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53章:死了?
    第七张照片拍摄的主要部位是熊寒的后脑勺。

    只见他脖颈部位,有一处浅浅的痕迹,若是不注意还真地看不出什么。

    它很像是个阿拉伯数字“1”。

    ‘凶手跟熊寒差不多高,熊寒也就一米七左右,就算是狼人干的,这个狼人也称不上高大。’

    “到底是不是狼人还不一定呢。”叶明哲笑着自言自语道。

    “咚咚咚!”

    门外传来敲门声。

    “谁呀?”

    “哲哥哥,到了饭点了,我们下楼吃饭吧。”陆芷蝶在门外说道。

    “好,来了!”

    叶明哲翻身下床。

    来到楼下,才发现并没有几个游客。

    村长安排做了午饭,也只是一些简单的粥和饼子。

    倒是客栈的各种零食,早已经被卖得一干二净。

    两人随意找了个位置吃饭。

    “我下午准备再去村子里找线索,你有什么打算吗?”叶明哲边吃边问陆芷蝶。

    “早上我跑得太累了,吃完饭我想回房间休息一会。”

    “行!你休息的时候记得把门锁好。”

    “恩。”

    午饭过后,叶明哲走在村子里,他想看看有没有机会能够混到祠堂里去。

    ‘今天那三人总共就没见过几次,他们不会跟自己一样有额外的任务吧?’叶明哲边走边想到。

    之前手机让他选职业的时候,可不止主播这一种职业的。

    ‘莫不是他们也是玩家?’

    因为发生了熊寒的事情,路上根本就没有几个人,叶明哲在村长家附近逛了逛,发现后山依旧有村民守着,没有机会能够溜进去。

    正准备打道回府,他决定到玻璃桥那边再看看。

    途径一座偏僻的小院时,淡淡的血腥味飘进了他的鼻子。

    ‘恩?’

    叶明哲转头看向小院,院门是半掩着的。

    他先是敲了敲门:“喂!有人吗?”

    院里并没有人回应。

    叶明哲小心地走了进去。

    院子里很干净,血腥味越来越浓,是屋子里面传出来的。

    房屋的门是大开着,叶明哲刚踏进去,一直猫突然冲了出来。

    “喵一一”

    “尼玛!吓我一跳!”

    屋子很破旧,还有一股霉味,跟血腥味混在一起,感觉怪怪的。

    这是堂屋,靠墙的正中间有张香案,上面摆放着一个黑白相框,照片上是一个老头。

    香案上还摆放着一些简单的水果作为贡品,香烛已经燃完了。

    叶明哲四下打量,发现通往里屋的门槛上有血迹,已经干涸了。

    他走了过去,刚进门。

    发现了一具尸体。

    竟然是阿婆!

    叶明哲赶紧走了过去,探了探阿婆的鼻息。

    已经断气多时了。

    只见阿婆趴在床边,头上有个血窟窿,床脚的一个凸起上有一片血渍。

    ‘看来阿婆是撞在床脚这块凸起上,不过看其倒下的姿势,应该是有人大力地推了阿婆造成的。’

    他蹲下身,检查了一下阿婆的尸体,发现阿婆右手的食指还有中指的手指甲破了,指甲上面还挂着一些东西。

    丝状,像是某种纤维。

    叶明哲将它们捻了下来,一时间却是看不出这具体是什么。

    他环顾四周,房间被翻得很乱,现场跟入室盗窃差不多。

    “凶手是在找什么呢?他又为何要杀了阿婆?”

    “难道是因为阿婆泄露了村子里的秘密?”

    一想到这里,叶明哲心里一紧。

    “遭了!”

    他赶紧离开院子,朝客栈跑去。

    “嘭嘭嘭!”

    “陆芷蝶!你在吗?陆芷蝶!”叶明哲的声音有些着急。

    “吱...呀...”402的房门缓缓地打开。

    陆芷蝶揉了揉朦胧的睡眼:“哲哥哥?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你...你先把衣服...衣服穿上...”叶明哲赶紧别过头去说道。

    ‘这丫头,睡蒙了吧,穿着小衣小裤就直接来开门了。’

    陆芷蝶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

    “啊一一”

    “砰一一”

    门被关上了...

    直播间的水友们炸了!

    “卧槽!主播牛逼!这福利满满的干货!”

    白马淫枪断腿郎:“我好了!你们呢?”

    “这身材我给69分!恩,69分...”

    光头莽哥:“刚才怎么了?刚才怎么了?”

    “主播刚才发福利!性感妹子!在线呆萌!”

    光头莽哥:“槽!没看到!感觉自己错过了几个亿!”

    石更是睡不着:“我刚才已经消费好几亿了...”

    “主播这都不冲进去,还在门口等着,真是禽兽不如,不如个禽兽!”

    神秘组织小黄帽:“批发营养快线!有要来一单的吗?”

    ...

    几分钟后,陆芷蝶再次开门。

    “哲...哲哥哥...进来吧...”

    陆芷蝶低着头,根本不敢看叶明哲。

    “额...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不过你身材挺好的。”叶明哲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

    “哎呀!哲哥哥你别说了!”

    陆芷蝶就像是突然被打开开关的摇晃机器人,在原地双手捂脸,不停地摇头跺脚。

    “好好好!我不说了!我之前那么急着跑回来是怕你出事,你知道吗?阿婆死了!被人害死的!”

    “什么?阿婆死了?怎么会...”

    陆芷蝶捂着嘴,眼红红。

    “一定是我,一定是因为我...阿婆才...呜呜呜...”

    叶明哲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递过纸巾,接着问道:“你和阿婆聊天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其他人?”

    陆芷蝶擦了擦眼泪,摇头道:“我当时没注意...”

    “你也别太难过了,我猜测,当时可能有人偷听到了阿婆和你的谈话,然后趁你走之后,便进去杀了阿婆。”

    其实叶明哲只是说出了一半的推测,因为,若凶手当时真地听到两人的谈话,为了保守秘密,应该是将陆芷碟和阿婆一起杀掉才是。

    他之所以没有这么说,是担心陆芷碟听了之后会更加害怕。

    而且,这也是叶明哲自己想不通的地方。

    阿婆的死,有疑点。

    “阿婆是不是因为我才死的,早知道我就不去找她了...呜呜呜....”陆芷碟依旧在伤心地哭泣。

    “别担心,我们一定会查明真相,替阿婆讨回公道的!”

    “恩!我相信哲哥哥!”

    “不过这件事情就别说出去了,免得遭来不必要的麻烦。”

    “恩。”

    ...

    夜幕降临。

    五人再次聚集在步明德的房间里。

    步明德打开了他的记事本。

    “玻璃桥是被村里人破坏掉的!”

    德叔一开口就是重磅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