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贞观从拯救老爹开始 > 167、汤和伤,你是,魔鬼!
    这情形下,还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的人,用唐人最近兴起的一句口头禅表示:那铁定是啥笔!

    田中只需要略微思索,他就能断定自己不是啥笔。所以,不能再说任何一句有关书的话题了,什么王家不王的?反正田中某没说过!

    搬来一条飞虎军最近新换办公椅子,唐河上将靠背放在前面,人跨坐在椅子上,双手搭在靠背上,最后将头放在手上道:“继续说说呗,唐某很好奇,王家是哪一家啊?苏我君,田中君,你们谁先说呢?”

    苏我三郎直接闭上了双眼,嘴巴也紧紧闭着,看样子是不打算对唐河上再说只言片语。

    田中不着痕迹瞥了一眼旁边的正史大人,随即也有样学样闭上了眼睛。

    只是,田中那一直在抽搐的脸部肌肉述说着他对接下来酷刑的害怕!毕竟,那位县伯都说了,有那种不伤人身体,还让人生不如死的酷刑!

    虽然田中某在倭国没见识过,可大唐地大物博,人杰地灵万一真有呢?

    某是武士,死亡也就是一刀的事情,所以绝对不怕!可生不如死那种煎熬......咦~阔怕,不寒而栗那种!

    “呵呵!”

    唐河上淡淡一笑道:“看来二位是真不打算说,要死磕到底了!不错,很有武士道精神嘛!唐某最喜欢这样的人了,不然不好玩嘛!苟校尉,去,把这位苏我君放下来,绑在长凳上躺着,然后把鞋脱掉!”

    “末将得令!”

    苟南山一下子直立起身躯,右脚脚跟在左脚脚跟处一磕,发出“砰”地声响,然后一脸坏笑朝着苏我三郎走去。

    那步伐很快,堪称三步并作两步。可以看出,这位飞虎卫的审讯大队长有些......急不可待啊!

    苏我三郎并未反抗,而是一口唾沫吐在了地上,像极了视死如归的英雄!

    “咦,你这狗日的!”

    看到此情,苟南山骂骂咧咧扬起手就向苏我三郎的脸上扇过去。

    苏我三郎也不躲闪,闭着眼睛等着那大手落下!

    “住手!”

    就在苟南山的巴掌距离苏我三郎只要两拳距离,唐河上出言阻止道:“苟校尉,不必如此,等会儿让你亲自行刑出气!”

    苟南山将手收回,转头给了唐河上一个感谢的眼神,然后将苏我三郎平躺着捆在了长凳上。

    脱下苏我三郎的靴子,露出光秃秃的臭脚,苟校尉觉得这牢房里的苍蝇怕是要一网一网往下落!

    接下来的行刑要不换个人来做?

    脑子里天人打架啊!以苟校尉的聪明才智,自然猜到了这行刑肯定和脚有关!若是自己行刑,这脚太臭了!若是让手下来行刑,怎么在驸马爷面前卖个乖面?

    罢了,臭点就臭点吧!能帮驸马爷做事儿的机会可不多!

    “呼!”

    吐出一口气,苟南山咧出笑脸转头对着唐河上道:“驸......额,县伯,下面怎么办?”

    “简单!”

    唐河上笑道:“用你刚刚拔来的鸡毛刷他的脚心,第一次一下,第二次刷两下,以此类推!”

    “这么简单?”

    苟南山脱口而出,一脸不可置信。

    唐河上点点头道:“照做!”

    “诶!一!”

    “不用数出来,心里清楚就行了!”

    “好!末将重来!”

    苟南山这次在心中默数了一个“一”,然后用鸡毛轻轻在苏我三郎的脚心刷了一下!

    只见,苏我三郎那只臭脚一下子脚指头都挖紧了!

    对很多人行过刑,熟悉人身体反应的苟南山清楚发现,绑着的这个倭人全身都绷紧了!

    然后,连刷两下、三下!

    苏我三郎嘴巴张了一下,感觉脚心痒死了,想笑,终究忍住了!这点小痒,作为苏我家的武士一定要忍住,不能丢了苏我一族的面子!

    然后四连刷!

    “哈!”

    嘴巴像是不受控制一般,苏我三郎一下子笑了出来。

    “哈哈!唐河上!”

    “哈哈哈!我!”

    “哈哈哈哈!不怕痒!”

    “哈哈哈哈哈!这点!手......!”

    “......”

    “......”

    苟南山像是玩上瘾了一般,左边刷的速度越来越快,左边刷完刷右边,就差哼唱“洗刷刷,洗刷刷,喔喔!”

    苏我三郎的反应也变成了:

    “哈哈哈......汤!”

    “哈哈哈......和!”

    “哈哈哈......伤!”

    “哈哈哈......你是!”

    “哈哈哈......魔鬼!”

    “......!”

    “哈!”

    最后一声哈之后,苏我三郎一下子没有了反应!

    苟南山停住了手,转头指了指苏我三郎道:“驸......咳,县伯,他笑岔气了!”

    “想叫驸马叫就是!”

    唐河上翻了一个白眼道:“弄一瓢水,泼醒他!一瓢不够再来一瓢!”

    “好嘞!驸马爷!”

    果然,一瓢水不足够将苏我三郎泼醒,苟南山用了三瓢冰水,才让苏我三郎悠悠转醒!

    醒过来的苏我三郎看上去精神很差,仿佛从鬼门关拉回来的一般!

    “驸马爷,您这办法是个好办法啊!再来两次,末将保证铁坨坨都能开口,还别说是个倭国小矮子!”

    苟南山咧嘴一笑,换了两根鸡毛准备继续左右开弓!

    唐河上却阻止道:“不急,换个人先,别一下子弄死了,不好玩嘛!”

    “好嘞!”

    苟南山将苏我三郎松了绑,然后如同拎小孩一般拎着苏我三郎又挂回了十字架!然后咧出一口黄牙,笑着对田中熊大道:“这位,该你享受了!”

    “唐河上!你不要逼我!”

    那田中大声道:“我是个武士,可杀不可辱!”

    唐河上微微一笑,不接话。

    苟南山将第一节绳子解开,然后将手伸向了第二节绳子。

    “慢!”

    突然只听田中熊大大喝一声,那气势竟然险些将苟南山喝退一步!

    田中熊大深吸一口气,双眼紧紧闭上,这一刻像极了视死如归的苏我三郎!

    然而,紧紧一句话,田中熊大这份视死如归的气势顿时荡然无存。他嘴巴微长到:“我说!别搞我!”

    苟南山一脸错愕,转头看着唐河上,脸上的神情仿佛在说:卧槽,这就说了?

    唐河淡淡一笑吐出了一个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