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160章:研究炸药的女人
    花千语看完视频也感觉十分奇怪。

    “这个女生在命案现场笑?”

    “很不正常对吧,围观的人大多既好奇又害怕,唯独她一人,在隐隐发笑,这很不符合常理!”

    “我叫学校档案处的朋友帮我查一下,有照片,应该会很快的。”

    “嗯。”

    叶明哲开始啃起烤玉米。

    不到五分钟,档案处那边便有了回复。

    “资料来了!”

    花千语将电脑拿了过来,两人开始查看资料。

    房傲珊,修罗大学工业学院大四学生。

    叶明哲看着她的资料,就是一名很普通的大学生,家境优渥,成绩一般。

    不过她的专业引起了叶明哲的兴趣——炸药化学!

    ‘工业学院的女生本来就不多,炸药化学这个专业更是凤毛麟角。’

    回想起当时房傲珊在命案现场的笑容:‘这个女生有问题!’

    “你看出什么来了吗?”花千语见叶明哲若有所思,惹不住问道。

    “丰白凡也是工业学院的大四学生。”叶明哲冷不丁地冒出这么一句。

    “是啊,所以...你认为他们之间有关联?”

    叶明哲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猜想,他对花千语说道:“千语,你让警察署的人先调查一下每个死者的社会关系,看看他们都跟谁有仇怨,尽量连小事也不要放过。”

    “重点是要调查每一名死者被害时,这些相关人士交叉的不在场证明。”

    “另外,再详细调查一下房傲珊的情况,尤其是要查明她和三年之前的芸商地下商城爆炸案有没有交集,调查她和丰白凡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

    丰白凡和房傲珊虽然同在工业学院,但是并不在一个系。

    ‘当时的爆炸案虽然以意外事故结尾,但是鸡排姐明确地告诉了我,那不是意外,而是人祸!’

    ‘房傲珊在命案现场发笑,很符合爆炸纵火案这类凶手的特质。’

    不能放过每一个细微的可能性!

    ‘要是查出房傲珊和三年前的爆炸案有联系,那不管是对手机任务,还是对于这一系列的案件,都将会是突破性的进展!’

    花千语按照叶明哲说的给警察署发送了邮件。

    “对了千语,你的那个电脑天才朋友还联系不上吗?要是有她帮忙的话,我们肯定能找到更多的线索。”

    “你说肚肚啊?还是联系不上,估计又跑哪里去‘比赛’去了,她经常这样的。”花千语也是无奈地说道。

    房傲珊这条线索暂时只有等警察署那边的调查结果,叶明哲开始查看在命案现场拍下的照片。

    花千语也凑了过来。

    “这次凶手没有留下暗号什么的吗?”

    “没有!既没有暗号,也没有U盘手机之类的东西。”

    “那是不是说,越晓曼就是最后一个被害人了?”

    “你觉得呢?”

    花千语没想到叶明哲会突然这样问自己,她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感觉不是。”

    “我跟你是一样的感觉,你看这张照片,说说有什么感觉。”

    叶明哲指着越晓曼尸体的全身照问道,他连血玫瑰都拍了进去。

    花千语看着照片,默默地思考。

    良久,花千语才说道:“这副画面...很有...教廷色彩...”

    叶明哲闻言嘴角一翘:“这就是凶手给我们的...下一个提示!”

    花千语恍然大悟:“你是说...下一个案件跟神学院有关?”

    “嗯,我推测,下一个受害者要不是神学院的人,要不就是地点在神学院,除此之外,我暂时还没有想到其他的可能性。”

    “那我们要把这个线索告诉警察署的人吗?”

    叶明哲点点头:“嗯,他们毕竟比我们更专业,资源也多,你稍微提一下就行,现在他们已经够辛苦的了。”

    ...

    夜色已深,大家都各自回房休息,叶明哲躺在沙发上,难以入眠。

    ‘神学院...神隐大教堂吗...会不会跟以前的群体消失事件有关?现在每一个案件都与校园怪谈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我总觉得这里面...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力所能及的做好事我自是不会拒绝,但无奈自己的能力有限,便只能优先保护朋友了。’

    ...

    周日的清晨,阳光明媚。

    但修罗大学似乎笼罩着一层阴影。

    残忍的连环杀人案已经在整个学校传开。

    特别是13号舞蹈室和废弃医务室杀人案,再加上昨晚的死者是社会学院大名鼎鼎的交际花。

    一时间,整个校园话题不断,人心惶惶。

    学校虽然对此及时地作出了一系列措施,但是收效甚微。

    大家仍旧在暗地里不停地讨论着。

    “听说那些人都是被拨打了午夜怨线的人诅咒死的!”

    “诅咒别人,自己也不得善终啊!”

    “这样都要诅咒对方,说明死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忍无可忍,勿需再忍!传闻‘午夜怨线’的诅咒是立马见效,自己倒霉那也是死后的事情了,这样算来,还是赚的。”

    “我听说那个社会学院的院花其实私生活乱得很...”

    “嘘!死者为大...”

    ...

    “复仇女神”、“午夜怨线”的传说进一步蔓延开来。

    一种可怕的思想在修罗市慢慢地生根...发芽...

    ...

    “哲别,我是憋不住了,待在别墅里实在是太无聊了。”管滨海小声地对叶明哲说道。

    “又和妹子约好了吧。”

    “嘿嘿嘿...之前已经放过她们两次鸽子了,要是再不去,妹子就要生气了。”

    叶明哲知道这家伙应该是憋不住了,他又不能强制将管滨海留下来。

    “最近学校不太平,凝月也遭到了袭击,你就不怕一个人出去遇到意外?”

    “呸呸呸!哲别你个乌鸦嘴!咒我干嘛。”

    “我哪有咒你,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

    “这两天不也没什么事嘛,花姐也说了,上次花盆只是个意外,再说了,花姐别墅安保系统这么牛,你们待在里面我放心!”

    “那你呢?”

    “出事不都是在学校里吗?我又不在学校里,我是和妹妹们一起出去玩,一大票人呢,谁敢找我们麻烦,不群殴揍死他!”管滨海挥了挥拳头。

    “行吧,那你自己注意安全。”

    管滨海和大伙打了个招呼,随后性奋地离开了。

    叶明哲决定去神学院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