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162章:散落的珠子
    “那不是意外吗?”

    虽然现在只有他们两人在房间里,但是叶明哲还是故意压低声音说道:“不瞒你说,我为了寻找鬼屋素材曾经偷偷地调查过这个爆炸案,很有可能...不是意外。”

    “那一片区域的人对芸商广场讳莫如深,我也是花了不少功夫才知道的。”

    花千语点点头:“修罗市一到夜里就有很多禁区,这也是家中长辈提醒过的事情,只不过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想不到竟然还有这样的隐秘。”

    ‘这当然是隐秘了!我总不能告诉你,是爆炸案的死者亲口告诉我的吧。’叶明哲闻言,在心里如是想到。

    他接着说道:“丰白凡在爆炸案之后过上了醉生梦死的日子,他作为幸存者,很有可能当时发现了一些隐秘,如果房傲珊跟爆炸有关,那么这一切就说得通了。”

    叶明哲指着房傲珊的银行卡记录:“你看,房傲珊几乎每个月都会有一笔五万的固定支出,而且特别奇怪的是,这是一笔取款。”

    “随着电子支付的普及,现在很少有人会带现金,特别还是这么大的一笔现金,如果是消费,她也完全没有必要将现金取出来。”

    “所以我推测,这笔钱房傲珊是用来给别人的,而且她还不想有人知道她和这个人有金钱上的往来。”

    “对噢!现在哪怕有金钱往来,大多也都选择电子转账,只不过,这会留下交易记录。”花千语马上明白过来。

    叶明哲一笑:“而且更巧合的是,丰白凡每个月都会在差不多的时间点,往自己的卡上存一笔钱,虽然金额不固定,但是却从来没有超过五万。”

    “是啊,这也太巧合了。”

    “当很多巧合同时出现的时候,那些就不是巧合,而是必然了。”叶明哲说完,喝了一口水。

    “可当时爆炸案发生的时候,房傲珊才刚刚成为大学生不久啊,这也太吓人了吧。”

    很难想象,一个刚踏入大学的花季少女会如此残忍,葬送了那么多无辜者的生命。

    叶明哲闻言心里不禁一笑,他的脑海中不由地浮现出另一个女孩的身影。

    沐真真...

    “所以,我们假设房傲珊跟爆炸案有关,甚至有可能是爆炸案的凶手,而丰白凡不知道什么原因发现了这个真相,并借机敲诈房傲珊...”

    花千语马上兴奋地说道:“这样一来,丰白凡生活优越的谜题便解开了,而房傲珊也有杀掉丰白凡的动机!对不对!”

    叶明哲朝她竖起大拇指:“奈斯!”

    “可是...既然房傲珊都被丰白凡敲诈了这么久,那为什么不一早杀了他,非得等到现在?”

    “还有,她肯定不想和丰白凡有过多的接触,那为什么不是一年,甚至一次性付清钱款,而非得要一个月给一次呢?”花千语提出疑问。

    “还记得最近网络上流行起来的都市传说吗?”

    “你是说这些案件和那个‘午夜怨线’有关?”

    叶明哲轻轻地点了一下头:“每一个有作案动机的嫌疑人都不具备作案条件,每一个案件都像是一颗单独的珠子,所以,它们的背后肯定有一条线!”

    “‘午夜怨线’的传闻刚出现没多久,学校就出现这种事情,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至于每月给一次钱的原因,我想我能猜到。”叶明哲看着花千语笑道。

    花千语一脸的好奇。

    “就我个人经验而言,如果一次性拥有原本计划支撑一年的不义之财,我估计不到半年就花完了。”

    “来得太容易的东西,因为不珍惜的缘故,去得也会比较容易。”

    “丰白凡临近毕业,大概是准备永远靠着房傲珊生活了,这应该也是房傲珊决定弄死他的原因之一吧。”

    “房傲珊家里是开医药公司的,毕业之后给丰白凡一份工作也并不是难事,但是丰白凡这几年根本无心学业,他也决不会去做那些辛苦的工作。”

    “若是房傲珊强行将他弄到公司的管理层,那势必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正常人都会知道这其中有猫腻,这无疑让房傲珊危机感大增!”

    “为什么丰白凡不直接要一大笔钱然后离开呢?”花千语有些不解。

    “人的贪欲是会膨胀的,以前的丰白凡要的是鱼,但鱼总有吃完的时候,所以他现在选择要渔了,只不过这种改变,让房傲珊无法接受吧。”

    “所以房傲珊就借着‘午夜怨线’,将丰白凡弄死了吗?”花千语总结道:“交换杀人?”

    叶明哲点了点头:“基本可以认定!但是现在我们还有几个关键点没法解释。”

    “哪些关键点?”

    “为什么凝月会被袭击,怨恨凝月的人到底是谁?”

    “凝月被袭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第一个杀死徐正豪的凶手...又是谁?”

    “还有,下一个死者...又会是谁?”

    两人都有些无奈,虽然目前掌握了不少的线索,但是却好像依旧无法阻止案件发生,也没有找到切实的犯罪证据。

    其实叶明哲还有一些东西没有告诉花千语。

    就目前警察署的资料来看,暂时没有发现任何人对越晓曼这个超级交际花有怨恨。

    她简直就是一个完美女人!

    但是叶明哲知道,痛恨越晓曼的...绝对有肖姗“本人”!

    他当时可是看到了医务室有特殊的存在!

    肖姗的父母因为早就移居外地,所以被叶明哲排除了。

    ‘以越晓曼的性格来说,要找到她的仇人会有些难度。’

    ‘太难了!’

    即便知道下一个案件极有可能跟神学院有关,却也是无计可施。

    到底是案件会在神学院发生?

    还是受害者会是神学院的人?

    根本无法判断!

    神学院大得出奇,神学院的学生也有不少。

    最关键的是,神学院直属于神学会,警察署没有确实的证据,完全无法插手。

    “我把刚才分析的结果都发给警察署了,警察署回复他们早就已经监视起荣涵菡和房傲珊了。”花千语说道。

    ‘不愧是警察署!’叶明哲心里佩服。

    “对了!今天下午社会学院自发组织了一场对越晓曼的缅怀会。怎么样?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花千语问道。

    “去!”

    叶明哲毫不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