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再也不用装正人君子了 > 11、你可知为何此为人间?(上)
    伸手不见五指的林子里,一道身影缓缓弯腰,将地上的一名女子给背了起来,然后快步朝着僵尸镇上走去。

    僵尸镇上,过半人家已然没了灯火。

    但僵尸镇终究是占了地利,不比其他山镇,要繁华许多,因此这会儿的镇子上,还有不少铺子里还向外透着烛光。

    许家医馆。

    时候不早,医馆已然关门,不过门缝里还有些许烛光散落出来。

    卓景宁抬头看了看,便伸手敲起了这家医馆的门。

    片刻后,一少女声音响起:“来了,来了。”

    医馆的门很快打开。

    ……

    李依依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正好听到有人在她身边交谈。

    “这位公子,令夫人体内的寒气已经去了,但胎儿是保不住了……”

    “我知道了,还有别的地方需要注意的吗?”

    “老夫开一副药方,公子带回去,每日按时煎服即可。”

    “有劳大夫了。”

    “老夫应该的,不知道公子对药材可有要求?”

    “有。”

    “请公子直言,老夫这医馆不敢说包罗天下药材,但上等药材从来不缺。”

    “药材用最便宜的。”

    “额……好吧。”

    李依依不由睁开眼,朝着说出“药材用最便宜的”这话那人的声音传来方向看去。

    一开始她听着那男人的声音,由于刚醒来,身体有些乏力,神智有些不清,她还以为是平日里最会哄她开心的师兄,尤其是大夫说令夫人时,这男人还没否认,但听到这一句话,她顿时心里明白过来,那不是她的师兄。

    她的师兄已经在他们被鬼祟追杀时,丢下她跑了。

    那么这个男人是谁?

    李依依被鬼祟的阴气入体,所以并没有看到那毒血咒所化恶鬼出现的那一幕。

    许大夫这时见到李依依醒了,便冲着李依依指了一指,说道:“公子,令夫人已经醒了,那个……真的不需要用好点的药材吗?”

    “不用。”卓景宁摇了摇头,用啥好药材啊,这又不是他媳妇。他没有否认大夫对李依依的称呼,只不过是照顾李依依的名节罢了。

    毕竟李依依什么症状,在这种老医师眼里,那是一清二楚。

    他又是大半夜背着李依依来的,还是用沉默来误导这位老医师比较好,免得生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来。

    这世道,女人的名节可是很重要的。

    许大夫见到李依依醒了,卓景宁还是这番态度,便放弃了推销好药材的想法,出去用最便宜的药材开一副药方。

    卓景宁看向了李依依,他是认得李依依的,不过此时卓景宁这一副马甲面孔,李依依自然是认不出来,眼前这位就是她太阿山年轻一辈第一人,江湖上名气不小的仁义道长青阳子。

    李依依被卓景宁看着,心里略有些慌,毕竟卓景宁这一个魔道马甲的面孔,俊秀归俊秀,但目光阴鸷,实在是不像好人,被卓景宁这个魔道马甲看着,跟在野外被凶兽盯住了差不多。

    她想了想,便开口道:“多谢这位公子的救命之恩!”

    “我也不想知道你是谁,救你只是我刚好路过。对了,诊金我帮你垫了,算上大夫准备去开的药方,一共五两三钱银子。”卓景宁面无表情的说道。

    他的马甲一旦被他“捏”出来,相应的说话声音也会随之生成,他只需要注意一下说话的语气就行。

    “多谢这位公子。”李依依心中有些感激,刚才大夫的话她都听得很清楚,不禁再次道谢。

    然后李依依将手腕上的镯子摘了下来,递给卓景宁。

    但卓景宁没收。

    目光扫了一圈,确定是云松山人最宝贵的家传玉镯后,卓景宁说道:“这是你的信物,若是你不能做主,就别拿出来,免得给我添麻烦。你现在手里没钱,可以等你手头有钱了,去凤山找一个叫李不成的人,把你欠我的银子给他便是,我正好欠他三顿酒钱。”

    这个叫李不成的,自然是他最后一个正道中人马甲。

    “凤山?”李依依闻言,微微拧了下眉头,她略显迟疑,然后小心翼翼的看了卓景宁一眼后,刻意压低嗓音问道:“可是号称十步一反贼,户户皆盗匪的凤山?”

    “放心,我和凤山乌合之众不是一伙的。”卓景宁知道李依依的顾虑,于是这样说道。

    “公子,这凤山我不敢去……”李依依连连摇头,这去了凤山,回来有几个能不被当成反贼给砍了脑袋?

    卓景宁听到这话,眼底浮现一抹暗笑,他等的就是这一句,于是他装作一脸随意的问道:“那昨晚弃你而去的,是你什么人?可替你垫付一下吗?”

    “他是我师兄……”李依依下意识的说道,然后双眼一下子黯淡无光。

    “这就行了,我找他去。”说完,卓景宁不给李依依再开口的机会,直接走了出去。

    伸手推开门,卓景宁往医馆前门走去,这时有一身着青色罗裙的少女迎面走来,少女见到了卓景宁,立即就没好气的冷哼了一声,然后扭头就走。

    卓景宁略微愣了愣,他看着这少女的背影,倒是身影妙曼,看得他不禁心头微微泛起了些许涟漪,不过卓景宁更多的还是感到莫名其妙。

    这谁啊?

    莫非是晃动脑袋能听到大海的声音吗?

    然后卓景宁想了想,好像是昨天晚上给他开门那个少女,那么十有八九是那位许大夫的女儿。

    于是卓景宁就收起了心里头的那些许不爽之意。

    “那又是怎么回事?”卓景宁记得自己就在这少女开门后,对她道了一声谢,然后问大夫在不在,之后就和这少女没接触了呀!

    “难道是昨晚上没看清我这张脸,今天发现我长得不像好人,所以正义感爆棚了?”

    卓景宁神情一呆,然后果断不去想这件事。

    走出医馆,在镇子上买了两屉小笼包,自己吃一屉,另外另一屉小笼包,是卓景宁买给缘儿的。

    “多亏了缘儿啊!”卓景宁想到自己此时这一个魔道中人的马甲身份,心中不由涌起感激之意,若不是缘儿给他东西,教他催神咒,让他请来了桃花仙子,他不知道要何时才能发现自己这外挂一样的能力已经升级了呢!

    “不过说起来,这升级地真得好突然啊……”卓景宁对此还是百思不得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