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54章:不可信!
    见其余四人都看向他,步明德继续说道:“我仔细检查过玻璃桥的断口,形状很特殊,上面还有腐蚀过的痕迹,所以我便调查了一下。”

    “直到我在一户村民家中,发现一种奇特的刀具,那是一种既可以用来度量,又可以切割东西的刀具,我询问了村民,这东西叫做尺刀。而且你们知道,这尺刀主要是用来切什么的吗?”

    “切什么?”陆芷蝶问道。

    步明德看向她,缓缓地说道:“切石头!”

    “我想这是他们传承下来的独门手艺之一,而且是不外传的,因为我在刀具工艺品店中并没有发现它。”

    “本来我想跟村民借这尺刀一用的,结果,村民直接拒绝了,说这刀是家里最宝贵的东西,不能让外人拿走的。”

    “我默默地记下刀的特征,然后再去玻璃桥比对,结果,断口一模一样!”

    步明德将记事本关上。

    陆芷蝶接着说道:“我...我发现这个村子里的妇女,几乎全是从外面被拐卖进来的,而且,这些妇女生完孩子之后,大多都离奇失踪了,这才是这个村子女性很少的真正原因。”

    陆芷蝶话一出口,其余三人便都看向了她。

    这让陆芷蝶有些紧张。

    她看了看叶明哲。

    后者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

    陆芷蝶接着说道:“这个消息是村里的一个阿婆告诉我的,之前我刚进村时,帮了她一点小忙,当时阿婆就叫我赶快离开这里。”

    “当时我就觉得有点奇怪,所以今早我又去找了阿婆,在我的软磨硬泡之下,阿婆告诉了我这些消息,结果阿婆她...”说到这,陆芷蝶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其余三人都有些疑惑。

    “我来替她说吧。”

    叶明哲开口道:“中午的时候,我在客栈碰到陆芷蝶,她当时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下午的时候,我本想看看有没有机会混到后山的祠堂调查调查,结果发现毫无机会,返回的途中我路过阿婆的住所,里面传来了血腥味,我进去才发现,阿婆已经被人杀了。”

    “你能确定阿婆是被杀的?”羽俊力问道。

    “我确定!她是被人大力推倒,头部撞到了床脚的凸起,流血过多而亡,而且屋子里被翻得很乱,凶手肯定是在找什么东西,至于他找没找到,那我就不知道了。”

    “可是这其中有问题。”巩飞飞说道:“如果凶手是因为发现阿婆泄露秘密才将她杀掉,那么他也肯定发现了陆芷蝶才是,那他为什么要放过陆芷蝶,单单把阿婆给杀掉了?”

    步明德和羽俊力闻言都点了点头,陆芷蝶则是一脸惊恐。

    “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叶明哲坦诚地说道。

    “不管如何,这个村子都有很大的问题。”巩飞飞点了一根烟。

    “我查到了一些更有意思的事情。”羽俊力笑道:“银纤草确实是有银的属性,可是村子里的房屋,根本就没有混入这种植物,也就是说,村长告诉我们,住在屋子里很安全,完全就是假的。”

    “呵...看来这个村长真是谎话连篇,不过他敢这么做,多半有什么依仗,这些谎言对于普通人来说,分辨确实有难度,但是对于我们来说,没什么难的。”步明德眼神深邃。

    “要么就是村长跟狼人是一伙的,要么就是根本就没有狼人,杀死熊寒的是其他人或者什么东西,再或者,村长不想让人半夜外出,故意编造出来的。”

    “这么看来,村长说的话,最多只能信一成。”

    “所以,这个村子很有问题。”

    巩飞飞吐出一个烟圈:“你们发现了没有,导游姓谢,而很久之前的下槐村就是谢家村。”

    “希望这只是个巧合,不然事情更复杂了。”

    叶明哲这时说道:“我觉得这恐怕不是巧合,最先告诉德叔狼人传说的不就是谢导游吗?还有,在之前游客和村民冲突的时候,我发现谢导游混在人群之中怂恿游客,激化两方之间的矛盾。”

    巩飞飞继续补充道:“之前在卫生所,我偷偷地查看过禄兴予,那家伙手上有茧,而且茧的分布很特殊,他应该很擅长用刀,特别是狼牙刃!”

    “那家伙之前我就觉得很可疑了!”羽俊力丝毫不觉得意外。

    “以制刀闻名的古村,擅长用刀的男子...”步明德喃喃自语。

    大家陷入了沉默,都在各自思考着什么。

    虽然现在五人是通力合作的关系,但是彼此都隐藏的秘密,太多了...

    “距离天神祭还有三天,我总觉得那天要出什么大事,大家多加小心!争取早点完成任务,离开这鬼地方,今天就暂时到这吧。”步明德下了逐客令。

    几人各自回到房间。

    “哲哥哥,你说凶手为什么只杀了阿婆,没杀我呢?”

    陆芷蝶自从听到巩飞飞的那番分析之后,一直心神不宁,满脸恐惧。

    “估计是看你可爱,舍不得下手吧。”见她这副样子,叶明哲开了个玩笑,安抚她的情绪。

    “哲哥哥,你又取笑人家。”陆芷蝶撅着嘴,果然神色好了一些。

    “没关系的,我就在你隔壁,有事叫我!”

    叶明哲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鼓励。

    “恩,哲哥哥,晚安!”

    “砰...”

    叶明哲回到房间,将床帘拉上,然后,双手枕着头,躺在床上。

    ‘阿婆那里的疑点陷入了死胡同,凶手到底是怎么想的?’

    ‘剩下的可能性只有一种,可是...那怎么可能呢。’

    叶明哲拿出之前从阿婆手指甲里收集的丝条:‘这东西,看上去怎么有些眼熟?’

    夜...深了...

    “槽!白天粥喝多了,现在竟然想尿尿。”

    叶明哲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结果尿意更盛!

    他看了看时间。

    1点23分。

    ‘熊寒那家伙就是半夜出去尿尿被杀的。’一想到这,叶明哲根本不敢下楼。

    “哎哟...怎么办...就快憋不住了!”

    “对了,诡校有厕所。”

    叶明哲将手机对着墙壁,他刻意地转过头去,这样水友们便看不到。

    “惊魂诡校!开!”

    “对不起!直播期间封印卡无法使用!”

    手机传来了语音提示。

    “怎么这样!”

    叶明哲有些沮丧,本来他还打算,遇到极度危险的时候,躲到里面去呢。

    不过一看到手机上的“抽”字图标,他立马想起了什么。

    ‘对了,我不是有张憋尿卡吗?’

    叶明哲将手指放在泪痣处遮挡,这么丢脸的事情,他可不想让水友们看到。

    他打开人物界面,最下面有个背包造型的图标,叶明哲直接点了进去。

    两张卡片立刻显示在手机屏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