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48章:第一名受害者
    翌日清晨。

    7点17分。

    天刚蒙蒙亮。

    “啊一一”

    客栈院子里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谁啊?大清早的嚎什么嚎?”

    “还有没有点素质!不知道公共场合,切忌大声喧哗吗?”

    “敲你妈!叫你MB!”

    ...

    尖叫声将客栈的其他客人吵醒。

    都是有起床气的人,脾气自然不小。

    叶明哲也睁开了眼:“早啊!各位!”

    他打开了直播界面。

    “无良主播,直播睡觉!害我盯着天花板看了一晚上!”

    念来过倒才猪:“我才发现主播这是弄了隐藏摄像头呀。”

    我很帅!没人爱!:“哼!哥早就知道了!”

    “主播什么牌子的手机?介绍一下!电力这么强劲!”

    “People手机,充电1分钟,装逼10小时!”

    “哇塞!偷拍直播?这么刺激?”

    “猥琐主播!关注了!”

    神秘组织小黄帽:“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有要来一单的吗?”

    水友们依旧这么有活力,叶明哲刚准备跟大家互动一会,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嘭嘭嘭!”

    “哲哥哥!你起来了吗?哲哥哥!”陆芷蝶在外面叫门。

    “我起来了!你稍等啊!”

    叶明哲赶紧一边回道一边穿衣服。

    “哲哥哥你快点!楼下出事了!前辈们都下去了!”

    ‘出事了?’

    “马上好!”

    半分钟后,叶明哲打开了门,见陆芷蝶一脸的惊恐。

    “怎么了?”叶明哲疑惑地问道。

    陆芷蝶一把冲进了叶明哲的怀里,将他紧紧地抱住,

    叶明哲感觉到她全身都在发抖。

    “哲哥哥!楼下死人了!而且死得好恐怖!我害怕!”

    ‘死人了?’

    叶明哲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安慰道:“没事!没事!我们有这么多人在呢!先下去看看吧。”

    陆芷蝶从他的怀里离开,有些不好意思地擦了擦眼睛,低声地应了一下。

    ...

    此刻,一楼的院子中围了不少人。

    一个身材壮硕的光头大汉正仰面躺在地上,他的身上全是恐怖的划伤,衣衫破碎,就像是个乞丐。

    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胸口有一个大大的空洞。

    大汉的心脏不见了!

    他双目圆瞪,看上去都要掉出来了,像是生前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最诡异的是,虽然创口如此之大,但是周围却是没有发现任何的血迹。

    更确切的说,是一滴血也没有,包括大汉的身体内部。

    光头大汉肤色呈现出一种病态的白色,就像是溺死的人一样。

    只不过不是肿胀的,而是干瘪的。

    步明德此时正在查看尸体。

    而旁边,一个女人正在低声抽泣。

    叶明哲一看,是之前跟这大汉一起来的女人。

    之前他们还在玻璃桥上秀了一把恩爱来着。

    围观的游客们此时正议论纷纷。

    “这家伙死得好惨!看上去是像是被野兽咬死的。”

    “啊?这里有野兽吗?那也太危险了!要不我们回去吧?”

    “你看那个人在干嘛?一直把尸体翻出来翻过去,他就不害怕吗?”

    “我看他倒是像个警察。”

    “我觉得可能是法医。”

    “一看这光头就不是什么好人,死了活该。”

    “嘘!死者为大...”

    叶明哲也走到尸体边,拿出手机开始各个角度拍了起来。

    “玛德,变态啊,拍尸体照片!”

    “说不定人家是个记者呢...”

    就在这时,导游急匆匆地从客栈里出来。

    昨天在篝火晚会上,她喝得太多,所以一直睡到现在,要不是有个游客去叫她,恐怕现在还躺在床上。

    导游一看到院子里的尸体,顿时大惊失色。

    “槽!我以为是说着玩的,没想到是真的!我要离开这里!我要离开这里!”

    导游神色慌张,语无伦次,不过游客们也从她的话语中明白。

    这导游肯定知道些什么。

    就在她准备开溜的时候,巩飞飞拦在了她的面前。

    “谢导游!你难道不想解释一下吗?”巩飞飞笑着说道。

    谢导游眼神闪烁:“解...解释什么?死了人,你们报警就是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说着又想往外跑。

    羽俊力一把握住她的手腕。

    “你放开我!”谢导游开始挣扎,不过她怎么可能跟羽俊力比力气呢。

    “大家看看啊!这就是我们导游的素质,现在一个游客意外死亡,谢导游不仅不想负责,还想自己先溜,啧啧,你真让我们这些游客寒心呐。”

    “就是!之前看她挺好的,怎么现在这样呀!”

    “人家导游也是一个女生,害怕很正常嘛。”

    “滚!你是看她长得漂亮吧。”

    人群议论纷纷。

    巩飞飞再次开口道:“大家刚才也听见了,谢导游似乎对这名游客的被害,知道一些信息,我猜,说不定就是谢导游干的!”

    此话一出,人群看向谢导游的目光有些变了。

    谢导游赶紧夫否认道:“不不不!这个跟我没关系!真的跟我没关系!不是我干的!”

    “那你解释一下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羽俊力握着她的手又用力些。

    “好痛!你放开我!”

    “你肯说,我就放开你!”

    “哎哟...好好...我...我说!”

    羽俊力这才放开她的手,双手交叉站在一旁。

    谢导游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羽俊力微笑回应。

    她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这才开口道:“这...这个村子...里...有...有狼人!”

    “狼人?!”

    因为这里围了很多人,住在村民家的那些游客也渐渐地被吸引了过来,一些村民也围了上来。

    院子慢慢地显得拥挤起来。

    谢导游接着说道:“原本这个村子不叫良人村的,而是叫狼人村,就是因为这里以前被狼人袭击过,不过我当时只是当这是个传说故事而已,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你怎么知道是狼人干的?”有游客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谢导游指着尸体说道:“你看他,心都被掏了,传说中狼人就是挖心饮血的怪物!而且,昨晚是月圆之夜!”

    这时步明德站起身来,他缓缓地开口道:“是不是狼人干的我不清楚,但是我敢肯定,这绝对不是人做出来的!”

    他指了指地上的尸体:“他身上的这些伤痕,全部都是真正的野兽弄出来的!”

    步明德最后将手里的东西给在场的各位展示。

    这是一撮浅蓝色,长约半米的毛发。

    突然,人群中有人惊呼!

    “这是兽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