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游戏体育 > 奋斗在瓦罗兰 > 第三十八章 兽灵行者
    凛冽的风雪在夜间星辰照耀下越来越大,转眼间就达到了一个让人望而生畏的规模,以至于李珂现在抬眼望去,就只能看到一片片的雪花纷飞而落,让他的眼睛所看到的东西都仿佛信号不好一样,带上了无数的斑白。而且就算是多穿了一件温暖的毛皮斗篷,李珂也能够感觉到那刺骨的寒风正在消磨他的意志和体力,让他还是变得困倦,并且想返回自己那顶温暖的小帐篷,守着那能够带来温暖的小火炉。

    “打起精神,一会我们要面对的可是一个和瑟庄妮一样脾气不好的小姐,哦,现在应该说是夫人才对。”

    乌迪尔的状态也不太好,他的胡子很快就被风雪和他吹出来的热气打湿,并且在寒风当中硬结。所以李珂一路上听到的最多的话,就是他对这种鬼天气的咒骂。

    “我真的希望那里能够有个火炉,还有一些热水。”

    能够无视一定的严寒不代表能够无视所有的严寒,这样的风雪如果是在以前的城市当中,足够让机场学校,乃至于大部分的公司停止生产了。但是在这里的话,却仅仅是冬天的一个小小的招呼。所以李珂真心希望他们的目标地点能够有热水和温暖,而不是在大半夜跑了老远之后,还要忍受寒冷。

    “温暖?热水?你在开玩笑吗?”

    但是乌迪尔却用一阵大笑打破了他的美好幻想。

    “你以为我们见的是什么样的女士?是那种会给你暖被窝,给你热酒,还是说会在你劳累了一天后给你炖一大锅美味的肉汤?哈哈!所有跟随过我的学徒当中,你是第一个这么想的!要知道我们要找的这位女士,可不是那么友好的。而且你去那里也不是休息的,而是帮她忙的。”

    李珂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发现自从自己自由了之后,让自己无奈的事情真的是越来越多了,可他也不得不说这样的事很有意思。但是如果他早知道乌迪尔的教导会让他在大半夜在暴风雪当中徒步行走十几公里的话,那么他至少会带上一些酒和肉出来,并且藏在自己的怀里,在自己感觉到筋疲力尽的时候,还可以吃点温的东西保持体力。

    他不喜欢这样的有意思,也不觉得自己以后会喜欢。

    “看起来我明天会赖床了。”

    叹了口气,继续跟着乌迪尔走,但是他在月光的照耀下,却突然发现了一件让他心脏梦的停了一下子的事。

    乌迪尔的头,变成了一颗狼头。

    这不经意的一眼让他吓了一跳,但是会想起乌迪尔在游戏中就是个能够让头部变成动物,并且借助相对应的动物力量的英雄,他的这点惊吓也就瞬间的消失了。

    “赖床和酗酒总是分不开的,所以如果是别人的话瑟庄妮会狠狠的踢他屁股,但如果是你的话,我觉得她会理解的。”

    乌迪尔的脸在李珂的注视下缓缓地变回了原本的样子,他稍微观察了一下周围,然后就带着李珂改变了一个方向,然后问了李珂一个问题。

    “你对自然怎么看,我是说狼捕食羊,而羊吃草,草又从狼的粪便和尸体上长出来这种事。”

    李珂对这种问题当然知道答案。

    “自然往复的循环而已,也是自然的平衡,也是自然的道理。如果说让我怎么看的话,那就是人必须小心的维护自己对这个循环的压迫,避免这个循环变成不适合人的样子,然后伤害到人本身。”

    乌迪尔点了点头。

    “很好,看来我们的第一课可以减少不少,是的,这是生命的循环,也是不容打破的铁则,一旦有一环出了问题,那么我们所生活的环境就会受到巨大的破坏。就像是那些大家都习以为常的规矩:不捕食怀孕的母兽,和砍光树林里的树木,摘光它们的果子,过度的在一片土地上耕耘一样,一旦其中的某一环过渡的被人类所使用,那么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会被改变,人也就很难再像以前那样生活下去。所以我们必须遵守一些规矩,把我们对自然的索取和影响尽可能地维持到一个不让人的生活受影响的地步,可以让我们,我们的后代长久地生活在这片土地上。”

    他的话是李珂经常听到的论调,也是人类最应该有的‘环保’的概念之一,而那些打着环保的名义胡作非为的人,他们的环保则是一个可笑的论调。

    人进化了不知道多少亿年才达到现在的样子,可不是为了吃素和住山洞的。

    “而环境本来就严酷的弗雷尔卓德,则更加的需要维持这种节制。不然本来就难以让人生存的环境就会变得更加的难以让人生存。”

    这位萨满,或者说兽灵行者的话虽然很有道理,也很让李珂赞同,但是却有很关键的致命所在。

    “但我记得你说你今天是教我怎么和动物交流的吧?这和这些有什么关系吗?”

    李珂并不怎么关心这一点,他和乌迪尔做交易也只是为了不让自己的脑子里总是会多出动物的声音。所以对于他的提问乌迪尔直接愣了一下,脸上也出现了一副不能算是尴尬,但也不能算是得意的表情。

    “我只是觉得在引你进入兽灵行者的视界的时候,你应该理解一下我们这个组织的理念,以及我们对自然和万灵所应该有的看法。”

    他看上去有些委屈,而这么一个肌肉大胡子壮汉对着你露出委屈的样子的时候,不管是多么不耐烦的人,也只能对他进行妥协了。毕竟天知道他还会不会继续委屈下去。

    “很好,你继续。”

    李珂紧了紧自己的斗篷,表示自己会当一个安静的倾听者的。而乌迪尔也重新露出了笑容,然后带着李珂走进了一个深深的山洞,拿出了一个火把点燃,往里面走的同时,也不忘继续给李珂解说。

    “万物必须平衡,生命方能有序。所以在有些时候,我们就要用我们与生俱来的天赋,去帮助一些我们在生活上的‘敌人’。”

    随着他的话语,一个漂亮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而李珂也总算是知道乌迪尔所说的那位小姐和夫人是谁了。

    一只漂亮的,正守着自己幼崽的母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