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再也不用装正人君子了 > 6、不怕佛祖一道雷劈死你吗?
    卓景宁神色微微一动,这伞柄上的“言郎救我”,果然指的是商言,那么商言为何主动把这一把伞给他呢?

    现在回想起商言之前的举动,分明就是一开始就打这主意!

    所以……

    “缘儿,这个人你是怎么找到的?是他和你说了什么话吗?又或者是别的人?”

    商言这个人是缘儿找来的,当时卓景宁和缘儿来到僵尸镇,他正琢磨着找几个他知道的地头蛇来问问,打听一下僵尸镇的本地人里头有没有见多识广的修行中人,结果一转身的功夫,就发现缘儿不见了。

    卓景宁顿时惊了一下,赶紧环顾四周,结果发现缘儿就在他身后,是他虚惊一场。

    然后这个时候,缘儿拉了他的袖子,和他小声说,那边那个背刀的男人,知道很多事情。

    “当时有个戴斗笠的姐姐主动问我要找什么人,然后就告诉我找这个叫商言的坏人就可以了。”缘儿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小脸无辜,撇着小嘴,语气略带委屈的说道。

    “戴斗笠?”卓景宁心中微微一动,他还真知道有这么一个女人喜欢戴斗笠,不过不是正道中人,是魔道的一个隐藏高手。

    但是,这个女人若是出现在僵尸镇上,他应该生出感应了才是?

    毕竟这个女人和他所修的,是同一种功法。

    “难道这个女人突破瓶颈了?”卓景宁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不由脊背上渗出冷汗来。

    他就是被这瓶颈所困,这才想用自己这本来身份,试着接触兰若寺的和尚,好利用兰若寺的秘传来突破瓶颈。

    因为兰若寺的和尚非正非邪,虽然拜的是佛,但很多行径,胜过妖邪三分。令很多正道中人,都对这帮和尚忌惮无比。

    也是因此,卓景宁才没法用自己那外挂一样的能力,去捏一个马甲,直接进入兰若寺。

    他那个外挂一样的能力,只能够设定正道中人的马甲身份,不能是亦正亦邪的人物,更不能是魔道中人。

    而每一个马甲身份都会天衣无缝,只要不是自己主动露出破绽,小心谨慎一些,无人会因此怀疑。

    这一点,是卓景宁用三个自己的马甲结拜试探出来的。

    而卓景宁的修为,便是他在穿越之后,用这外挂一样的能力,捏了一个又一个马甲,几番历经生死,才侥幸修成的。

    他捏了上百个正道中人的马甲,但最终只剩下了这四个马甲。

    故去大儒鸿远的关门弟子,侠气书生。

    罗汉寺年轻一辈的第一人,虚灵和尚。

    太阿山的青阳子。

    还有这第四个,则只是一个没什么名气的修行中人。

    至于其余的马甲,都替卓景宁死了。

    他用那个外挂一样的能力所设定出来的马甲,每一个都具有替死的功能,可以代替卓景宁死一次。

    不过卓景宁也并非什么代价都不用付出,每身亡一个捏出来的马甲人物,卓景宁就感觉自己的三魂七魄上缠了一丝诡异的黑气。

    尽管这一丝丝黑气至今没有发作的意思,但显然这绝不是什么轻易就能承受的代价。

    毕竟和魂魄相关,岂会是小事。

    所以现在的卓景宁,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再设定新的马甲身份了。

    缘儿的大眼睛里,倒映出卓景宁这会儿的神情变化,这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顿时就露出了一抹狡黠之色。

    卓景宁昨晚上的白鹤传书她都看到了,所以她想借此试试看,卓景宁到底是什么修为。

    僵尸镇会发生什么事,她是知道的。

    一个被人拆了金身的老鬼,正在蜕皮还阳。

    七年蜕一次皮,历经七次,便可圆满。

    眼下是第六次。

    这是她那个不靠谱的哥哥在归位前,和她说的。

    至于其他的鬼祟之事,多半是有人造孽所致。

    借佛家一句话,这是因果报应。

    这个时候,卓景宁暗自猜测着,有点自己把自己吓得不轻,这不是他胆小,而是他所修功法太过特殊,如果那个女人也突破了,那么……

    那个女人就不是小无相境了!

    他可没忘记,这门功法所修者有唯一属性,即修行这门功法的,不能有两个甚至两个以上修行者。

    那个女人突破了瓶颈,第一时间就会来杀了他这个破坏她唯一性的,以此来圆满她自身。

    可真要如此,那么这会儿这个女人已经动手了才是啊!

    卓景宁不由左右张望,然后深吸口气,强自镇定的跟这位大妈道了一声谢,然后带着这位大妈早就准备好的一封书信离开。

    “景宁哥哥,这位大娘原来一开始就想让我们帮忙送信呀?”缘儿悄悄翻了一个白眼,也不知道这白眼是给谁的。

    “若不然她会无缘无故上来搭话吗?”卓景宁看了一眼自己的穿戴,不由摇了摇头。

    这位大妈多半是见他一副和尚的打扮,又面生,不是僵尸镇一带的人,觉得他是一个走南闯北的挂单和尚,才动了这一心思。

    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驿站那只是用来传递朝廷邸报的,寻常百姓的信件,只能自己想办法,托人去送。

    修行中人的白鹤传信,也是因此而诞生的。

    “那我们真要去帮她送信吗?”

    “不送。”卓景宁摇头。

    缘儿:(((o(*?▽?*)o)))你这样当和尚,就不怕佛祖一道雷劈死你吗?

    看着缘儿那张精致的小脸满是困惑,卓景宁不由轻声笑了起来。

    “这位大妈的女儿,多半是没了,我们两个何必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呢?”卓景宁说道,“信守诺言,有时候付出的代价可不小,所以大丈夫行走江湖,在这种和自己无关紧要之人的事情上,该毁诺时便毁诺。”

    “可你不是和尚吗?景宁哥哥。”缘儿眨了眨眼,小声嘀咕。

    “你说我这身行头啊?我那是为了方便收租,特意剃得光头,这戒疤也是我自己烫的,怎么样?看起来是不是特别像?”卓景宁一摸自己的光头,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他要带着缘儿,这缘儿迟早会知道他不是和尚,那么索性就先说明白好了。

    缘儿:?((?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