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窝不是玉皇大帝 > 第五章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功
    入夜。

    方尘站在自己的庭院内,开始了第一次修炼。

    他所修炼的功法,乃是玉皇大帝所创的《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功》,这部功法的名字虽然霸气,却不是玉皇大帝的主要功法。

    实际上,这是玉皇大帝闲暇之余,所创的有关练气境界的一个修炼法门罢了。

    然玉皇大帝出品,必是精品中的精品!

    这部练气境界的功法法门,讲究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不论是天上的星辰之力,还是天地间的各种元气,都听我命令,为我所用。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功》一共有七幅图,以及七种对应的法诀。

    方尘默念法诀,缓缓将双手怀抱于胸前,在虚空一揽,就如同抱住了一个无形的大球。

    第一式,揽日月!

    霎时间,天地间的元气与天上的日月星辰之力,如巨鲸吸水一般,往方尘怀中汇聚而来,凝聚出令人心悸的恐怖气息。

    方尘运转功法,将胸前无形大球中所蕴藏的天地元气、星辰之力,吸入体内,炼化起来。

    这只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功》的第一幅图与对应法诀,却也足够方尘目前所用。

    须知天上的星辰之力,并不柔和,反而充满狂暴,往往先天境界的人仙修炼时,才会考虑吸收炼化星辰之力。

    而天地间的元气,也分为灵气、煞气、阴气、死气等等,与星辰之力一样,都是能量的一种,只不过灵气广大,更为适合被修士吸取而已,而其他能量,则需要专门的法门才能提取,也造就了种种功法的不同。

    这门《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功》,却讲究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不论是什么能量,都能一并命令,并且提取。

    乃玉皇大帝曾经一时兴起,为练气境界所创修炼法门。

    而且这门功法,不仅仅是练气之术,同时也淬炼肉身,可谓内外兼修,乃是炼气期的无上极品法门。

    随着方尘逐渐进入修炼状态,他所怀抱的虚空大球,仿佛变成了一个黑洞,周围的各种元气、星辰之力,毫不间隔地涌来。

    他周围几十米方圆已经诡异的没有了风,甚至连庭院内的柳树枝条都停止了摇摆。

    时光流逝,月兔落下,金乌东升,已渐渐到了黎明时分。

    方尘保持着第一幅图的这个动作,静静修炼了一夜,而他的修为,已是练气二重天。

    须知寻常练气修士,想要从没有一丝修为,修炼到练气一重,都得需要个三年五载,一旦进阶练气一重,便可以修炼法术,再非凡人。

    而想要从练气一重修炼到练气二重,正儿八经的修炼,水磨功夫,也需要坚持个七八年之久。

    这前后加起来需要十几年的时间,方尘却在短短一夜之间,便已经完成,可见玉皇大帝所创这门《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功》的霸道。

    便是他的堂弟方安北,自幼三五岁开始启蒙修炼,又有家族赐下的灵丹妙药,也是用了近十年才进阶练气二重。

    天色微亮,方尘停止了修炼,收起了第一幅图的动作,他一张嘴,一道如白练般的气流猛地冲出,一直延伸数米,在虚空中打出“斯拉”的破空声,仿佛将空气射穿。

    这道白练在半空中,延续了半炷香的时间才逐渐消散,足见神异。

    此乃一路修炼到练气二重,体内所排出的污浊之气。

    方尘微微一笑,又修炼起了炼气前期的一些相关法术。

    先是温和的雨露术,替他洗去了这一夜修炼,淬炼肉身经脉而排挤出来的污垢,顺带着连衣服也给洗了。

    方尘又运转法力将衣服烘干,这体内练气二重的真气可谓是一个万金油,哪怕是不修炼法术,他放在世俗间,凭借这一身真气,也足以跻身武林高手之列。

    而世俗江湖上的武功心法,本就是练气士所流传出去的一些粗浅法门罢了,只有其中的一些武林绝顶神功,才堪堪踏入修仙功法的门槛,都是修炼真气,最终殊途同归。

    接着又是火云咒、巨木咒、狂沙术、金刚术等等等等。

    方尘都是信手拈来,有着玉皇大帝的记忆存在,这些最初级的法术,简直是一练就会。

    ……

    ……

    正午时分。

    方家练武场的擂台之上。

    方尘与方安北各自站定,这座练武场本是方家子弟修炼法术,或是比试切磋所用,如今已是人头攒动。

    不论是方家各房之人,甚至是家族长老,又或是远远观望的下人们,都是指指点点,或震惊或好奇。

    方尘一夜之间,从毫无修为的凡俗,进阶练气二重天,岂不惊煞旁人?

    “大哥,请了!”

    方安北也震惊于方尘的修为提升,同为修炼之人,他也能感觉到相应的气息。

    此刻他已经没了昨日那“哪怕你得了仙缘,我也一定比你强”的信心,第一次感到了对仙缘的畏惧。

    到底是少年心性,他已沉不住气,率先开始动手,手掐剑诀,并指一点,轻喝道:

    “疾!”

    霎时间,天地灵气凝聚成一柄飞剑,向方尘电射而来,于半空中更是光华一闪,一分为三,呈三个方位斩向方尘。

    这一手三分剑诀十分犀利,乃是炼气期法术的一种,比世俗江湖上的绝顶武功还要厉害。

    方尘微微一笑,单手在前方一拍,便有一面巨大土墙凭空凝聚,将三道剑气全部挡住,此乃土属性法术中的土墙术。

    这面土墙虽挡住了三道剑气,却也已经威能耗尽,直接化为了砂砾,散落在了地上。

    方尘又一挥手,砂砾立即聚拢起来,化作一条土龙朝着方安北猛扑过去,乃土龙术。

    方安北吃了一惊,没想到自己这个堂哥不仅修为进展惊天动地,法术更是出神入化,他立即掐动法诀,默念咒语,瞬间一道水墙挡在身前。

    这一下高下立判。

    围观的方家之人,无不叹为观止。

    方安北施展法术,需要掐动法诀,念动咒语,才能施展出来。

    方尘则信手拈来,连法诀咒语都不需要,出神入化。

    “轰……”

    土龙撞在水墙之上,两者作为练气前期威能相仿的法术,纷纷溃散。

    方尘又伸手一点,那砂砾、水流立即凝聚成一道凶猛的泥石流,向着方安北冲去。

    方安北已是慌了神,但也没有放弃抵抗,连连掐动法诀,嘴里快速念动咒语,身前形成了七八个巨大冰球,向那泥石流“嗖嗖一”飞去。

    一个个冰球与泥石流撞在一起,爆裂开来,迸发出一股股寒气,将那泥石流给彻底冻结,变成了一个巨大冰块,“轰”地一声,掉落在擂台上,碎了一地。

    按说方安北这一手冰弹术与应对之策,也算是上上之选。

    奈何遇到了施展法术如同吃饭喝水一样的方尘,只见他又一点指,那碎了一地的冰块,已再次向方安北席卷而去。

    经过土龙、泥石流、冰块的前后三次冲击,这一次,方安北再无反应时间,被那碎了一地的冰块击中。

    “合!”

    方尘又轻喝一声,单手一握,那诸多碎冰块立即合拢起来,将方安北给冻结在了里面,形成了一个巨大冰晶。

    方安北有真气护体,虽被冻在了冰晶里面,性命倒是无碍。

    方尘尚未开口,只听方父哈哈大笑道:“我儿胜了!”

    这一下,方家所有人见证,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愿赌服输,想来二房也不会再生怨念。

    方尘之前主动提出比斗,也是顾虑方家亲情,不愿父亲以家主身份,行霸道之事,硬夺名额,以免造成兄弟离心离德的结果。

    这一次,胜负已定。

    方家人无不赞叹:

    不愧是仙缘之人!

    同为练气二重,方尘对方安北,就仿佛大人揍小孩子那般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