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文坛缔造者 > 47 我是一个拿着笔杆子的心理医生
    “还能送给谁?”

    叶怀瑾一挑眉,他笑得很怪异,因为看上去不开心也不伤心,但是就是在笑着。

    “送给那些在那种陌生的感情面前,在那种以其温柔和烦恼搅得他们不得安宁的感情面前,踌躇良久,想为它安上一个名字,一个美丽而庄重的名字:‘忧愁’的孩子们”

    这本书,算的上真正送给那些以为自己跌落进人间最深邃的深渊当中的那些孩子吧。

    叶怀瑾本来没有打算将这本书提前问世,但是,在他看见那一个被自己的人间失格所拯救孩子的父亲发的贴子之后,就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这个世界上,并不缺乏那些和自己一样的少年。

    他们彷徨,他们迷茫,他们不知所措,他们自认为孤独,他们喜欢用冰冷的黑暗代替暖阳来填塞自己的心房。

    多么似曾相识的画面啊。

    不就是,叶怀瑾上辈子的事情吗?

    所以,为了让那帮孩子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懂他们,为了让那帮孩子知道,这个世界并不是那么的糟糕,至少对于孩子来说,是那么一回事情。

    从那时起,叶怀瑾就决定了,先解救那帮沉浸在黑暗泥潭当中的孩子们。

    用文字来拯救世人,这本该是一个文人要做的事情。

    “听起来,像是写给你这个年纪的人的?”

    陈熙作为过来人,当然明白和忧愁挂钩的是哪一段年纪。

    大人们总会觉得,那些少年,能有什么烦恼?

    无非是今天玩累了,然后睡一觉就又精神满满了。

    但是,少年人的烦恼,又怎是那些忙于生计,照顾家庭的大人们能够理解的呢?

    或许,在所有人看来,少年,是属于人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他们拥有着这辈子最火旺的朝气,用之不竭取之不尽。

    没有人会在乎他们的烦恼。

    但是陈熙很清楚,在她当初那会十分的迷茫。

    少年,是人生中最迷茫的时期,也是忧愁多到理不乱剪不断的时候。

    他们的愁绪遍布整个天空。

    爱情,事业,家庭,未来等等,无数个代名词都变成了沉甸甸的大山,然后压在他们身上。

    看起来,朝气蓬勃,但是,他们想的很多。

    因为旁人不理解,所以他们选择了一种道路,一种宣誓住自己精神主权的方法,那些能够躲避妄想揣测他们想法但是实则完完全全不能体谅他们的人的方法,叛逆。

    很多时候少年的叛逆,往往都是被逼无奈。

    因为,没有人教他们正视忧愁的手段,也没有人能够懂他们。

    喜欢在朋友圈发点“这个狗日的青春啊!”,“开心点吧,因为没有人会为你感到开心”,“再深的感情,不懂珍惜,也会淡

    再好的关系,不去维系,也会散”等等。

    他们发这些看起来多愁善感的文字,要的不是看见了默默点上一个赞。

    他们不缺一个为他们点赞的人,而是缺一个能够走进他们内心深处,懂他们的人。

    现在,有人懂他们了。

    “要是我能够早点遇到你,至少我不会在那个时候也陷入迷茫和叛逆了。”

    陈熙笑着摇摇头,她对叶怀瑾这个鬼才一般的大脑颇为敬佩。

    似乎眼前的这个人脑子当中有着层出不穷的点子,也有着永远不枯竭的灵感。

    仿佛,他是上天派过来拯救那些深陷在苦难当中人们的天使。

    “现在不是有了吗?”

    叶怀瑾听见陈熙的话之后,笑得很开心。

    算起来,这阵子,笑脸出现的越来越多了。

    真好。

    叶怀瑾余光看到了日历,十二月份了,冬天到了,春天不会晚了。

    也许,等到来年积雪消融,春风卷起杨柳嫩芽的时候,他就可以走出这一方小小的房间了。

    “你写完了?要知道现在就发的话,你的那两本书市场还没有完全消耗好,而且你的速度也太快了。”

    “当然没有,我没有那么多的精力。”

    叶怀瑾看着陈熙那种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摇头否决了。

    听到叶怀瑾的否决之后,陈熙松了一口气,要是这个写作速度,那么眼前的这个少年,完完全全不是一个作家。

    而是一个码字机。

    “不过也快了。”

    叶怀瑾想了想自己电脑当中存的稿件,这阵子天天都在忙这件事情,就差一个结尾了。

    陈熙眼神当中包含了很多情绪。

    她本来想说,天才和凡人差距不会太大,但是现在看来,天才独立于凡人之外,还是有原因的。

    “知道你被称作什么吗?”

    “什么?”

    “灵魂作家。”

    陈熙在说话的时候,时时刻刻都盯着叶怀瑾的脸部,想要从他脸上看出点东西出来。

    不过,叶怀瑾的感情反应点和常人不一样。

    在她说出灵魂作家这四个字之后,叶怀瑾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出现。

    还是那一张扑克脸,莫得感情。

    “我并不认为我能够被称作灵魂作家。

    在我心中,所谓灵魂作家,应该给人一种当头棒喝的感觉,使得读者能够明悟的。

    我还算不上。”

    叶怀瑾很淡然,他心中的灵魂作家,类似于鲁迅,村上春树,迪伦这些等等。

    他曾经也想过自己的定位。

    在三思之后,他把自己定义为......

    “拿着笔杆子的心理医生。”

    “这是你对你自己的定位?”

    陈熙觉得有些好笑,不管什么和叶怀瑾搭上边都无所谓,但是就这个心理医生不行。

    开玩笑,一个精神病,一直认为自己能当心理医生。

    这不是误人子弟吗?

    要是眼前的这个人算是正常的话,那么院子那一刻歪脖子树,就不该存在在那里。

    这个家伙病房的床头上面,就不该写着那两种病。

    “是的,我认为我自己就是这样的人。

    所以,别让他们再说我什么去死,绝笔之类的。

    我活的很好,我也不会去死。”

    叶怀瑾到现在还惦记着那个标题。

    他害怕,画风会彻彻底底的歪掉。

    “那是老刘的问题。况且,你自己不愿意透露出自己的真实信息,那些人都会猜测咯。

    毕竟,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叶怀瑾阴沉沉的,他感觉,有必要和老刘谈一谈。

    那个家伙,现在的画风也开始往诡异的方向发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