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 第三六七章.找!必须要找!(4000字)
    细川小春之所以说得这么遮遮掩掩,其实还是有些不太好意思向东野司拜托这件事的。

    毕竟新世纪美术协会的画展算是他们出版社的事情。

    东野司作为漫画部门的漫画作者,按理来讲也是不负责这方面事情的。

    可由于上面的董事役员看中了细川小春与东野司的超乎一般编辑与作者的亲密关系,所以就让她来拜托东野司。

    想到这里,细川小春也是稍微叹了口气。

    果然还是太为难东野老师了吧?

    她把私人关系与工作一向都是分开看待的,这种靠着她的面子去要求东野司做这做那的行为...

    老实讲,她自己也不太乐意。

    她轻咳了两声,刚想要告诉东野司不用勉强。

    但下一刻,东野司就已经笑着率先抢答了:“可以啊。”

    “啊?”细川小春听着电话那边东野司的笑声有些疑惑。

    但她很快就搞明白东野司所说的‘可以’是什么意思了。

    她犹豫思考了好一会儿才回答道:“那个...东野老师,你千万不要勉强...虽然这话由我来说不太好,但对于这种人情邀请你画画的事情...我个人来讲也是挺讨厌的。”

    细川小春这番话算是对东野司是真爱编辑了。

    要不然这种事情随便邀请一下,也不用说这么多话,毕竟她就是一个接到上司工作要求,然后转达的一个中间人而已。

    这对东野司算是很够意思了。

    而另一边的东野司听见也是哑然失笑道:“没什么勉强的,而且老实讲,我其实也挺想见识一下新世纪美术协会画展水平的。”

    东野司这话说的确实是真心话。

    作为一个前职业画家,东野司的确是想见一见新世纪美术协会的水平...

    毕竟以管窥豹,东野司也想明白现在日本画界是个什么样子。

    总不会都是一群憨憨,根本就没什么水平吧?

    可那边的细川小春却还是有些不大放心,她小声地说道:“东野老师真没勉强自己吗?”

    “细川编辑和我相处这么久,见过我勉强过自己吗?”

    东野司笑着反问一句。

    这话让细川小春听着也是点了点头。

    印象里东野司只要承诺过,或者说过的事情,基本上都能够轻松完成。

    如果无法完成,他就不会做出承诺...

    至于勉强...

    细川小春还真没什么印象。

    想到这里,她才点了点头,放松一般地吐了口气:“我明白了,东野老师...既然这样,那就麻烦你了...请问明天有空能来一趟富岛出版社吗?”

    “有空的,那我明天上午十点过来吧。”

    东野司三下五除二定好了见面时间,这才将通话掐掉。

    “明天要去长长见识啊...”

    东野司放下手机,看着天花板,表情看上去并没有多大紧张的。

    这次过见面确实是抱着长见识的想法去的。

    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职业画家都是什么样。

    ......

    翌日,东野司给东野千早做过饭,目送她出门后,这才穿上外出服,往富岛出版社而去。

    不得不说,东野千早最近越起越早了。

    东野司差不多五点半的的时候就能听见她在那边窸窸窣窣地预习今天课程的声音了。

    日本的快乐教育恐怖如斯。

    东野司都是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摇摇头,觉得以前在天朝时那些营销号说是‘日本学生就算不怎么认真复习,也能考上个好大学的’毒鸡汤确实不带脑子。

    这还叫做不认真复习?

    这都已经赶得上天朝的莘莘学子了好吧?

    就连晚上睡觉的时候,东野司都还能听见东野千早的‘阿司,姐姐一定会努力工作的!你就这么混吃等死没事的。姐姐会养你的’梦话。

    她做梦的时候究竟是什么个内容...东野司还蛮好奇的。

    撇开这些生活中的小插曲,东野司一路赶到富岛出版社,差不多提前了半个小时就已经就位了。

    细川小春也是急急忙忙地就带着东野司进了富岛出版社的会客厅。

    这里是富岛出版社谈合作所用的会客厅,里面的光线还算柔和,中间摆着茶几,两边是沙发,最后面是富岛出版社的公司标志。

    而在这个房间中,与东野司相约的两个人早早就已经赶到了。

    坐在沙发左边的那个就是以前邀请东野司加入新世纪协会的影山文太。

    他一见到东野司就露出笑容,站了起来。

    同时,看着面前的东野司,影山文太心里其实也是有些感慨。

    以前他邀请东野司成为新世纪协会的荣誉副会长主要是看中了他在日本青年一代的影响力。

    但靠着这部《半泽直树》,不止是青年一代,就连一些上班族都成了他的粉丝...

    这影响力实在有些大,那怕是影山文太也不能忽视。

    因而也就有了这一次的见面。

    “你好,东野老师。”影山文太迎上去,主动与东野司握手。

    同时,他也没忘记伸出另一只手,为东野司热情地介绍着坐在他身边的人:“这位是木岛中宏,也是我们新世纪美术协会的会长。”

    影山文太说着又露出了笑容,热情,并且不愿意松手的模样看得东野司都快误认为对方这是在结婚宣誓了。

    不过...

    新世纪美术协会长?

    东野司与影山文太打过招呼后,同样也与木岛中宏握了握手:“你好,木岛先生。”

    木岛中宏与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影山文太不同。

    他看上去矮矮胖胖的,穿着一身西装,露出的笑容颇有种弥勒佛的感觉,给人的感觉不太像是画家,倒像是职业商人。

    他用力地握住了东野司的手掌,还上下打量一眼东野司,随即露出笑容:“东野老师你好,快请坐,快请坐。”

    其实还真就被东野司猜中了。

    木岛中宏比起画家来,还真就像是商人。

    他经手的新世纪协会的会员画作,一般都会在外面炒一个高价...

    这些都是由他来运营的。

    而也正是他这种能带人赚钱的本事...所以在新世纪美术协会中还有不少支持者。

    毕竟搞艺术的前提是先能吃饱饭,连饭都吃不饱了还搞什么艺术?

    难不成真要等画家真的死透了再来炒火他的画作?

    那有什么意思?

    能带人赚钱的才是真会长!

    这在美术圈子里算是一件挺残酷的事实了。

    可谁又能说什么呢?

    艺术虽然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但金钱却是最能衡量艺术的一个方式。

    也就是这位木岛中宏的赚钱手段,所以才引来了富岛出版社的注意以及投资。

    而他现在第一眼看见东野司长得清秀好看,又不像一般男偶像或者男星那样阴阴柔柔的。

    当下木岛中宏职业病就犯了,心里面想着能不能把东野司包装成那种有才又有颜值的职业画家。

    这必然能捞到一大笔钱。

    木岛中宏在那边转着脑瓜子思考,而东野司则发现不对了。

    他用力抽了两下手,硬是没抽动,也不知道面前的木岛中宏在想些什么,于是笑着调侃道:“木岛会长这也太过热情了。”

    善于察言观色的木岛中宏当然听懂了东野司的意思。

    他一点也没不好意思,反而露出一丝微笑:“见到东野老师之后就有些情不自禁了,请见谅,请见谅。”

    等他道歉两声后,东野司终于将手抽回来,带着细川小春与对方面对面坐下来。

    “我就不浪费东野老师的时间了。”木岛中宏微微一笑:“我们这次叫东野老师过来,主要是希望东野老师能够参加我们举行的美术展。”

    他说着就将宣传手册递出,同时继续解释道:“地点位于上野的国立西洋美术馆。”

    “喔?木岛会长还联络到了这么个好地方吗?”

    东野司来了些兴趣。

    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

    该美术馆位于东京文化设施的聚集地上野地区,日本还专程指定了这个美术馆为重要文化财产。

    东野司以前还抽空去参观了,是个很有氛围,看上去很有厚重感的美术馆。

    他接过宣传手册,但并没有打开看,而是询问道:“不知道新世纪美术协会这次企画展的主题是什么?”

    一般来讲,美术馆画展主要分为两个种类。

    一种就是常设展,没有设定期限,将美术馆中的展品展出,这就是常设展。

    而企画展,就是设定一个主题,比方说‘战争’‘季节’亦或是‘抽象’等主题,将符合主题的展品展出,有日期的限制。

    这次新世纪美术协会举办的必然是企画展。

    而且东野司估计他们手中的作品还有所不足,质量也不会太高。

    要不然也不会拉着自己这个二流职业画家过来充数。

    虽然东野司拿过文部科学大臣奖,但那也是平面设计方面的,严格来讲只能算是沾了传统美术的边缘。

    “这次的主题是关于季节的。”

    木岛中宏见东野司提问,当即回答道:“春天、夏天、秋天、冬天...任选一个季节进行绘画,题材并不限定。不过谈到春夏秋冬,估计会有不少会员会画景物。”

    他说的这话让东野司也是禁不住点点头。

    看来木岛中宏并不是对美术一窍不通的。

    春夏秋冬本来就是自然四季节气,以自然景物作画毫无疑问是容易许多的。

    可既然是这么容易解决的主题...

    木岛中宏为什么又要花功夫找到他东野司呢?

    这让东野司有点不太理解。

    只要随便搜刮一下协会中的会员,估计就有不少景物画了吧?

    似乎是看出了东野司的想法。

    那边的木岛中宏也是摆出了光脚不怕穿鞋的气势,笑着说道:“东野老师肯定很奇怪,这个主题明明不难解决,为何还要找上你,对吧?”

    “实际上,这次我们也是有难言之隐的。”

    木岛中宏叹了口气,对身边的影山文太打了个眼色。

    得到木岛中宏示意后,影山文太也是主动将原因解释清楚了。

    原来每年新世纪美术协会都要举行四五次展会,以此来稳定自己在日本美术界中的地位。

    这几次展会的时间基本上都是规定好了的。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国立西洋美术馆那边也已经沟通好了,说是要这个月举行展会。

    但谁能想到就在这个筹备期间,另一边的上杉美术协会突然跳出来,表示同样举行展会。

    这就是摆明了要与新世纪美术协会打擂台。

    且这突如其来的事态,同样也打乱了原本新世纪美术协会的布置。

    木岛中宏原本的态度其实就是单纯地放一些以前展出过的作品就算可以了,有数量不够的,就放一些质量还算可以的,用来充数的作品上去。

    毕竟一些美术爱好者其实也就看那几幅有名的压轴名作,对于其他一些画家的作品根本就不怎么感冒。

    但上杉美术协会突然跳出来,很明显就是抱着挑衅的态度...新世纪美术协会当然也不能落人于后,就这样不作声挨着上杉协会毒打。

    于是一次暗中较量就开始了。

    木岛中宏与美术馆方面沟通,撤销了七八幅原定用来充数的画作,转而去找了日本其他美术馆,借了一些名气在国内还算不错的画家作品过来。

    可就算是这样,七八幅原定作品的数量也还是不太好弥补的。

    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外借的作品不能太多,必须还是有一部分新世纪协会的作品。

    要不然新世纪美术协会的作品都是外借过来的...那说去该有多丢人啊?

    面子上面肯定是挂不住的!

    文人嘛...艺术家嘛...一般都是把脸面看得比较重的。

    毕竟脸面就与他们的收入挂钩。

    像那种声名狼藉的职业画家,就算是画得再怎么不错,人家报纸上面一句‘才不配德’就能把你堵得死死的。

    于是木岛中宏他们就开始在会员以及荣誉会员中搜索,想找几个名气大一些的,画技不错的作者来帮忙撑场子。

    找!必须要找!

    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中,作为荣誉副会长的东野司鹤立鸡群,几乎一眼就被木岛中宏瞧中了。

    最关键的是东野司是富岛出版社的漫画作者。

    这层根正苗红的身份下来,木岛中宏很放心,不用担心东野司到时候临阵叛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