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154章:会不会是她?
    叶明哲拿出黑色手机,快速地翻查着之前保存的校园怪谈资料。

    “找到了!很有可能是这个!”

    见叶明哲一惊一乍的,花千语好奇地将脑袋凑了过去。

    “什么找到了?”

    “视频的内容,跟这个校园传说很像!”叶明哲指着手机上的内容说道。

    屏幕上显示的内容,正是“满是血印的医务室”。

    花千语拿起手机浏览着内容:“社会学院某个已经停用的医务室,一到午夜便会离奇地出现许多血色的手脚印,曾经还有人见到过墙上有血色的人形轮廓,这里是社会学院学生们不敢踏足的禁忌之地...”

    “欸?这不是我之前替你找的学校怪谈资料吗?它跟现在的案件又有什么关系?”

    叶明哲这才想起,当初他是以收集鬼屋创意灵感的名义,才拜托花千语弄到这些资料的。

    而且,他通过这些资料,诡异地看到了一些奇怪的场景,甚至知道当时发生的许多隐秘,跟花千语现在看到的东西可大不一样。

    想到这,叶明哲便解释道:“噢,我是恰巧觉得视频里的内容和这个怪谈有点类似,现在我们一点头绪都没有,什么可能性都要尝试一下嘛。”

    “也是噢...不过我真是没看出来这两者之间有什么相似的地方。”花千语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这资料上面不是说,在发现医务室出现血印之前,这个医务室早就停用了,我调查了一下,在血印出现的这段时间前后,整个社会学院又出现了一件离奇的事情。”

    “什么事情?”

    “当时有一个名叫肖姗的女学生...失踪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花千语有些疑惑:“你没事去调查这些干什么?”

    “什么叫没事?将每一个怪谈了解的越详细,那么最后转化成鬼屋的时候才更具有真实感,这叫用心良苦!”叶明哲假意不满地撇撇嘴。

    “好好好!是我误会你了!然后呢?”

    叶明哲便开始将他之前“看到”的事情“加工”一下告诉了花千语。

    “这个肖姗几乎没有什么朋友,不过她有一个从小玩到大的好闺蜜,叫作越晓曼,还有...”

    “等等!”花千语突然打断了他。

    叶明哲看着花千语:“怎么了?”

    “你说她的闺蜜叫什么?”

    “叫越晓曼啊。”叶明哲答道。

    “越晓曼...社会学院...那不就是那个很出名的交际花吗?”

    “千语你认识她?”

    叶明哲一脸好奇。

    “倒是谈不上认识,之前在一些酒会上见过几次,虽然没什么背景,但却是个很擅长经营的女人,也有一些能力。”

    “这样啊...那你了解她吗?”

    “呵!了解她?我为什么要了解她?她有什么值得我有必要去了解的?”花千语的表情中有一丝不屑。

    ‘额...女生的脑回路还真是无法用逻辑来解释...这种有点生气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叶明哲接着说道:“我的意思是说,如果对她多一点了解的话...说不定对我们的案子有帮助!千语,你好像不怎么喜欢她?”

    “我确实不喜欢她,一个有未婚夫的女人,还在酒会上到处勾搭男人,真恶心!”

    ‘原来是这样...’

    “千语,三观挺正的哦。”叶明哲笑道。

    花千语白了他一眼:“必须正呀!难不成你想河蟹了?”

    叶明哲一时语塞。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这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我是真没看出来它们有什么共通点。”

    “你过来看!”

    叶明哲已经将视频上的那一段话写了下来。

    “肖姗有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闺蜜越晓曼,之前还有一个彼此相爱的男朋友。”

    “这个我知道,越晓曼现在的未婚夫就是肖姗以前的男朋友,越晓曼和她未婚夫的事情都被社会学院传为美谈了呢。”

    ‘美谈,呵呵...’

    “我们假设,是肖姗的男朋友和越晓曼一起密谋让她失踪了,你再来看这段话,会不会觉得特别的契合?”

    “哈?!啊?”花千语的嘴巴张得大大的,一脸懵逼。

    虽然她不喜欢越晓曼,但却也不认为越晓曼会是这么残忍的杀人凶手。

    在花千语的心里,越晓曼最多就是个市侩,喜欢攀附的女人罢了。

    “叶明哲,你这脑洞有点大,而且脑回路有点诡异呐。”

    “我这不都说了是假设吗?大胆猜测!小心求证!”

    “噢!”

    稀里糊涂地接受了叶明哲的这个设定之后,花千语开始认真地看着那一段话。

    “咦?你别说,还真是呢。”

    “昔日之情已破碎...这可以指与闺蜜的友谊,也可以指和男朋友之间的感情,亦或者皆有之。“

    “真挚的心...应该是指肖姗?”

    “滴血流泪...被最爱的人所背叛,这也是正常的反应。”

    念到这,花千语有意无意地看了叶明哲一眼。

    “怎么?”

    “没什么。”

    “戴着面具微笑的妩媚...这应该指得是越晓曼。”

    “累不累...累不累...呵,不管这指得是不是她,我都觉得她做人真的挺累的。”

    “当伪装到了极致,或许本人都分不清...谁是真正的自己了。”叶明哲淡淡地说道。

    “前面都还算契合,可是这最后一句,我有些奇怪的感觉,但是具体又说不上来。”

    “能杀死疯子的...只有疯子!能战胜恶魔的...只有恶魔!”叶明哲缓缓地念道。

    “如果暗号是预示着下一次的案件,那么这个暗号就很有可能是凶手留下的,可如果是这样,那这最后一句话就有些别扭,你是想表达的是这个意思,对吧,千语?”

    “对对对!被你这么一说,就是这种感觉,这最后一句话不像是凶手自己说的。”

    花千语看着他:“真正的疯子可不会认为自己是疯子,真正的恶魔也不会承认自己是恶魔!”

    “噢?听起来你很有经验的样子?”叶明哲笑道。

    花千语昂起雪白的脖颈,傲娇地回道,

    “哼!我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好不好。”

    “愿闻其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