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主播哪里跑 > 第169章:猎人亦是猎物
    见他神色不对,花千语开口问道:“你怎么了?”

    叶明哲并没有回答,他拿出黑色手机,给管滨海拨了一个语音电话。

    “嘟——”

    “嘟——”

    “嘟——”

    ...

    ‘槽!混蛋给我接电话啊!’

    叶明哲心急如焚。

    “嘟——”

    “喂?!哲别你现在给我打电话干嘛?卧槽,我这里太吵了,我去厕所。”

    手机里传来了管滨海的声音,背景音十分嘈杂。

    叶明哲心里顿时松了一大口气。

    “喂!”

    管滨海的声音再次传来,杂音已经小了很多。

    “没什么!这不明天有课,怕你个狗逼玩嗨了忘记,特意提醒你一下,对了,你现在在哪呀?”叶明哲故作轻松地说道。

    “槽!贱神你不说我还真忘记了,记成今天是周六了!我现在正在嗨爆酒吧跟一群小姐姐玩呢,怎么样?你过来赶个末场?”

    “我来个屁呀,不感兴趣,一会你跟她们一起回学校吗?你们一起有多少人?”

    “恩,一会肯定一起回学校,有二十来人吧。”

    “行吧,那你悠着点,别明早起不来床,我就先挂了。”

    “好!拜拜!”

    “拜拜!”

    挂掉电话,叶明哲一脸严肃。

    “你怎么了?”

    叶明哲看着花千语,有些担忧地说道:“若是我的推测没错,下一个受害者...多半是管滨海。”

    “啊?!”

    “嘘~”

    花千语吐了吐舌头,低声道:“那你刚才干嘛不直接告诉管滨海,让他小心啊!他现在在哪?要不我们马上过去接他,让警察署的人将他保护起来。”

    叶明哲摇摇头:“不行!若是被凶手知道了,说不定会他会提前动手。”

    “从前面的几个案件来看,除了徐正豪,几名受害者几乎都是在隔天夜里遇害,所以,管滨海目前应该是安全的。”

    真实的原因叶明哲肯定不会告诉花千语,这一系列的命案让他深深地明白了一个道理。

    沐真真让他遵守游戏规则...绝不是说着玩的!

    ‘违反游戏规则就...无人生还!’

    沐真真已经向他展示了自己的实力,叶明哲不敢赌,甚至连碰一点瓷都不敢!

    现在虽说已经死了好几个人,但是他的朋友们全都算得上是安然无恙,要是现在不小心走错一步,让大家陷入危险甚至是全部没命。

    叶明哲绝对会崩溃的!

    ‘我只能表达自己...力所能及的善意...’

    ...

    “也就是说,管滨海极有可能会在明天夜里遇到危险,不过,你是怎么推测出管滨海会是凶手的下一个目标的?”花千语勤学好问。

    叶明哲平静地说道:“刚才我无意中发现了之前暗号的另一个秘密!”

    “丰白凡被杀的时候暗号是Send More Money!除去解开U盘这一个作用,千语你仔细看看这个暗号本身。”

    “Send More Money,字面意思不就是弄更多的钱吗?”

    “对!弄更多的钱!如果我们把这句话套在丰白凡身上,你会发现,这根本就是他本人的真实写照!”

    “欸?还真是!丰白凡生前不就是一直在房傲珊那里不停的弄钱。”

    “我们再看看越晓曼的暗号,从资料上我们可以得知,越晓曼是个很擅长经营自己的女人,是个很有野心的女强人。”

    “所以,凶手将她的尸体弄成了一幅圣女的模样,并且还在U盘里留下童谣讽刺她。”

    花千语回想起那首童谣:‘戴着面具微笑的妩媚...累不累...疯子...恶魔...’

    “对!那也是越晓曼的真实写照,不过,第一个暗号和现在这里的...我想不出来。”花千语百思不得其解。

    叶明哲闻言接着说道:“第一个暗号是For The Living !可以解释为‘为了生存’!”

    “我们知道徐正豪已经厌倦荣涵菡,而且他们相处了那么久,我相信徐正豪不会不知道荣涵菡是个病娇女!”

    “同样的,荣涵菡应该也知道徐正豪真正是个什么样的人。”

    “徐正豪肯定明白,想要甩掉一个对自己具有强烈占有欲的病娇女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荣涵菡也同样明白,想要一个渣男回心转意,不再拈花惹草,只爱自己一个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叶明哲盯着花千语,语气幽幽:“你说...他们两个会不会有可能...都参加了这场交换杀人呢?”

    “既是猎人,又是猎物,若这是真的,那么这场交换游戏一开始...就注定了他们之中有一人会死去...”

    花千语被他的这番推论惊呆了:“若真是这样,那不就是说...策划这一系列连环杀人案的幕后黑手,直接决定了他们两个谁生...谁死!”

    “对!交换杀人有三个很关键的东西:杀人顺序!杀人动机!还有不在场证明!”

    “隐藏杀人动机,制造不在场证据,是交换杀人的核心。”

    “而杀人顺序,便直接决定了谁先成为凶手!”

    “从这一系列案件来看,我推测其中的杀人顺序为:上一个案件的受害者,才是下一个案件凶手的真正目标!”

    “因为这样,才能体现出‘公平性’。”

    “一般来说,先成为凶手的人会是弱势方。”

    “所以,在交换杀人之中,为了确保之后的合作者能够按照规矩行动,这些人之间必定会使用一些手段,来保证交换杀人一直能够顺利进行。”

    “毕竟,每一个凶手杀死的对象都不是自己真正的目标!”

    “所以,徐正豪很可能便是这一系列交换杀人案中的第一或者第二个凶手,而他的目标就是冷凝月!”

    “但是他却被杀了啊?!”花千语说道。

    “是的,如果他和荣涵菡都参与了交换杀人,那么他们俩中途被杀也是有可能的。”

    “假设徐正豪是第二个凶手,那么他抢在第一个凶手之前去杀掉冷凝月就是破坏了规矩。”

    “他这么做,我想到了两种可能性:第一,徐正豪知道荣涵菡也参与了交换杀人,知道自己也是这场杀戮的猎物之一。”

    “为了保全自己,他打算抢先杀掉目标,以为自己这样做,下一个被杀的就是荣涵菡了。”

    “若真是这样,那徐正豪要么被利用了,要么就是个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