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163章:大丽菊
    花盆事件之后,赵百蓟和冷凝月的进展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

    因为管滨海已经出去嗨了,独身一人的胖子便宅在别墅的电脑房里。

    此刻,叶明哲和花千语已经来到了缅怀会的大门口。

    这是一个礼堂。

    看着不断地有人进入其中,叶明哲“啧”了一下:“越晓曼在社会学院的人气还真是高呐。”

    花千语淡淡地说道:“一个懂得经营自己的女人。”

    两人走到门口,花千语立刻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我没看错吧!那不是艺术学院的花千语吗?”

    “她都来祭奠曼曼(粉丝对越晓曼的爱称),曼曼果然很受欢迎。”

    “可惜曼曼看不到了,呜呜呜...”

    “我们要督促警察署的人早日抓到凶手,告慰曼曼的在天之灵!”

    ...

    花千语有如此的知名度实属正常,她很是淡定自若,因为早已经习惯了。

    叶明哲不动声色地远离了花千语一些。

    “叶明哲!你什么意思?”花千语表情不善。

    “额...怎么了?”叶明哲装傻充愣。

    花千语没有再说话,只是给了他一个眼神。

    充满杀气的眼神。

    不给解释就要完蛋的眼神。

    “呵呵...千语你别生气!这不看你名气这么大,我怕被人暗地里敲闷棍,所以才...”叶明哲赶紧解释道。

    “再不过来,我就让你成为公敌,你信不信?”

    叶明哲几个跨步挪了过去。

    “哼!”

    花千语见状大步朝前走去。

    “欸?花千语身边那个男的是谁?长得还挺帅的。”

    “应该是她的跟班吧。”

    ...

    果然商机是无处不在,门口居然还有卖白菊的临时小摊位。

    两人各自拿着一朵白菊,走进了礼堂。

    一幅巨大的遗像摆在台上,周围已经放了不少的花束。

    看来有些人准备得很充足。

    悲伤的旋律缓缓地在大厅里回荡,前来悼念的人都是一副悲痛的神色。

    只是不知道这其中...有多少真心。

    两人走上前去,简单的仪式之后,便将白菊放在遗像前。

    叶明哲的目光看向了遗像旁的一束鲜花。

    嘴角微翘。

    一名黑色西装西裤的男子朝叶明哲和花千语回礼。

    两人也礼貌地回应。

    虽然他和这个男子从来没有见过面,但是叶明哲却认得他。

    因为叶明哲在“场景”中曾见过他替越晓曼处理肖姗的尸体。

    肖姗的前男友,越晓曼的“前”男友——吕雪峰!

    随后两人找了位置坐下,悼念活动还有一会才正式开始。

    “你找到什么线索了吗?”花千语小声地问道。

    “嗯,我们的运气还算不错,一来就有个不错的收获。”

    叶明哲抬了抬手指,用眼神示意花千语:“看到遗像右下角第三列的那束花了吗?”

    花千语闻言顺着看了过去,疑惑道:“很平常的一束菊花啊?有什么问题?”

    “那可不是一般用来祭奠的菊花,那是大丽菊,台子上那束大丽菊,花语是死亡、嫉妒还有背叛!”

    花千语很是吃惊:“这束花有可能是凶手送来的?”

    “是不是凶手现在还不能确定,但是肯定和越晓曼仇怨不小!”

    花千语仔细想了想叶明哲刚才的话:“送花人和她以前的关系有可能很亲密!”

    叶明哲点了点头:“所以送这束花的人应该不是房傲珊,警察署的资料表明她们两个之前是没有任何交集的。”

    “可是,警察署调查之后也没有发现除了吕雪峰以外跟越晓曼很亲密的人,更没有找到跟越晓曼有仇怨的嫌疑人。”

    “所以现在需要我们自己去调查,我们去看看附近的监控,说不定就能发现这家伙的真面目。”

    “那事不宜迟,我们走!”花千语也是个雷厉风行的行动派。

    两人来到社会学院安保室,在花千语拿出警察署特别顾问的证件之后,对方很是配合工作。

    “就是这里!暂停!”

    监控时间显示的是叶明哲她们到礼堂的半个小时之前。

    屏幕上的家伙穿着一件黑色风衣,戴着帽子,裹着围巾,手里拿着一束大丽菊,跟遗像那放的一模一样。

    “就是这个人!只不过这副打扮完全看不清样貌,甚至连性别都分辨不出来。”花千语有些懊恼。

    两人离开这里,叶明哲边走边说道:“这个季节穿成那样也算正常,不过将自己裹得太严实却显得有些刻意了,那个家伙很可能就是学校,甚至就是社会学院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

    “如果是校外的人,没有什么必要这么做,因为这样有可能会引起反效果,但如果是校内的人就不同了,这家伙应该是怕有人认出自己来。”

    花千语突然想到一点:“会不会...送花的人与越晓曼的关系...是极为隐秘的那种?”

    “有可能。”

    不过叶明哲心里想得却是:‘这个家伙说不定与肖姗也有极为隐秘的关系,甚至知道越晓曼杀害了肖姗!’

    ‘人知鬼恐怖!鬼晓人心毒!’

    ‘为什么会让我看到真相?这种能力...是红衣吗?’

    叶明哲决定找机会再去那个医务室,看能不能与“她”沟通。

    “现在我们干嘛?”

    花千语的话,将叶明哲的思绪拉了回来。

    “千语你看下学校附近有多少花店卖大丽菊的,我们去问问。”

    “另外你让警察署对越晓曼的社会关系扩大调查范围,看她在进入修罗大学之前有没有什么关系比较亲近的朋友之类的。”

    “好!”

    花千语一边走一边使用着手机,两人并排走在校园的马路边,叶明哲很自然地走在靠外一边。

    ‘去医务室的事情得暂缓,不能让千语一个人去调查,她的安全对我来说...是目前最重要的!’

    修罗大学附近的花店有不少,不过有出售大丽菊的只有三家。

    花千语熟练地拿出警察署的证件。

    ...

    查看监控总是漫长又无聊,因为是周末,花店的生意比平时更好。

    “找到了!”

    那个熟悉的黑色风衣身影,在这家花店买过大丽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