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49章:隔绝
    就在这时,村长在一群村民的簇拥下来到了这里。

    村长看到地上的尸体,眉头紧皱:“这...怎么可能?!”

    此时几乎所有的游客都围在这里,大家都不傻,村长的这句话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

    “卧槽!这里还真有狼人!”

    “敲你妈的!果然便宜没好货!我一早就说不要贪便宜来这里,你偏不信,这下好了,老子被你这个傻逼娘们给坑惨了!”

    说话的男子挥手就给了旁边一个女人一耳光,那女子委屈地护着脸,不敢反抗。

    “快跑啊!要不到了晚上大家都要没命!”不知是谁说了一句。

    游客们开始骚乱起来,一些人赶紧跑回住的地方收拾行李,有一些人甚至连行李都不要了,径直就往村外跑去。

    谢导游也不知所踪。

    “大家听我说!大家听我说!”村长声嘶力竭地喊着,可是现在哪会有游客理他,全部都像世界末日一样逃难。

    除了叶明哲五人。

    “村长,村子里应该有对付狼人的方法吧?我们愿意帮忙!”步明德直接开门见山。

    “有...有的...只不过...要三天以后去了!”

    “什么意思?”

    “这事说来话长,当务之急是要安抚这些游客,不然我很怕再出事故啊,死一个...已经够了!”村长神情悲伤。

    叶明哲倒是挺理解村长现在的心情,良人村出了这种事,若是被曝光出去,想来日后也不会再有人来这里旅游了。

    “好!我们先帮村长安抚游客,还希望这之后,村长能够将狼人的事情详细地告诉我们!”

    步明德倒也果断,他朝叶明哲几人使了个眼神,大家心领神会,各自散去。

    “要跟我一起吗?”叶明哲看着陆芷蝶问道。

    “不...不用!我也要为大伙出力,我不想成为大家的累赘!”陆芷蝶直接拒绝了叶明哲,一脸坚定地说道。

    “好!那你注意安全!”

    叶明哲嘱咐了她几句,便朝村口跑去。

    许多游客已经收拾好行李,从各家村民的屋子里跑了出来。

    而很多村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全是一脸的疑惑,不过他们并没有阻拦像是逃难一样的游客们。

    叶明哲来到村口的玻璃桥,发现一大堆游客正围在那里,人群中隐隐约约地传来哭声。

    待他走进玻璃桥,才发现...

    桥竟然断了!

    “呜呜呜...我都叫他慢点跑...慢点跑...他非不听!结果一不小心就掉下去了!呜呜呜...”

    原来是这个女子的老公,因为没注意玻璃桥已经断了,结果掉下了山谷。

    这哭泣的女子正是之前被打耳光的那个女人。

    有女性游客正在安慰她。

    “肯定是村里的人故意弄断玻璃桥的!他们怕我们出去曝光这里!便用了这种恶毒的手段!”游客中不知是谁突然说道。

    “对!肯定是这样的!穷山恶水出刁民!这些家伙为了钱,不择手段!”

    “先打电话报警!”有人提议道。

    大家纷纷掏出手机。

    “没有信号!”

    “我的也没有!”

    “我也没有!”

    “不对啊!昨天都还明明有信号的!”

    “肯定是良人村的人搞的鬼!”

    “说不定我们都要被他们害死!”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对!不能坐以待毙!我们要先下手为强!”

    “先下手为强!”

    “先下手为强!”

    “先下手为强!”

    ...

    越来越多的游客情绪开始暴躁起来。

    ‘这样下去要出事了!’

    不过叶明哲此刻也没有什么好的法子。

    他一看就是个学生,这些游客们不会把他的话当一回事的。

    ‘得赶紧回去找德叔、飞姐他们才行。’

    叶明哲这时候也不知道他们跑到哪里去了,他看了眼快要失控的人群,朝村子里跑去。

    “走!我们回去找他们评理去!”

    “要是他们不讲道理,不放我们走,就跟他们拼了!”

    “对!跟他们拼了!”

    “走!拼了!”

    愤怒的游客们浩浩荡荡地返回村子。

    村子里。

    道路中央,村长劝说着游客:“各位!各位请听我说!老朽是真地没有想到孽畜敢来,我良人村已经百年没有出现过狼人了!对各位造成的不便,老朽深感愧疚。”

    “哼!说得倒是轻巧!那之前你们为什么要隐瞒,现在死人才在这里惺惺作态!”

    “玛德,这就是‘事后诸葛亮,事前猪一样’!”

    “赔钱!必须赔钱!”

    “快点让我们离开这里!”

    “这老东西...”

    ...

    游客们见村长服软,态度更加激烈!

    一个年轻村民看不过,拿着钢叉站了出来:“敢骂我们村长,你们找死吗?”

    “看看!看看!这就是他们的态度!事先隐瞒事实,事后不让我们离开,推卸责任,现在还威胁我们!”

    “一定要出去曝光你们!一定要出去曝光你们!”

    村长年纪大,一直站着身体有些吃不消,他依旧在劝说着:“大家冷静!我们怎么可能自己把桥破坏掉,这样我们不也出不去了吗?狼人只是意外,桥也绝对不是我们良人村的人弄的。”

    “呵呵!你说不是你们弄断的桥?那难道是我们这些游客?那桥总不会是自己断的吧?”

    “肯定是这些家伙弄断了!”

    “对!绝对是!”

    “我之前看到村长后院有条小路!走!去看看!说不定也能离开这里!”人群中突然有人说道。

    叶明哲听到这个声音有些意外,因为这是谢导游的声音。

    ‘原来她还没有跑出去,之前的尽职尽责看来都是装的,现在出事了,竟然在人群中怂恿游客。’

    叶明哲不屑地笑了。

    “咳...咳...各...各位!老朽的屋子,后山是整个村子的祠堂,并没有出去的路,请各位不要去打扰先灵。”

    村长双手作揖,苦苦劝说。

    “槽!活人都快没活路了!还管个屁的死人啊!走!大家去看看!这些村民不值得相信!”

    一个壮硕的男人率先冲上前去。

    叶明哲发现这男的,竟是之前羽俊力所说的,那个对他产生过杀意的男人。

    叫禄兴予!

    村长一把拉住他,苦苦地哀求:“后山真的没有出去的路,那里供奉的都是我们村里的先辈,真的没有出路...咳...咳...”

    “滚开!”

    禄兴予将手一甩,挣脱了村长,村长摔倒在地。

    “你竟然敢打我们村长!”

    一个村民拿着扁担冲了出来,朝着禄兴予的头部猛地挥下。

    “啪!”

    扁担直接砸在了禄兴予的后脑勺。

    “咚!”

    禄兴予直接倒地,头部鲜血横流。

    “打死人啦!”

    有人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