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黑夜绽放的玫瑰 > 番外 末裔之神
    离黑雾那件事现如今已经过去了三年。

    潇訫因当时拖累了异世魔女,所以当场自挖一只眼,而箫熙当时为了保护身受重伤的潇訫,最终死在了黑雾临死前使用的毁灭技。

    为了不被人看出破绽,所以三年里一直都是用头发遮住被挖掉的左眼,虽然一开始有些不太习惯,但现在基本上已经习惯了。

    “麟姐,我给你带了点礼物。”潇訫拿着礼物走进客厅说道。

    “她出去和邪神王庆祝节日了。”夜影寒端着热茶走过来放在桌上,说道:好像是神魔世界每十万年举办一次的“神魔日”。

    “是吗...?!”潇訫听完有些失落,默默地将礼物放在桌上,拿起热茶喝着,一言不发。

    “三年过去了,你好像已经成长了许多。”夜影寒坐在沙发上,仔细的看着潇訫。

    “是啊”潇訫苦笑道:三年前,我和箫熙来这找麟姐帮忙,谁知道最后就剩下我一个人。

    新时代的神只剩下我一个,难免会改变很多。

    “你的眼睛....”夜影寒欲言又止。

    “没事儿,三年过去了,早就习惯了。”潇訫虽然嘴上说没事,可夜影寒还是看出她在强颜欢笑的表情,但是没有揭穿,毕竟每个人都经历过不好的事情,为什么明知道别人的痛处是什么,还要故意去刺激对方的伤口呢?

    “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我....”夜影寒话未说完,潇訫突然起身,说道:既然麟姐不在的话,我就不打扰了。

    下次,下次我们再继续聊,先这样吧!

    说完,潇訫很快离开了基地。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潇訫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一直在回想三年前的那些事,每当想起箫熙临死前的表情,以及在最后对自己说的话,整个人就非常难受,就像是欠下了许多无法还清的债一样。

    “嘭”一声,一个戴着暗红色兜帽,穿着一身黑的男人撞了一下潇訫,和她擦肩而过,可潇訫却只是沉浸在三年前的悲伤当中无法自拔,根本就没注意这个男人就是三年前的那个罪魁祸首。

    三年前的最后时间。

    “哈....哈哈!”遍体鳞伤的黑雾倒在深坑里大笑着,说道:很久没有大战一场了,就算今天败在一个女流之辈的手中,我也心服口服!

    “谁叫我实力不如对方呢?”黑雾在临死前还要自嘲一下,这让站在深坑上面的异世魔女感到疑惑。

    “我输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过,我还有一个小请求,希望你可以给我留个全尸,因为我很怀念故乡的玫瑰,只想在死后让自己的尸体被埋葬在玫瑰之下,这就已经足够了。”

    异世魔女点头说道:你是个不错的对手,可惜站错了阵营,选错了对手。

    说着,异世魔女双手交叉于胸前,说道:答应对手临死前的请求,这也是一种尊敬,希望你下辈子不要再一错再错了。

    黑雾笑着闭上眼,暗想:如果罪孽深重的我还有资格轮回的话,下辈子我要救赎自己,毕竟,我还是不习惯当一个反派啊!

    “呼”一声,从天而降一道金色光柱覆盖了黑雾整个身体,然后,他的灵魂逐渐变为了一片片白花,最后消散在风中。

    异世魔女看着黑雾死亡后,转身走到潇訫身边,安慰道:人生不能复生。

    可站在一旁的夜影寒却有话想说,因为他知道异世魔女拥有可以复活的能力,毕竟自己曾经多次死在她的手中,每次都成功被复活,可异世魔女却已经知道夜影寒想说什么,所以只是用一个眼神就已经让夜影寒被吓到不敢说话。

    “可我听说你精通全宇宙所有的知识和能力,如果只是复活人的话,这是不是也....?!”潇訫的话还没有说完,异世魔女便打断了她,说道:不要相信这些流言蜚语,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我不是全知全能的类型,所以你也只能接受现实了。

    潇訫看着怀中死亡的箫熙,低声说道:那还有什么其他办法可以救他吗?

    异世魔女想都没想,就说道:办法总是有的,只是你得一个人去解决,因为外人总不能一直都在你身边帮助你,你要学会自力更生。

    这句话不只是对潇訫说的,更是为了让夜影寒记住,因为他不仅什么都不会,而且还整天啃老。

    只是夜影寒觉得异世魔女说的这句话应该不是对自己说的,所以也没怎么在意。

    结束后,异世魔女帮助潇訫一同处理了箫熙的尸体,然后他们互相告别了对方。

    在回基地的途中,夜影寒问道:你不是拥有复活的能力吗?

    “你以为我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异世魔女解释道:你和别人不同,我复活你,只是扣除我自己的寿命,无论复活你多少次,被扣除的也只是我一个人的寿命,不是因为我对你有什么好感,只是因为你对我还有用。

    而那个家伙对我而言只是一个外人,我堂堂一个“异世魔女”,凭什么要为了一个对我毫无价值的外人而浪费我自己的寿命?

    我每次复活你,这被扣除的寿命都是递增的,第一次1年,第二次3年,第三次5年,你一共被我杀了276次,自己算算我为了你而扣除了多少年的寿命。

    好在我的寿命接近于永恒,要不然我还真扛不住被扣除那么多年的寿命。

    “你这还是单数递增?”夜影寒说道。

    “我倒是希望自己可以决定,奈何我没有掌控轮回之路的资格。”异世魔女叹息道:如果可以掌控轮回之路,那就可以....

    在黑暗废城大殿内,黑雾的雕像碎裂了,胸前的蓝色水晶先是慢慢变暗,等到完全变暗的时候,最后碎成了粉末被风吹散。

    “提醒他不要被拖延时间,果然在第七天的最后一秒死了。”

    “时间把握的刚刚好,不知道该说他很会计算呢,还是该说他的对手很厉害呢?”

    “算了,反正,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要不是最近黑暗势力太缺人手,我也不会一定要留着你。”

    与此同时,在北方其中一座被遗忘的荒城内。

    “你们不需要知道太多,只要服从,就能苟活。”

    其他人看着眼前这个一头暗红色长发,深紫色眼瞳,暗白色皮肤,耳朵戴着蓝白色耳环,左边腰间佩戴着一把刻着“戏天”的黑白色长剑,穿着一身黑的奇怪男人,只是觉得他有点像cos,所以并未在意。

    男人随手打了个响指,人群里随机出现当场肉骨分离的情况,由于画面过于血腥,其他人只能紧闭双眼,但强烈的血腥味还是让他们吐个没完没了。

    “说实话,我呢,算了,你们就称呼我为戏天吧!”说着,戏天从衣服里拿出了一幅画扔在众人面前,说道:我不喜欢找人,所以,我给你们七天时间,找到这个人,然后带到我的面前。

    你们可以拒绝、逃跑、敷衍了事、问问题、不过,拒绝者,杀鸡儆猴,逃跑者,变为废人,敷衍了事者,当众折磨致死,问问题者,不会有事。

    其余人一听,便有一群人开始不停的提问。

    戏天笑了笑,直接引爆了这些提问的人,说道:耐心听完,这可不只是一种好习惯,更可以保住你们的性命。

    因为整个城市都被遗忘,所以也没什么人离开过,但前段时间黑暗猎魔人联盟的成员被神化组织给阴了之后,一部分人就暂时留在这养伤了。

    所以帮他们治伤的人一眼就认出了这画里的就是“异世魔女”,而且离的也不是很远,走路的话只要三个小时。

    戏天听到后,心情大好,可他并不想过去,不是因为懒或者体力不好,而是他就是不能这样做,没有原因。

    其他人都很离开,只是迫于无奈,只能一个个都和木头般待着。

    “不管怎么样,你们,将这女人带来。”话音未落,天空突然落下几道黑色天雷只劈在戏天的身上,众人都被吓到了,每个人都以为他死定了,可是当烟雾散去的时候,戏天毫发无损的站在原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道:就这点微不足道的伤害可远远不够我享受。

    说着,戏天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释放黑色天雷的位置突然被无数道雷电轰到连渣都不剩。

    在神魔世界。

    “你们有没有看过这家伙?”几个男人拿着画说道。

    “这好像是那个天天找人决斗,却从不动身的戏天吧?”一个中年男人说道。

    “为什么他会这样?”

    “找人决斗,是出于无聊,不愿动身,或许是因为个人经历吧。”

    回到现在。

    戏天打着哈欠,躺在树荫下,说道:我已经开始无聊了,有才能的就稍微展示一下,没有才能的,那就只能去死了。

    先别急着逃,也别胡思乱想,等我数到三的时候,你们再开始表演才艺。

    在他们什么都没做的情况下,戏天原本是想大开杀戒,但在看到一个小女孩紧紧抓着中年女人手的时候,突然觉得滥杀无辜也没什么意思,可自己就是不想走动,然后就自杀了。

    死后的尸体一同消失了。

    “嘭”一声,戏天一拳打飞了压在身上的钢板,坐起的时候看着四周放满了建筑材料,很明显自己正在工地里面,这离自己的目的地还是很远,于是又自杀了。

    第二次复活的时候,戏天出现在新建的天台上,虽然还是不太满意,但至少在这上面可以看到不错的美景。

    “有一说一,这上面还真是....充满了很重的油漆味。”戏天在天台栏杆蹭了一下,没有蹭到多少油漆,反倒蹭到一些和油漆黏在一起的红色液体。

    虽然油漆味很重,可戏天还是一下子就知道这是鲜血,按照自己以往的经历,但凡遇到这种事,不出多久,一定就会死。

    即使知道这里很危险,戏天还是不肯离开,干脆直接倒在地上开始休息。

    潇訫来到一家便利店准备买点午餐的时候,发现里面没人,但在收银台的下面看到了少量的血迹,内心深处的正义感突然越发强烈,开始认真寻找四周的蛛丝马迹。

    一路寻着血迹就来到了戏天休息的天台,看着戏天这一副和社会败类差不多的样子,又注意到天台栏杆露出一部分血迹,想都没想,上去就是一脚踩在戏天的胸口,说道:你居然敢滥杀无辜?

    戏天缓缓地睁开眼,说道:说归说,能不能先把腿伸回去?

    “罪孽者不可饶恕!”说完,潇訫突然被戏天推开,戏天起身拍着身上的灰尘,说道:你如果真有什么毛病,我建议你多吃点毒药,因为这样你就不会再头脑发热了!

    “你说话前就不先思考一下吗?”潇訫捏了捏手,说道:遇到我,那就是你的不幸。

    “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戏天扭了扭脖子,只是右食指一动,潇訫便突然跪在戏天的面前,身体完全无法控制。

    “没见识是一码事,没事找事又是另一码事。”戏天双手交叉于胸前,说道:头发长见识短,这不是你的错,而是这个可悲世界造成的影响,可你非要自寻死路,那就是你的问题了。

    在这三年里,潇訫也不是无所事事,她在异世魔女那边学到了不少东西,其中就包括如何挣脱束缚。

    她咬破舌头将血吐在地上,戏天知道她想做什么,可并不打算阻止。

    地上的血凝聚成一朵玫瑰的形状,戏天笑着说道:希望下次,我们不会成为敌人。

    说完,地上的血突然变成一根藤蔓刺穿戏天的心脏。

    看着戏天倒下的时候,潇訫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戏天死后,潇訫恢复了行动,走到天台边看着陌生而熟悉的环境,回头看了一眼戏天的尸体,这一刻,潇訫很想解脱,因为自己真的已经承受不住任何事情了。

    可她还是在跳下天台的前一秒控制住了,脑海中浮现箫熙的身影,如果自己死了,新时代的神也就不复存在了,至少,在自己临死前,得先将意志交托给某个充满正义且靠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