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51章:谁是真正的诅咒?
    在回行的路上,村长终于说出了能保证大家安全的方法。

    原来,村民们建造房屋的时候,都在里面混入了一种名叫银纤草的植物。

    这种植物有银的特性,而银,是狼人最怕的东西之一。

    狼人只在夜间行动,只要晚上大家都在屋子里不出来,狼人也没有办法。

    游客们这时想起,之前熊寒就是半夜出来尿尿,才被狼人抓住机会给弄死的。

    游客们刚才和村民们有过激烈的冲突,特别是刚才在冲突中十分显眼的游客,这时候根本不好意思再住进村民家里。

    很多游客纷纷选择了客栈。

    客栈瞬间爆满。

    而没有抢到客栈房间的游客们,便只有住进居民的家中,虽然有村长说话,但是气氛还是有些奇怪。

    这些游客开始主动向村民示好道歉,有些人还偷偷地塞钱。

    毕竟,相比于性命,其他都是小事。

    大部分游客现在都选择待在屋子里不出去。

    而叶明哲四人则是跟着村长去了卫生所。

    至于陆芷蝶,不知道去哪了。

    叶明哲看着卫生所里间的床板上,有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

    是熊寒。

    村长看着脑袋已经被包成粽子的禄兴予,向龙大夫问道:“他怎么样了?”

    龙大夫正在配药,他一边弄一边说道:“其他没什么问题,就是脑袋被打破了,血流得有点多,我已经给他缝合了伤口,现在麻药还没过,估计得明早才能醒过来,放心吧,性命没有大碍。”

    “那就好!那就好!”

    村长坐在椅子上,松了一口气。

    “村长,这狼人的事情,能否麻烦你再详细地给我们说一下。”步明德坐在村长旁边,诚恳地说道。

    “你们还有完没完!”一直跟着村长的村民怒道。

    “阿九,这里有病人,不要大声喧哗!”村长呵斥了他。

    “是,村长。”

    叫阿九的年轻小伙低下了头。

    “唉...这都是作孽啊!”

    村长叹了一口气,缓缓道来。

    原来最早的时候,这里叫做槐村,后来因为家族的内部矛盾,槐村被分为了上槐济家村和下槐谢家村。

    “当时,两个村子一个在谷顶,一个在谷底,倒也是相安无事,可谁知道,后来下槐村日子过得越来越好,甚至超过了上槐村。”

    “下槐村的人就上来交涉,说是济家人现在已经没有资格住在谷顶了,要求济家族人把谷顶的位置让出来。”

    “先祖自是不会答应,两个村的关系,自此之后,那是越来越差了...”

    “或许是乐极生悲,物极必反吧,没过多久,下槐村便遇到了灭村之祸!被狼人袭击了!”

    “当时,下槐村大部分的人都被狼人给杀死,只逃出来寥寥数人,其中便有谢家村的村长谢世贤。”

    “这里本就与世隔绝,方圆千里只有我们这两个村子,所以下槐村的人就逃到这里来了。”

    “因为两个村子素有积怨,再加上怕狼人混进村里,所以,当时先祖不仅没有收留他们,还将整个村子封闭了起来。”

    “那几个下槐村的村民,就在先祖他们的眼前,在桥对面,被狼人残忍地杀死了!”

    “他们临死前,满口怨毒,诅咒上槐村之人,永生永世受狼人诅咒,被狼人侵袭,不得善终!”

    说到这,村长沉默良久,整个卫生所安静异常。

    不过没有人打扰他。

    很快,村长恢复了精神,再次说道:“先祖觉得此事做得有愧,而且狼人不除,对上槐村来说,也始终是个威胁。”

    “先祖遍寻村中古籍,终于找到了一种可以彻底消灭狼人的神器一一无字刃!”

    ‘果然是无字刃!’

    叶明哲心里翻涌,面色如常。

    “整整花了三个多月,先祖才将无字刃打造完成,这之后,先祖带上所有青壮,去了下槐村。”

    “只是,那里已经变成了修罗地狱...”

    或许,这是村长他们先祖无法面对的愧疚,所以村长也并没有详加细诉。

    “先祖终于凭借无字刃杀死了狼人!他们将下槐村的残尸安葬,并在村子里给他们立了个牌位,让他们不至于成为孤魂野鬼。”

    “可是,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

    “之后的某个月圆之夜,村口突然传来一声惊天的狼嚎!”

    “先祖和所有村民都看见了,那个发出狼嚎的,竟然是谢家村的村长,谢世贤!”

    “他竟然变成了狼人!”

    “谢世贤站在桥头,怨毒地看向上槐村,然后,消失不见了!”

    “先祖知道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便想出了一系列的对策:用银纤草盖房,制定严格的村规,之后,在高人的指点下,上槐村也改名为了良人村。”

    “如此平静地过了数百年,我们虽然一直遵循着传统,但是已经没有人相信狼人会再出现了。”

    村长看着叶明哲几人:“随着时代的进步,我们村也开始走出大山,发展旅游,以前的传统,现在大多都成了表演节目。”

    “可是没想到!...他真的回来了...回来报仇!”

    卫生所的气氛变得有些凝重。

    “村长,天神祭最快也要三日之后才能举行吗?”步明德问道。

    “是的!若是不遵守先祖的指示,强行取下无字刃,那也是没用的。”

    传统,对这种传承已久的村子来说,就是神的旨意,没有村民敢违背。

    见村长如此说,步明德也不好再说什么。

    “村长,我想请问一下,为什么村子里几乎没有女性呢?”巩飞飞开口道:“若是村长觉得晚辈这个问题有所冒犯,还望村长海涵。”

    村长摇了摇头:“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说的,村子里的女人几乎都在生完孩子之后就死掉了。”

    “什么?!”

    几人闻言均是面露惊诧之色。

    “唉...这...怕也是先祖们当初见死不救的报应吧...村子里的孕妇生产,十个有九个都会难产而死,之前我们也有尝试过,将孕妇送去城里的大医院,可结果还是一样的。”

    众人沉默。

    叶明哲却是有了其他的想法:‘这次直播主题是无字刃的诅咒,这个诅咒到底指的是狼人还是...孕妇的事呢?’

    随后,几人向村长告辞。

    出了卫生所之后,其余三人都表示有事情要调查,大家相约晚上再一起讨论。

    叶明哲心里也有自己的想法。

    他打算先回客栈。

    刚走到客栈门口,就看见陆芷蝶走了过来,似乎是等了许久。

    “哲哥哥,我们去房间里说。”

    “我有重大发现!”

    陆芷蝶神情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