号,难道之前那个陨落的天才指的是这个地方?还是这个人!’

    他之前一直以为那个暗号是指的冷凝月。

    叶明哲不留指纹地搜索了一番尸体,从男尸的衣兜里发现了一个U盘。

    ‘还有...这是连环杀人案!’

    他四处仔细地查看,七层已经被封死,上面的走廊和楼梯间都已经被完全砌死,一点东西都看不到,更不要说那些传闻中,大师的最后遗作了。

    叶明哲拿出手机,给花千语拨了个语音电话。

    “喂!叶明哲!”

    “千语,报警,这上面有尸体...”

    ...

    赵百蓟三人和冷凝月已经去医务室了。

    待警察署的人赶到,叶明哲这才与花千语道别,朝医务室走去。

    “随时联系。”叶明哲临走的时候给花千语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他之前已经跟花千语交代过了,相信花千语能够自己应对自如。

    有着警察署特别顾问的身份,花千语自然可以跟着他们一起调查。

    叶明哲来到医务室,见赵百蓟正趴在病床上。

    “怎么样?没什么问题吧?”

    “游医生说只是破了些皮,有点肿,没有大碍,一会就可以走了,我的头也没事!”胖子笑道。

    “还好老赵屁股厚实,不然就要被**了。”管滨海脸上也贴了创可贴,他开起玩笑。

    “注意素质,嫂子在旁边呢。”胖子撇了他一眼。

    “骚瑞!骚瑞!口误!口误!嫂子别见怪!”管滨海笑嘻嘻地连连道歉。

    冷凝月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没事就好!”

    叶明哲随意地坐在了一张凳子上。

    “阿哲,上面怎么回事?真的死人了?”赵百蓟趴在床上看着他问道。

    “恩!”

    “自杀还是他杀?”

    “看样子应该是他杀,我想恐怕就是因为他不甘心就这么死在那里,才弄了几个花盆下来,想有人发现他。”

    “我去...哲别你别说得这么吓人好不好。”胖子一脸害怕。

    “呵呵,我开玩笑的,花盆应该是意外,楼上的风有点大,那几个花盆当时应该就摆在外面,我想是被风吹下来的。”

    “不知道是哪个缺心眼的家伙,真是差点害死我们。”管滨海吐槽道。

    “我们最近有点倒霉啊,得想个法子去去晦气。”

    “老赵要在这趴多久?”

    “还有一个小时。”冷凝月说道。

    “房间就这么大一点,五个人太挤了,我们三个去外面,让凝月一个人看着老赵就行了。”

    胖子和管滨海也不笨,被叶明哲这么一说也是跟着出来了。

    还顺带把门关上了。

    “嘿嘿嘿!”

    胖子和管滨海贱笑。

    “嘿个毛,是不是想被屎尿屁攻击?”

    叶明哲和游医生打了个招呼,然后找了个位置坐下。

    “Send More 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