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161章:神隐大教堂
    修罗大学神学院,是修罗大学最特殊,也是最神秘的学院之一。

    相比于大多数学院都由科学院所管辖,神学院则是直属于神学会,而且招生系统也是独立的。

    叶明哲来到神学院,这里的建筑风格充满了教廷色彩,学院服饰也是别具一格,是兜帽长袍的款式。

    不知道是因为周末还是什么原因,叶明哲在神学院逛了足足十几分钟,居然一个人都没有看见。

    ‘神学院的人这么少的吗?’

    本来之前叶明哲还以为跑到神学院来调查或许会遇到一些阻力,结果却是他想多了。

    他还发现神学院一个十分特别的地方。

    学院完全没有监控。

    不知不觉之间,叶明哲来到了大教堂。

    大教堂虽然经历过离奇的群体失踪事件,但是之后并没有被弃用,只不过被套上了一个“神隐”的标签,私下里很多人都叫它“神隐大教堂”。

    叶明哲若无其事地靠近大教堂,就像是一个悠闲观光的游客一样。

    他走到教堂正门前,很是自然地推了推门。

    ‘没锁!’

    “嘎吱~”

    厚重的半扇大门缓缓地朝里面移动,一排排整齐的褐色木椅映入眼帘。

    约莫能坐下三、四百人。

    木椅分为整齐的左右两部分,居中的过道有两米来宽,道路的尽头是一座演讲台。

    叶明哲踏进教堂,心神顿时感觉舒缓了下来。

    ‘还真是神奇!’

    大教堂的四壁都是柔和的暖色画,整个穹顶则是绘着圣庭除魔的故事。

    侧眼,满是温馨!

    昂首,一片肃穆!

    演讲台的后面是一整块的巨大画壁,上面记录的是神学会的荣耀历史,彰显着神学会的强大底蕴!

    还有一座望天捧壶的圣女雕像。

    越晓曼的死状和这个雕像有些相似。

    教堂里除了叶明哲没有其他人。

    他走到演讲台处,才发现雕像下面有个造型像棺材一样的水池。

    圣女雕像手中的壶,壶口正缓缓地流淌着净水...

    整个水池被装满了三分之二。

    里面并没有养鱼,上面也没有浮着鸭鹅,或者荷花。

    池水清澈无比。

    池底一览无余。

    ‘这要是演讲口渴了...转头就能喝呢...’

    就在他刚想把手伸进水池时,一道温和的声音突然传到叶明哲的耳边。

    “那是学院的圣水,小伙子你还是不要妄动为好。”

    叶明哲一怔,回头便看到一位穿着兜帽长袍的慈祥老头正站在不远处。

    他可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到有人靠近。

    叶明哲尴尬地一笑,就像是做错事被抓包的学生:“对不起,一时好奇。”

    “你不是我们学院的学生吧?”老人的语气依旧温和,一脸笑意地问道。

    “嗯,我是艺术学院大一的新生,素闻神学院的大名,所以周末特意过来看看,请问您是?”

    “我是神学院的副院长怀斯漫教授。”

    “学生见过怀斯漫院长!”叶明哲行了一礼。

    怀斯漫微微一笑,继续问道:“那你在这里...感觉怎么样呢?”

    “这里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让我整个身心都沉静了下来。”叶明哲夸赞道。

    “你叫什么名字?”

    “花泽类。”

    “花泽类...”怀斯漫默念了一下名字,若有所思。

    就在这时,叶明哲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花千语的语音电话。

    叶明哲向怀斯漫教授表示了抱歉。

    “喂?叶明哲!警察署那边的资料传过来了!”

    “这么快?!”

    ...

    “好!”

    ...

    “千语我知道了!”

    ...

    “我马上回来!”

    “嘟嘟嘟...”

    “怀斯漫院长,真是不好意思,学生临时有事,就先告辞了!”

    “嗯,去吧,大教堂下周三有个祈福会,若是有兴趣的话,就过来吧。”

    “好的,院长再见!”

    叶明哲快步地离开了大教堂。

    随着教堂的大门关上,怀斯漫这才换上了一副颇有兴趣的表情。

    “姓花,刚才在电话中他还称呼对方为‘千语’,难道是那个花家的人?”

    “花家的人竟然会对神学院感兴趣,有意思...”

    “不过...那小子身上沾染的执念气息...好重!”

    怀斯漫自言自语一番,然后看了一下怀表。

    “该走了,飞机就快到了。”

    说完,他便移步走向圣水池的一侧。

    “吱呀~”

    原来这里有一道暗门。

    ...

    回到别墅,花千语早已经等待多时。

    “怎么样?在神学院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没有。”叶明哲摇了摇头。

    花千语闻言也没有再说什么,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客房。

    看着电脑上的资料,叶明哲夸赞道:“警察署的工作效率还真高!”

    “警察署本身就很厉害的!只不过现在有了我们,如虎添翼,就更厉害了!”花千语十分自豪地说道。

    因为包含了所有受害人和相关人士的资料,信息量十分庞大,叶明哲正仔细地浏览着。

    这些都是警察署经过缜密调查获得的权威资料:

    就目前来看,

    荣涵菡是最有动机杀害徐正豪的人,但是她的不在场证明已被核实,所以并不具备杀人条件。

    但是,房傲珊却并没有徐正豪和越晓曼被害期间的不在场证明。

    同样的,荣涵菡也没有丰白凡和越晓曼被害期间的不在场证明。

    “叶明哲,你别一直不说话啊,分析分析给我听听嘛,我看得一头雾水!请给我这个工具人一点温暖好不好。”见叶明哲一直看着资料沉思,花千语忍不住说道。

    “什么工具人,我们是最佳拍档!你是手足,我是大脑,谁也缺不了谁。”

    “算你会说话,那你现在分析出什么线索了吗?”

    “嗯。”叶明哲指着房傲珊的资料说道:“你看这,房傲珊竟然同丰白凡一样,也是三年前芸商地下商城爆炸案的幸存者之一。”

    “所以?”

    “爆炸案,纵火案这一类的凶手,相当一部分都有返回作案现场观察的特点,房傲珊在越晓曼的命案现场发笑,算是有点契合这个特征。”

    “说不定是她十分讨厌越晓曼,所以对越晓曼的死才感到开心,这也有可能啊。”

    “千语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结合爆炸案和越晓曼案一起来看,房傲珊这个人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噢?说说看。”

    “我们不妨假设一下...”

    “房傲珊是三年前地下商城爆炸案的凶手。”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