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游戏体育 > 火影之宝箱系统 > 第22章 大雨封路
    “擦在皮肤上凉飕飕的很舒服呢,而且味道也很好闻,有点淡淡的茉莉花香。”筱崎步美爱不释手地把玩着精致的小瓷瓶,显得有些雀跃。

    “嗯,你喜欢就好。每天早晚都抹一次,过几天看看疤痕有没有淡化。”贤羽慵懒地测过身子,随着马车的颠簸,他已经有了点儿困意,外面的光线有些刺眼,便将脸埋向了小丫头的怀里,鼻尖飘过少女的体香,洽意无比。

    筱崎步美感觉到小肚子上隔着衣物的触感,一时间俏脸上浮现红霞,小心翼翼地将腰间挂着的忍具包扒拉到一边,生怕磕到自家少爷,右手架在胸前抓着左侧腰,努力用衣袖去遮挡光亮。

    马车依旧颠簸,车厢里一时陷入了沉寂...

    时至中午,不知何时下起了蓬勃大雨。雨滴落在马车棚上,滴滴答答地很是烦人,

    “前面堵路了!”突然车队前方有人大喊。

    “嗯?”贤羽本就被雨滴声弄的半睡半醒,此刻有人大呼小叫,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小羽,怎么了?”一路舟车劳顿,小丫头兴许也是累坏了,直到贤羽从她怀里起身,才猛地惊醒。

    贤羽脸色凝重道:“小心一些,刚刚有人喊前面堵路了,说不定就是拦路的盗贼设了路障。”

    要知道,在火影世界虽然忍者的战斗力远非普通人可比。但除了个三代雷影,还没见过谁能万人敌。

    忍者是出了名的攻高防低小脆皮,哪怕是被一个普通人拿刀子偷袭了要害。如果因为什么原因没及时用防御忍术,或者躲避招架。该死照样要死,依旧肉体凡胎。

    “嗯。”筱崎步美神色肃然,团藏的行事风格可不养闲人,她也算是团藏的半个弟子,自然不是什么花瓶。

    “我们出去看看,这马车里堆满了稻米,就这么点儿地方也是闷的很。”贤羽说着就跳下了马车。

    雨下的很大,此刻车队正停在一个峡谷里,两旁是茂密的植被,十七辆马车排成了一条长龙。

    贤羽两人的马车吊在最末尾,由于雨幕和障碍物的阻挡,并不能看清车队前方的情况。

    贤羽略微打量了一下,每辆马车都有个车夫,以及两名护卫打扮戴着斗笠的汉子。

    刚下车大雨顷刻间就将贤羽全身淋湿,不过他穿的忍服本身就有一定的防雨功能,虽然外面看上去湿透了,里面一时半会还不会渗水进去。

    “这位大叔,我们这是到哪儿了?”贤羽向其中一位离自己近些的国字脸中年护卫打听道。

    国字脸护卫瞥了他和他身后的步美一眼,抱怨道:“这里是康松山大温谷地界了,真该死,这雨说下就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只能冒雨赶路。”

    “谁说不是呢,喏,大叔,要不要来一口暖暖身子。”贤羽从兜里摸出个小酒壶,递到国字脸中年面前。

    “宿主购买优质的米酒(三两散装木壶)x30,消耗1钻石。当余额1439钻石。”

    听到系统提示,贤羽表示出门在外,该花的钱不能省。

    筱崎步美则是站在身后不停打量四周。

    国字脸护卫眼睛顿时一亮,小心翼翼用斗笠遮着雨,打开瓶塞对着灌了一大口后“爽!真是好酒啊,不比那小云楼的云酒差。小兄弟,大叔我这一口下去怕不是至少喝了几十两银子啊,我叫牙芈跌,你叫我牙叔就行。呐,小兄弟你也来口暖暖?”

    “好咧。牙叔,您叫我小羽就成,她是小美。”贤羽接过酒壶也是灌了一大口,确实是好酒,很甘醇。前世虽然不是什么酒鬼,却也时不时会喝两口。这优质的米酒,说不上什么绝品,却也相当于前世上好的农家酿了。

    贤羽看似在跟护卫闲聊喝酒,其实只是找他打个掩护,一直在暗暗观察周围,最终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埋伏,便又打听道:“牙叔,这车队前头发生什么事儿了,都停下来好一会儿了。给,您再来口。”

    “还不是这场雨搞得,前面谷口窄,又塌方了。路全堵死了,马车根本过不去。”牙芈跌越发看面前的小子觉得顺眼,乐呵呵地接过酒壶喝了起来。

    “掉头,掉头!去阳西村!今晚先去阳西村过夜。”

    这个时候车队前方传来喊声,一节一节传过来,没一会儿全都知道了,转道阳西村过夜。

    “这阳西村是离这儿最近的一个村子,有二十几户人家,小羽小美,你俩到车上去,这外面雨那么大。小心感冒了。”牙芈跌倒是个很能聊的人,说着说着见两个孩子浑身都湿透了,便招呼道。

    “牙叔不用担心,别看我俩年纪小,好歹也是个忍者,这点雨不碍事的。马车里闷,就在这跟您边走边聊,挺好的。”贤羽笑了笑,之前是路途枯燥,才趴马车上睡觉。等会儿就到村子落脚了,还是多收集收集情报的好。

    毕竟收集情报才是忍者的本职。

    筱崎步美则是跟在贤羽身后,完全当自己是个小透明。也不插话聊天,就这么默默跟着。她不太擅长跟陌生人搭讪,好像原著里团藏教出来的手下人际交往上大多数都有问题,冷冰冰的。只有少部分几个活泼的。

    “那我去给你俩拿个斗笠。”牙芈跌跑前头马车上和马夫说了几句,没一会儿就拿着两套斗笠雨披给了两人。

    “谢谢牙叔了。”贤羽说着便边套上了雨披戴上了斗笠。

    “谢谢牙叔。”筱崎步美清脆地道了谢,也穿戴上了雨披斗笠。

    一路上贤羽跟牙芈跌胡天海底啥都聊,倒是探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直到走了一个多小时,才远远看见远处朦朦胧胧好像有座村子。

    随着村子越来越近,贤羽和步美均是眉头皱了皱,然后对视了一眼。

    有血腥味!

    “停下!都停下!”车队的前面又传递过来指令,让大家都停下。

    “我去前面看看怎么回事。”贤羽说着就往前面跑去,步美紧跟其后。

    “唉,这俩孩子...”牙芈跌有些不放心,跟另一名护卫同伴交代了声也跟了上来。

    车队领头的马车被几个一脸凶相的大汉拦住去路,十几个商队护卫正和对方对持着。

    当贤羽来到这里时,便到看到更远处村口,二十几个一脸凶相的大汉正和三十几个村民装束的人厮杀着,地上已经躺了七八人。看形势人少的一方反而占着绝对优势,人多的一方被杀得节节败退。

    商队头领那个肥胖的商人花旗见到贤羽和步美顿时脸色阴沉地呵斥道:“你们过来干嘛?可别多管闲事!招惹了这些黑风寨的土匪我可不管你们俩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