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祖宗在上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赵子丹之死
    赵子丹真的就只犹豫了一下。

    虽然他理智上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也听到陆青‘我全都要’的宣言,但是自毁金丹……

    修得金丹,这是千千万万个修仙者,求之而不得的东西;整个飞云州,修士数不胜数,就那么三个金丹。在成为金丹之后,雄霸整个飞云州,一州之地十万里,无人敢不从。哪怕是已经下定了决心,可事到临头,又怎会一点不犹豫呢?

    可就是犹豫了这一下,什么机会都没了。

    ‘九烬神剑阵’接连的斩击,让他现在就只有两条路可选:

    他要不硬撑着青幕,然后等会儿连人带五彩莲花一同被斩毁;要不撤去灵力尝试自毁金丹,但在成功自毁之前,必死于剑阵之内!

    赵子丹本不该如此凄凉,然而他现在所能够掌控的力量,就只有这么多。

    随着九柄带着滔天魔焰的巨剑,一下又一下砍着,他体内的真元就如洪水一般的泄出。一同泄出的,还有他那本来就已经非常微薄的生命力。

    最终,那青幕再也抵挡不住了。巨大的神剑,彻底将青幕斩开,后续接连的火焰神剑,汹涌而下。在火焰神剑之下,赵子丹那苍老的身躯,就像是个不起眼的蚂蚁一样,被滔天烈焰所覆盖,然后就再无声息了。

    在飞云州威名传扬了几百年的赵子丹,就这么死了,尸骨无存,只有一颗金丹,在漫天火焰中,还在耀耀生光。

    陆青手一伸,赵子丹留下来的金丹,就随着他的摄取,缓缓入了他的手中。

    将此物在手里把玩了片刻,他忽然轻笑了一声。

    这颗金丹,并不适宜放在陆家。

    这不仅仅只是个宝物那么简单。

    毕竟,金丹这种东西,是从金丹修士的身上出来的。

    金丹修士,这是什么身份?他赵子丹怎么说,都是青峰门的太上长老,是青峰门三位代表性人物之一。

    赵子丹主动来攻打玉烟山,陆青作为玉烟山的主人,将其斩杀,没半点毛病,但这颗金丹怎么处理,却是很需要讲究的。连金丹都给昧在手里的话,陆家在青峰门的风评,恐怕会落到一个很难接受的程度。

    如果自己是真的彻底复活了,那没什么问题,赵子丹的金丹拿了就拿了,起码在这飞云州,没谁敢伸手,连窥视的目光都不敢有。

    但毕竟不是。

    他下次刷出复活选项,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无法真的家族每次有难,他都能真身来救。

    这种情况下,不宜与青峰门交恶。

    当然,就算是这颗金丹要还回青峰门,那也不是直接还回去就行了。得讲究点技巧、讲究点方式方法,怎么也得将这颗金丹的作用,发挥到最大。

    他的目光向东边望去,那里呆着的两个人,就是很好的目标。

    不过,暂且他当下还有一些事情要做。

    目光转到身下,可还有百余名赵家修士活着呢,其中还有好几名赵家修士。

    这些人,陆青可不打算放过。

    任由陆朝熙带人去跟他们打,难免会有死伤,不如自己动手。

    在得到了他的许可之后,火之龙魂兴奋的仰天咆哮,迅速直扑向下,一团浓烈的龙火,转瞬间就将一个筑基修士覆盖。

    死。

    其余的赵氏修士们,这才一个个反应过来。

    他们刚刚不是没有看到巨大的火焰神剑,把自家老祖淹没,也不是没有看到那颗耀耀生辉的金丹。

    然而,自家老祖无敌的印象,早已经深深的印刻在他们的心中了。甚至,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刚刚出生的时候,赵志丹就已经是金丹修士了。带着这股荣耀,背靠赵氏这光耀名门,他们成长了起来。

    他们是骄傲的,甚至比宗门修士还要更加骄傲。赵氏修士,连带在宗门里的一起算上,不过三百之数而已,这里面一共出了一个金丹、两个启明,十四个筑基。这个比率,冠绝安陵郡。

    自家的金丹老祖,是他们毕生荣耀所在。

    可……今日这荣耀就死在了他们的眼前,如卑微的浮游一般,被大火淹没,尸骨无存,连金丹都成了人家的囊中之物。

    这种事实,哪怕亲眼所见,又怎叫人能接受?

    但无法接受又能如何?当陆青驾驭着巨龙,转过头来开始杀人了之后,他们就算是再怎么不能接受,也得接受了。

    一个筑基修士被烧死,剩下六人开始分散逃跑。下方的练气修士们,也再无战意,有样学样。

    陆青双手合十,‘烬火灭却’转瞬间在一刹那间,锁定了六个飞得还不远的筑基修士。

    灭绝一切的深红火焰,瞬间在那六个赵氏筑基的身上燃起,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们就已经都死在了玉烟山前的这片天空中。

    嗯,陆青很注意控制,没有把储物袋烧坏。

    甚至,他现在都有点后悔——刚刚冲太猛了,应该让龙魂克制一点的,不该把飞舟给撞毁的……这飞舟看起来有三阶,最高应当能容纳三百人,去找炼器师和阵法师联手打造一艘,也得花掉近两万灵石的样子。

    血亏。

    不过,赵子丹的储物袋在他手里,嘿嘿……

    他一边想着,一边给龙魂提供着真元。放开了限制的火龙之魂,展现出了它性格中暴虐嗜杀的一面,它在天空中不断的翻涌着,一口一口的向下喷洒着烈火,将玉烟山前的草地、森林,成片成片的燃成火海。

    见火势甚大,陆朝熙已经叫停了家族修士们,没继续往山下冲,甚至往回走了走。

    他们就这样站在半山腰,看着深红的火龙,在半空中肆虐。远远的,许多在火海中惨嚎的声音,传来时听起已经不太真切,但在看到那些在火海里偶尔现出的小人,众多陆家修士仍然难掩心中的痛快!

    被杀死的是仇敌,杀人者是家族出关的祖先,这简直太痛快不过了!

    陆朝和甚至还从自己的储物袋中,拿出了一壶酒,一边大笑,一边豪迈的灌下。

    ……

    没过多久,陆青就停手了。

    以金丹修士之能,追杀一群练气,就算有一百个又怎么样?没人能威胁到他,他杀这些练气修士当真如杀蚂蚁一样。

    百余名练气修士,四散而逃,以为分头跑能逃命,那简直太天真的。在龙火之下,森林、小溪、草地……什么都被烧得干干净净。

    跑,哪里有火焰蔓延的速度快?

    躲,又能躲到哪里去?万物皆被焚尽,甚至连灵气都不例外。

    在如此剧烈的火焰之下,就算是有一些土行修士,掌握了土遁之术,但在剧烈的火焰之下,以练气修士的本事,根本无法与龙火争夺灵气的控制。不会有灵气听从他们的指挥,助他们钻入地下。这些灵气反倒是更加助纣为孽,欢快的转化成了烈火。

    当然,也并不排除在这大范围灼烧的情况下,有个别能力出众者,没有被特别照顾又运气很好,真的逃得了一条性命。

    不过那也无伤大雅了。

    号称安陵第一豪门的平安赵氏,自此被除名。

    赵氏人并没有死光。

    他们在安陵郡扎根,成为修真家族,已经七百余年了。据说,他们是从更南边的地方,一路迁徙而来的。再久远一些的历史,不太好追索。

    但仅仅这七百年的时间,就足够他们发展成一个大宗族了。

    当下,赵氏族人遍布安陵郡各处,人口无法计量;仅仅在平安县的宗门聚集地,赵氏人口就近十五万,平安县四分之一的凡人都姓赵。

    这些人当然不可能全去杀了,那不亚于是把平安县屠城。飞云州不管是青峰门还是诸多修真家族,好歹平常都自诩是玄门正宗,这种事情肯定不会干的。

    陆茗朝前些时候,杀了百余个赵氏的凡人家仆,就让她在飞云州的名声变得很不好,要是屠了十五万凡人……

    那陆青毫无疑问就得成魔头了,连带着陆家也会变成邪恶势力,青峰门搞不好会直接出手。

    更何况,这些凡人根本无关大雅。

    对于一个修真家族而言,最重要的当然就是家族的修士了。

    赵氏修士三百人,一半在本家,一半在宗门。在赵子丹成为启明修士之后,他们从几百年前就把融入青峰门当做是个大策略。

    如今,最菁华的一部分力量,全都交代在了玉烟山下。

    现在,赵氏在平安的本家,可能还有留守的几十个修士,但几乎可以算得上是老弱病残,都是炼气期。守不住山门不至于,毕竟还有在宗门的赵家人帮忙,但是诸多产业、对安陵郡的影响力,必将超大幅度的缩水,甚至连平安本县的产业能不能全都保住都是另一码事。

    而在宗门之中,赵氏修士的势力也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为了这次征伐陆家,赵氏在宗门中的筑基修士中,有四个脱离了宗门——这本不容易,但在赵子丹的操作下变得很简单——重回了家族,然后全死了。

    当下,赵家在宗门的筑基修士,大约就只剩三四个的样子,倒是有个赵正东,启明九层,今日没来。

    他没死,赵家当然不算彻底的倒下。

    这点稍有些遗憾,但陆青毕竟不可能冲到青峰门去把人给宰掉。

    杀光了场内所有的赵家人之后,陆青盘算了下,他并没有化太多的时间。

    主要是跟赵子丹之间的斗法,比预想之中的要快多了。

    那么,还剩下两个多时辰的时间,还要干些什么呢?

    自他杀死赵子丹、又屠灭了在场所有的赵氏修士之后,他脑中就开始叮令哐啷响起的各种系统提示,不过,他只是扫了一眼后就全都无视了。

    讯息蛮多的,而且必然收益颇丰,杀了个金丹修士那奖励肯定不俗。

    但回头等他复活时间结束之后,有的是时间去看这些系统讯息,没必要现在花功夫去搞。

    他想了下,驾驭火龙,朝着东边飞去。

    片刻之后,两个人影,出现在了他身前。

    李燕菱和裘万永。

    “见过陆老祖。”

    在陆青往他们这边来的时候,他们就知道躲不过去了。

    两人在陆青面前,哪里敢不恭敬?哪怕他刚刚杀了他们青峰门的太上长老。

    要是当年,对于这种小辈,陆青是不太在乎的。不过,现在总得给家族多留下一点印象分。

    他朝着裘万永微微一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目光又看向李燕菱。

    “小燕菱,好久没见啊。”

    “是有许多年了。”面相雍容、又有些清冷的李燕菱,在陆青面前也是有些紧张。

    “是海兄让你们来看看的?”

    “……是。”不敢说谎。

    “现在海兄应该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了吧。”

    “家师的心思,不敢妄加猜测。”

    陆青轻笑了一声,道:“那我猜下总没什么大不了的。”

    言罢,他将那颗刚刚收纳的赵子丹的金丹放了出来,然后说道:“这颗丹,小燕菱你可想要?”

    这东西,对她的用处极大。十年前她就尝试过突破金丹,用上了一些珍贵的辅助药物,但没能突破成功。在丹药和天材地宝的辅助之下,她未有大事,但多少伤及到了一些根基,闭关调养十年,用了不少珍贵药物,才养回来。

    而如果她能拿到这颗金丹,那花上个几年的功夫,将其炼化成外丹,日夜参悟,那么再过个十年、顶多二十年的时间,她就有把握将其逐渐抽离出来,最终成就自己的金丹。

    赵子丹已死,届时,她将会成为青峰门的第三个金丹修士,获得太上长老之称号,可调动宗门大量的人力物力资源。

    这个吸引力何其之大?

    但尽管面临如此之大的诱惑,李燕菱仍然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心态。

    她小心翼翼的说道:“赵老祖未经宗门决议,私下来攻打玉烟山,死于陆前辈之手,此乃咎由自取,宗门不会追究。只是,赵老祖毕竟是我青峰门的太上长老,这金丹,还有赵老祖的储物袋,是宗门之物,还请陆老祖归还给我。”

    这番话,是她临出发之前,海老祖交代给她的。海老祖还交代了其他几句话,用作不同的结局。本以为这句话是最用不上的,结果偏偏就是这句话用上了。

    李燕菱对自己能否要回这颗金丹,持悲观态度。

    陆青不仅没死,甚至还正值巅峰,比起当年来,风采依旧。

    她想起当年陆青那意气风发、傲气凌人的脾性,怕是没那么轻易的拿到这颗金丹。

    宗门不会为赵子丹报仇而来找陆青的麻烦,一方面是赵子丹是自己来找死的,另一方面,为一个本来就活不了多久的老东西,跟陆青这样正值壮年、风华正茂、前途无量的金丹作对,那又何必呢?

    但若是为了一颗金丹……李燕菱就拿不准了。

    可毕竟是师父之前的交代,话总要说出来的。

    结果,陆青的回应,却让她大为意外——

    “不是不可哦。”陆青笑眯眯的给出了这句话后,话锋一转又提到了另一件事,“我儿朝熙如今丧偶也有许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