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成吉思汗的动物军团 > 以身主祭阔阔出 身败名裂死鸟嘴1
    冬天终于来了,成吉思汗准备对阔阔出下手了。

    早在秋末,他便找到蒙力克:“我九岁那年,也就是跟孛儿贴定亲那年,跟着舅舅和女真人,去兴安岭打猎时,分别猎到了一只活玄狐和黑貂,舅舅做成了帽子和褂子,后来送给了父汗。”

    他指了指自己身上,那件已经破旧了的羊皮褂子,“孛儿贴笑了好几次,说我好歹也是拥有整个草原的大汗了,也不怕人笑话。”

    接下来,成吉思汗才表明了来意:“蒙力克伯伯,兴安岭的老林子里,到处都是猎物,也让你去见识一下吧。你带着三个大儿子,去额尔古纳河找哈撒儿,让他带着去找忽鲁,也就是帮我们打败克烈部的那位女真人。在冬天下大雪时,你们一起去兴安岭,尽量多带几张玄狐皮和黑貂皮回来,我也想头戴玄狐皮帽,身穿黑貂皮褂啊。”

    他还让人拿出三件从乃蛮部抢来的珠宝,“将这三件东西,送给忽鲁叔叔吧,他帮了很多忙,就算一点心意吧。”

    蒙力克和三个大儿子走了后,成吉思汗就没有顾忌了。

    这一天,他将蒙古国的重要人物,召集在宫帐里开会,阔阔出作为大萨满,当然也来了。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等大家讲完了日常事务,成吉思汗开始讲道:“昨晚,我梦见伟大的长生天了。”

    在座的各位,都露出了愕异的神色,他装作没看见,“我没见着长生天,只听到了声音:铁木真,我是长生天,难道忘记了女真人带给你们的痛苦吗?”

    “当时,我赶紧说没有忘记!你们忘记了没有?”

    “没有忘记!”大家翕然喊道。

    “不过,长生天还提醒我,金国太强大了,最好先降服附庸西夏,再去攻打时,对方就没有帮手了。”

    “长生天还说,金国已大不如以前,没有想像的那么强大,我们试探性地攻打过西夏,都没有帮忙,这足以说明,它早已不是以前的金国了。”

    “我当即表示感谢,准备用九只肥羊来献祭,长生天却不同意!”

    阔阔出露出了怀疑的神情:“长生天不要肥羊?”

    “是啊!长生天说了,每次都用肥羊献祭,早就想换一个口味了。”

    大家都睁大了眼睛,想听下文。

    “可是,长生天也没有说,到底用什么东西来献祭,只是讲了方法。”

    “这个方法,长生天可是点了名的,要通天巫阔阔出亲自主祭。不过,长生天还说了,这次通天巫主祭有功,一旦消灭了金国,要将其作为他的封地才行。”

    这个回报,简直太丰厚了,大家都用嫉妒的表情,看着旁边的阔阔出。

    阔阔出听了,先是讶然变色,然后蘧然而喜,最后恍然心动:“通天巫阔阔出,非常乐意为长生天和大汗效劳。”

    接着,成吉思汗将“长生天”的意思,给大家讲了一遍,立即开始准备了。

    三天后,营地一千米外的湖岸北面,高高地矗立着九根树干,三根九米多高的并排面向湖水,六根并排面向北方,同时还比南边那三根,高出了三米左右,两排树干之间的距离,也为三米左右。

    三根树干的顶端,与六根树干之间,搭成了一个大祭台,最后形成了一张巨型的椅子形状。

    天气很冷,阔阔出确实是另类,即便赤裸着上身,还冒着丝丝热气。他被封住嘴巴,手脚都捆在了“巨型椅子”的椅背上,面向湖水。

    为了金国的封地,他也豁出来了,一口答应了成吉思汗,说愿意用自己的“神力”主祭,为长生天招来动物作祭品。

    看着高高在上的阔阔出,在寒风中冒着缕缕热气,前来看热闹的人,都肃立在那里,为蒙古国的通天巫行注目礼。

    一切准备好了,成吉思汗让自己的怯薛兵开始清场,把围观的人赶到了一千米以外的营地,只让自己的怯薛兵,远远地把守着大祭台,不让任何人靠近。

    他早就晓谕大家:长生天为了考验阔阔出,说这个通天巫,能在离地九米的大祭台上,三天之内不吃不喝,如果以身主祭,招来祭品献祭,自身又安全无恙的话,成吉思汗带着蒙古大军攻下金国后,就将统治权全部交给阔阔出。

    聪明的阔阔出,完全被欲望充昏了头脑,同时还想在众人面前,证明自己确实有“神力”,就毫不思索地答应了。

    毕竟在他看来,自己不怕冷,三天时间不吃不喝,也还是做得到的。

    至于会招到什么祭品,他的心里,其实也没底。

    不过,他还是很清楚,一旦在草原上竖起树杆子,肯定会引来各种鸟儿短暂地停留,到时说这些鸟儿,就是长生天所要的祭品,糊弄过去就行了。

    这一次,由于蒙力克不在身边,他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谋划之人德薛禅,早就知道,一到冬天,北方那些成群结队的沙鸡,会向南作短暂地迁徙,到蒙古高原越冬。

    沙鸡不擅长奔跑,也不能高飞,只能作短距离的波浪式直线低飞,它们的视力和听力都不好,一大群沙鸡在快速飞行时,如果前面有树木等障碍,带队的也会因反应迟钝,不能及时改变方向,从而带着整个沙鸡群,一起跟着撞死。

    到冬天,在蒙古高原上,偶尔可以在林缘地带,发现树下有死去的沙鸡,由于数量分散,很多人都以为是沙鸡撞树自尽了,只有个别老年人,才从长辈的口中获知,或者亲眼见到沙鸡群撞树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