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再也不用装正人君子了 > 1、卓景宁
    月色如洗,山间枝丫影落在阴郁小道上,怪影迷离。

    夜已经很深了,四野寂静无声。

    只不过忽的,有一阵唢呐声,由远及近的,逐渐响了起来。

    有草木在晃动,随后就见一队穿戴喜庆的人,抬着轿子疾步而来。

    抬轿子的人很慌张,一个个强忍着不看左右,也不去看那一顶轿子。僵着脖子,往前看着,一动不动,像是在害怕着什么。

    吹唢呐的是个神情呆滞的老者,唢呐声听着欢快,这老者穿戴得也“欢快”,一身鲜艳的衣服,然而这老者……却是没有丝毫活力。

    宛如一个死人,浑身上下一股朽败的味道。

    风一吹过,绑在老者头上的一根红绳就晃动了起来。

    老者顿时一个恍惚,他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一下子就转过头,看向了那位先生千叮咛万嘱咐过的,千万不能看的那一顶轿子。

    轿子是红色的,和大多数的喜轿一般布置,唯独出口位置,却不是帘子,而是一扇木头门。

    这门瞧着略显古怪,像是一棺材盖。

    然而这时,老者忽然之间就发现这扇木头门不见了,跟着一个熟悉的少女身影就出现他面前。

    少女在问他:“阿爹,这是要把我嫁去哪儿呀?”

    老者顿时一个寒颤。

    他精神一振,急忙眨了眨眼睛,想看个清楚,然而再看去,却已经看不到那个少女,只能看到那扇像是棺材盖的木头门。

    老者一时间呆住了。

    唢呐声也随之停止,顿时队伍里的其他人看向了老者,有一人想靠近老者,想问问看老者是不是累了,毕竟已经走了半夜的山路了。

    不过这时,老者又将唢呐给吹了起来。

    他吹得很卖力!

    因为今儿是他女儿大喜的日子!

    月色仍如洗,唯独枝丫的剪影,斑驳的映照在路边的院墙上,显得有些污浊不堪。

    这是一座略显老旧的宅院,坐落在这半山腰有些年头了,平日里附近的人路过这儿,看到的都是这宅院紧闭的大门,大门上因此落满了蜘蛛网和灰尘。

    不过今夜里,这一行人路过的时候,却发现这老旧宅院的门,正好开着!

    宅子的大门敞开,此时有一个小女娃打着灯笼,正用一双明媚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他们。

    小女孩穿着干净明亮的衣服,这显然不是普通人家出身。

    这一行人自然也瞧见了这一个小女孩,不过都没有招呼一声的意思,只是看了一眼,便自顾自抬着轿子走了。

    唢呐声逐渐远去。

    小女孩就收回了目光,然后转头看向了屋子里。

    屋子的门也开着,里头摆着一张八仙桌。桌子旁边,坐着一个模样俊朗的少年和尚,头顶戒疤,一副正规寺庙出来的样子。

    就是……这少年和尚此时一脸的油光,并且姿态不雅的双手抱着一个猪头,正啃着猪鼻子。

    留意到了小女孩的目光,这少年和尚立马招呼起来:“这是福源楼大师傅的手艺,你真的不来一口吗?”

    小女孩的明媚大眼睛瞄了一眼到处都是牙齿印的猪头,尽管烤的外焦里嫩,色泽诱人,但看着那么多的牙齿印,小女孩的食欲顿时全无,心底里咬牙切齿着,但那张精致的小脸上,却是露出甜甜的笑容:“不用了呢,哥哥说,晚上吃太油腻的东西,容易长胖呢!”

    “少听你那个不正常的哥哥的胡话。”少年和尚不以为然的说道,然后将手里的猪头换一边没啃过的,张大嘴咬了一口。

    小女孩:ヾ(?`Д′?)?彡卓景宁你才不正常呢!我哥哥怎么会认识你这种酒肉和尚!而且还是个用俗家名字的和尚!

    内心咬牙切齿的小女孩,那张精致的小脸上,仍旧是甜甜的笑容:“可是哥哥就是这样说的呀!”

    卓景宁抹了抹嘴,看着这小女孩,心中不免嘀咕:这么乖的妹妹,怎么会是那个家伙的妹妹?

    说着这话,他就不由想起了白天里的一幕。

    他拿着兰若寺的账本,到这地方来帮忙催租。他这不是白帮忙,兰若寺的和尚已经承诺过了,只要他帮他们收来租金,就分一半给他!

    为了方便起见,他就打扮成了和尚的模样。

    兰若寺的和尚是出了名的有钱,所以卓景宁这一身行头,也是下了本钱的。

    结果,这租还没去收到手,他先遇到了曾经有过命交情的好友。

    两人互相救过命,交情很深厚。

    当初,他两本想结义来着,只不过后来卓景宁刚准备好磕头拜把子用的东西,他这好友就离奇失踪了。

    为此,卓景宁还担忧是那邪物追踪而至,害死了他这好友,他后怕了很长一段时间。

    眼下见到了多年不见的好友,欢喜之余,怎么能不请好友喝上一杯?

    就这么的,推杯换盏间,卓景宁就听他好友说道:“景宁,我非此乡人,即将归位……咳,是重归故里。但我左右无亲,唯能信你。我这一生,最放不下的便是我这胞妹缘儿,今后便请景宁你劳心照顾了。”

    当时卓景宁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而且破天荒的还喝醉了。

    自然,这种状态下,他是一口就答应下来了。

    不过醒过来后,记起来这回事的卓景宁也无所谓。

    且不说他两的交情,这带一个小女孩,又能花多少银子?

    等他将租金收到手,莫说那笔钱够他花半辈子,就连缘儿日后的嫁妆都有了。

    “既然你不喜欢吃这个,那这个福源楼的桂花糕,你吃点吧?晚上不吃点东西,大半夜容易饿醒。”卓景宁便打开了一个油纸包,里头放着几块样子精致的桂花糕。

    福源楼是这僵尸镇一带最出名的大酒楼,贵是贵了点,但无论是吃食还是糕点,都堪称一绝,不少人赶远路来这僵尸镇,就是为了去福源楼尝一口吃的。

    僵尸镇福源楼,享誉中原一地。

    瞧见了桂花糕,缘儿顿时大眼睛发亮,立马撒开小腿跑了过来。

    “谢谢景宁哥哥。”缘儿甜甜的说道,紧致的小脸上都露出了两个小酒窝。

    “嗯。”含糊的应了一声,卓景宁继续啃猪头。

    吃肉乃人生一大快事。

    缘儿咬了一口,细嚼慢咽下去后,忽然想到了刚才看到的,就小声问道:“景宁哥哥,刚路过的那些人,是去做什么的呀?”

    “他们啊?”卓景宁自然早就发现了那一行人,毕竟夜里头的唢呐声没法让人不多想,他眼中露出一抹怪异之色,在沉吟片刻后,低声说道:“多半是因为今天的日子不一般。”

    “今儿是什么日子呀?”缘儿眨着大眼睛,一副好奇不已的样子。

    卓景宁伸出手,指了指墙上挂着的日历,却不说话。

    缘儿看过去,见是一手抄的日历挂本,今天已经翻页了,最上头是四个字:正月十八。

    下面还有一行小字:黄道吉日,宜嫁娶,宜修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