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再也不用装正人君子了 > 2、我真是个正道中人
    “原来是冥……”缘儿不由惊呼了一声,不过正说着,就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不让下一个字跑出来。

    有些事在某些时间段,是不可以说出口的。

    不然的话,很容易引来不必要的麻烦,甚至是杀身之祸。

    卓景宁微微点头,然后他继续埋头啃猪头,对于缘儿这么小年纪,就精通这里面的门道,他一点儿不也感到惊奇。

    毕竟那是他好友钟馗的胞妹!

    是的,他那位脑袋有点小问题的好友就叫钟馗,当然只是和那位大神同名而已,他这好友其实是一位修行中人,勉强能做到人前显圣。

    至于缘儿的全名,自然是叫钟缘儿。

    不过他好友临走前再三关照他,让他平日里只喊缘儿好了,千万别喊全名,这许是缘儿的什么喜好。

    卓景宁这方面也没多想,因为白天喝多了,他还没缓过来。相较于此,他更在意当时他这好友给他满上的是什么酒?

    后劲如此大,都比得上皇宫里的佳酿了!

    缘儿见卓景宁没回她话,不由撇了撇小嘴,然后看着那个外焦里嫩的猪头,心中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她也想吃肉!

    她才不要吃桂花糕!

    虽然桂花糕也很好吃,但是这桂花糕哪有肉香呀!

    可是看着那猪头上到处都是缺口和牙齿印,缘儿的胃口就瞬间再次全无。

    缘儿:o(*≧д≦)o!!可恶!

    她哥哥为什么会有这种酒肉和尚朋友!

    当和尚就要老老实实去吃素,把肉让给她多好呀!

    “景宁哥哥,你和我哥哥是怎么认识的呀?”缘儿心中直翻白眼,不过小脸上仍旧是甜甜的笑容,她声音好听的问道。

    因为对于这一点,她是真的挺好奇的。

    她哥哥是什么身份!

    眼前这个酒肉和尚又是什么身份?

    这两位怎么想都当不了朋友呀!可偏偏真成了朋友不说,还是可托付生死的交情。

    “说来话长,我就长话短说,短话不说了吧。”卓景宁含糊不清的说道,他嘴里这会儿全是肉。

    缘儿:(??`ω′?)这种突然间好想打人的冲动是怎么回事?

    不行,她是温柔可爱的,不是暴力冲动的!

    打打杀杀什么的,不能当着人面干!

    于是,缘儿强忍着打人的冲动,她特意抱住卓景宁的胳膊摇了摇,撒娇道:“景宁哥哥,说说嘛!我想听嘛!”

    卓景宁被摇晃的有点烦,只好说道:“那是一个夜高风黑的晚上,我遇到了你哥哥,你哥哥先自报家门,然后……”

    “然后呢?”缘儿连连点着小脑袋。

    “我问他的钩子准不准。”卓景宁一脸认真。

    “钩子……准不准?”缘儿小脸呆滞,这什么问题呀?她哥哥自报家门后,这个酒肉和尚不应该也介绍自己是谁吗?

    “然后呢?”缘儿继续问。

    “你哥把我揍了一顿。”卓景宁咧了咧嘴说道,下手还老狠了。

    缘儿:( ̄︶ ̄)↗老哥干得漂亮!

    一瞬间,缘儿的心里头那叫一个美啊!原来自己那个不靠谱的哥哥,还有这么靠谱的时候啊!

    “那景宁哥哥你疼不疼呀?”不过缘儿嘴上是这么说的,并且还用自己的大眼睛看着卓景宁,满满的关心之意。

    卓景宁被缘儿这么看着,不由笑了起来,他忍不住伸手想摸摸缘儿的脑袋,但猛地想起来他这会儿满手油腻,正要朝着缘儿露出尴尬的笑容,就看到原本还在自己面前的缘儿,这会儿站得远远的,已经到了门边上。

    卓景宁:???

    什么时候跑过去的?

    见到卓景宁看过来,缘儿立即指着外头说道:“景宁哥哥,你看外面,月亮好奇怪呀!”

    “月亮奇怪?”

    卓景宁想到了方才的唢呐声,便走了出去。

    然后他就看到天上的一轮月光,宛如被狗啃过似的,被大片乌云遮蔽,但怪异的是,本该暗淡的月光,仍旧如洗般皎洁。

    “确实奇怪。”卓景宁心中微微一沉,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

    “景宁哥哥,会出现什么怪事吗?”缘儿眯着大眼睛问,她可是从她那个不靠谱哥哥嘴里听说过的,眼前这个叫卓景宁的酒肉和尚有连他哥哥都看不透的地方。

    比如卓景宁的修为。

    世间修行者,有不学无术的,有滥竽充数的,更多的是诈术欺人的,当然也有能人前显圣的。

    其中,这能人前显圣的,无疑是有真正修为的。

    因此,此间修行者,大多数都归为一类,被称之为小无相境!

    但是,小无相境怎么能瞒过她哥哥呢?

    缘儿的小脑瓜里满是困惑。

    “会。”卓景宁一脸随意的点了点头。

    缘儿见到卓景宁神情淡然,不由问道:“那景宁哥哥你有什么办法吗?”

    “没有。”卓景宁更为随意的摇了摇头。

    缘儿:(;¬_¬)没有办法你怎么这么淡定?遭池鱼之殃的修行者这年头还少吗?你个酒肉和尚早晚笨死。

    卓景宁见到缘儿看着自己,以为这个暖人心的小萝莉是在担心自己,于是就说道:“不用担心,天塌了个高的顶着,僵尸镇特殊,能人异士不少。早些去睡吧,这宅子的主人小气的很,只肯借我住三天,明儿我们得早点去把租金收到手。”

    “好的,景宁哥哥。”缘儿一口答应,精致的小脸上,是甜甜的笑容。

    她哥哥让她以后跟着卓景宁,那么当然是卓景宁去哪儿,她就去哪儿。至于会遇到什么,她才不管哩!

    反正她死不掉。

    卓景宁又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忽然觉得自己这次来僵尸镇,来得真不是时候啊!

    “所以,我得找几个人来帮我分担下……咳,是共同斩妖除魔,匡扶正道!”卓景宁嘀咕着,目光微微闪动。

    缘儿听到了,但装没听到,一副乖巧模样的啃着桂花糕。

    几个时辰后。

    趁着夜色,卓景宁走到窗口,看了一眼对面的屋子,那是缘儿的屋子。

    此时缘儿早已经睡下。

    卓景宁微微点头,这才走出了自己的屋子,然后取出了早就用另一种字迹写好的几封书信,将之一一快速折成了纸鹤。

    嘴唇轻轻动了动,快速念咒,卓景宁的指尖随之弥漫开一层血色光晕。

    浓稠如鲜血。

    乍一看便有一股凶戾之意直蹿心头,侵人心智。

    一般的妖邪都凝聚不出这种程度的血色光晕!

    血色光晕微微闪动,书信折成的纸鹤便随之一下子幻化成了一只只鲜活的白鹤,灵气十足,展动翅膀,飞入了空中。

    白鹤传信的速度非常快,只过去半夜,这僵尸镇附近的几位正道中人,就都收到了这封书信。

    “这是侠肝义胆中的侠气书生的信?莫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居然惊动这位,令他不惜耗费修为白鹤传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