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58章:祠堂
    “不算是吧...只是有些新线索。”

    叶明哲左右看了看,然后悄悄凑到陆芷蝶耳边说道:“我怀疑杀死阿婆的凶手是羽俊力。”

    “啊!”

    “嘘...”

    “对...对不起...”

    “没关系,其实我也蛮惊讶的,不过这目前只是我的猜测,还需要证据支持,所以我打算再去一趟阿婆的屋子。”

    “我陪哲哥哥一起去吧,毕竟...阿婆很可能是因为我才被害死的。”

    “好!”

    ...

    “其实羽俊力是凶手的话,他不杀你的理由也算能找到,毕竟我们都是从迷雾之肆来完成任务的,说不定就有不能加害同伴的规定,只是我们都是新人,很多规矩还不清楚。”叶明哲一边走一边说道。

    “是这样吗?”陆芷蝶一脸茫然。

    叶明哲接着说道:“可是羽俊力若是凶手的话,那他杀阿婆的理由就成了一个谜,现在他更是死了,这个动机怕是难找了。”

    “都是因为我...”

    “其实也不一定非是凶手发现你们谈话才杀掉阿婆了,也有可能是阿婆触碰了凶手的利益,然后被杀掉的,这只是一个巧合也说不定。”

    其实还有一种可能性叶明哲没有说,那就是凶手可能跟他一样存在额外的任务。

    比如杀掉阿婆的任务。

    但是如果这个猜测是真的话,那他更不可能说出来了。

    因为这样便意味着,另外四个人都有‘额外任务’。

    ‘若是有杀掉同伴的额外任务...’

    叶明哲现在也不得不变得更加谨慎起来。

    包括对陆芷蝶。

    虽然她看上去人畜无害。

    似乎可怜、弱小、又无助。

    但假设这都是她的伪装的话...

    叶明哲简直不敢再想下去。

    因为实在是太恐怖了...

    叶明哲的后背不禁冒出了冷汗。

    但是,现在他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未知才是最恐怖的!

    “哲哥哥?你怎么了?”察觉到叶明哲的异常,陆芷蝶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应该是昨晚梦游睡在地上,有些着凉了。”

    “想不到哲哥哥还有这怪癖。”陆芷蝶捂着嘴偷笑。

    没多久,两人就来到了阿婆的住处。

    走进卧室,阿婆的尸体竟然不见了!

    ‘是村里人弄走的吗?要是这样,他们怎么会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这么偷偷地处理了。’叶明哲心里很是不解。

    这可是一条人命呐!

    “哲哥哥,阿婆的尸身是你处理掉的吗?”

    见到地上的血渍,陆芷蝶有些害怕。

    “不是我处理的,我想应该是村里人做的。”

    “我们四处找找看,看能不能发现一些线索。”

    两人在阿婆的屋子里四处查看...

    “哲哥哥!你快过来!我找到一样东西!”

    叶明哲闻言赶紧赶了过去。

    “哲哥哥!你看这是什么?”

    陆芷蝶手中拿着一个圆圆的物件。

    原来是一枚铆钉。

    “我记得羽俊力裤子上就有这个东西,看来他之前真地来过这里。”

    “阿婆真的是力哥哥杀的吗?我现在还是不敢相信...”

    “别难过了,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已经搜寻得差不多了,走吧。”

    两人并没有回客栈,而是沿着村子外围逛了一圈,不知不觉之中竟是走到了村长家附近。

    后山的入口此时只有一个村民守着。

    叶明哲灵机一动,对陆芷蝶说到:“我想去祠堂那里调查一下,你能帮我把那个村民引开吗?”

    “啊?!我...我怕我做不好...”

    “没事!我告诉你怎么做。”

    ...

    陆芷蝶一瘸一拐地出现在后山入口处。

    “喂!你在这里干什么?非祭祀期间外人不得到后山来,快走!”守卫的村民呵斥道。

    “哥哥...我...我迷路了!又崴了脚,你能不能送我回客栈!”陆芷蝶一副可怜的模样。

    “不行!我在站岗呢!我走了这里就没人了。你还是自己回去吧。”

    “可是我的脚好痛,真的走不了了,要不你叫个人送我回去好吗?”

    “这...”

    陆芷蝶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就这么看着他,真是我见犹怜。

    “好吧!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叫个人来!你千万别乱跑!”

    “谢谢哥哥!我这脚都痛得走不了路了,哪还能乱跑。”

    “也是...那你等着,我很快就回来!”

    待村民离开后,叶明哲从一旁悄悄地跑出来,他朝陆芷蝶竖了个大拇指,往祠堂方向走去。

    一路上小心谨慎,没有发现其他人。

    很快,叶明哲便来到了祠堂外面。

    门只是合上了,并没有锁。

    叶明哲小心地走了进去,并将门恢复原状。

    ‘好大的一个雕像!’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尊两米多高的雕像。

    雕像是站立姿势,分不清男女。

    脸是又长又尖,像老鼠一样。

    手也很是细长,就连长长的爪子和手上的绒毛都雕刻得栩栩如生。

    雕像双手捧托着一把银色的刀刃,像是匕首,但是造型却有些奇特。

    刀身宛如弦月,刀口上密密麻麻的全是细密的锯齿,就像是动物尖利的牙齿。

    “拿到它我就能完成一个隐藏任务!”

    叶明哲的眼神中满是热切。

    “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强忍下想要拿走的冲动,开始仔细地观察周围的情况。

    雕像身后的香案上,全是灵牌,灵牌上书写着一个个名字。

    可是这些灵牌却很奇怪。

    “这不是祭祀先祖的祠堂吗?怎么灵牌上一个姓济的都没有?”

    不仅如此,几乎每一个灵牌上的姓氏都不同。

    叶明哲数了数,一共有86块灵牌,却有整整59个不同的姓氏。

    而且这些姓名看上去大多都是女性的名字。

    ‘这里到底供奉的是些什么人?’

    叶明哲还在一块非常有年头的灵牌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唐敏!

    ‘会是那个隐藏任务中提到的唐敏吗?’

    叶明哲不由地回想起昨夜的那个执念。

    ‘祠堂...祠堂...吃糖?!’

    “她是想提示我来祠堂这里?可是她当时为什么不说话呢?”

    之前在惊魂诡校直播的时候,那些执念可是全都能说话的。

    叶明哲绕着祠堂搜寻了几圈,除了灵牌和雕像,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奇怪东西。

    他四处搜索,看有没有什么机关密道之类的。

    “哐!”

    叶明哲心里一喜!

    香案下的地砖,里面竟然是空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