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窝不是玉皇大帝 > 第二十二章 约战
    “练气九重竟然输了!那可是半步先天啊!”

    “老朽的灵石啊!这下全赔光啦!”

    “此子练气中期,竟强杀练气后期,简直非人,不会是哪个老妖变的吧?还我灵石啊!”

    方尘再次获胜,令诸多输了灵石的修士哀嚎不已。

    他与慕香寒两人,却押中了一赔三的赔率,一个个灵石又翻了几番,各自已经都有一两万的灵石。

    虽然有不少修士输了灵石,心有不甘,大叫还我灵石,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只是吐槽一下而已。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玄灵派所立的生死台,谁敢闹事?

    那开设赌博擂台的欧阳博,更是一尊先天人仙的分身,只要在登仙小镇混的久的,哪个没听过欧阳博的名声事迹?

    欧阳博正欢喜不已,这第二次开设赌台,仍是押那老妇的人居多,令他又捞了一笔灵石,虽然让方尘与慕香寒两人也赢去了几万灵石,却仍有富裕。

    便在这个时候,欧阳博眉头一皱,向天际看去,只见那边一道流光飞遁而来,遁光未至,便有一道厉喝传出:

    “是谁杀我重孙仆人!!!???”

    “秦景玉!”

    欧阳博已知来人是谁,正是秦家那位先天人仙,玄灵派的长老之一。

    那被杀的秦弘乃是秦景玉的直系重孙,血脉相连之下,登仙小镇距离玄灵派山门又不算远,秦景玉有所感应,这才杀来。

    众多修士也都抬头看去,从来者的气势威压来看,分明是一位先天人仙,一些有见识的也都猜出了来人的身份。

    “是秦长老。”慕香寒也不傻,秀眉大皱,脸蛋上全是担忧之色。

    方师兄杀了秦长老的重孙以及仆人,这位秦长老岂能善了?

    天际那道遁光很快来到近处,直接便落在了一片狼藉的生死台上,光华散去,显现出一位丰神俊秀的中年男子。

    这人一袭白衣,轻裘缓带,倒像是一位风度翩翩的中年书生,与秦弘的相貌有着几分相似。

    秦景玉现身后,目光一扫,先是向欧阳博的分身见礼道:“欧阳师兄!”

    “嗯。”

    欧阳博分身只是点了点头,算是见过礼了。

    别看他只是一个分身在此,这个分身也只是练气后期修为,但他的本尊却是一位先天中期的强大人仙,这秦景玉也不过先天初期而已。

    先天境界之后,虽只是初期、中期、后期这么简单的一个小境界,却有天差地别,要比炼气期中的小境界之间的差距,大了不知多少倍!

    先天中期可轻易碾压先天初期!

    因此,秦景玉对欧阳博的分身十分恭敬,强忍着怒意,问道:“敢问欧阳师兄,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的重孙还有仆人,为何血洒当场?”

    实际上,秦景玉已将场中形势看的清清楚楚,他的重孙、仆人的尸身映入眼帘,又有那一片狼藉的生死台,以及生死台上的方尘!

    作为人老成精的先天修士,秦景玉已猜出了事情的大致,只是有些难以相信罢了,方尘只是一名练气中期修士,为何能在生死台上,斩杀他的重孙、仆人?

    须知他那位仆人,自幼便追随于他,已近百年,一身修为早已是练气九重顶峰,只因资质瓶颈,难以突破先天境界,已是半步先天。

    作为半步先天修士,又有他特地赐下的一件灵器傍身,怎么可能不敌练气中期?

    欧阳博看了一眼方尘,也没有隐瞒,将方尘连斩两人的事情,直接告知了秦景玉。

    现场这么多人在,这种事情又哪里隐瞒得住,更何况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便是你杀我重孙、仆人!?”

    秦景玉盯着方尘,厉声喝问,语气森然,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机。

    方尘点头承认道:“不错。”

    “好,好,好!残杀同门,乃是死罪!拿命来吧!”

    见方尘坦然承认,毫无惧色,秦景玉怒极而笑,当即便要动手取了方尘的性命。

    “慢着!”

    欧阳博一声大喝,身形一闪,拦在了秦景玉身前,虽然以他这尊练气后期的分身,并非秦景玉这位先天人仙的对手,却令秦景玉直接停下身形。

    秦景玉脸色发青,问道:“师兄为何拦我?”

    欧阳博淡淡道:“此子连斩两人,都是在我执掌的生死台上,公平公正,全凭自愿,并无残杀同门一说。”

    “师兄!”

    秦景玉叫了一声,强压怒气道:“师兄你真要拦我?他杀我重孙、仆人,今日我无论如何也要取了他的性命!只能得罪师兄了!”

    说着,秦景玉便要强行动手,却听欧阳博冷冷道:“这是不给我面子了?若是想要秦家覆灭,你只管动手便是!”

    秦景玉神色大变,他知道这位欧阳师兄,虽然平时一副笑呵呵的模样,好似一位富家员外多过修仙之人,却是个言出必行之人!

    既然说要覆灭秦家,就真的会覆灭秦家!

    而这位欧阳师兄乃是先天中期修为,可轻易碾压他这位先天初期修士,更别说这位欧阳师兄的百尊分身之中,修行最快的那几个,都已进阶先天!

    只是那几个先天初期的血神子分身,每一个都足够秦景玉喝一壶的,这哪里还有什么可比性?

    若是上百个血神子分身齐聚,布下“血影大阵”,便是遇到先天后期的大修士都能叫叫板!

    因此,秦景玉与欧阳博虽同为先天人仙,身份、修为、地位,却是完全无法与之相比。

    “师兄你真要护他!”

    秦景玉语气满是不甘,不知欧阳博为何如此维护此子?

    “不错。”欧阳博微微颔首,此子乃是悟性妖孽的宗门天骄,岂能任由秦景玉打杀,更别说他对此子十分欣赏,此子更为他赚取了大笔灵石。

    “好,好,好。”

    秦景玉怒极而笑,神情突然转变,平静下来,语气一转道:“既然师兄执意维护他,我也有一个要求,这小子不是喜欢在生死台上逞威风么?就让我门下弟子赵冥,与他上生死台做过一场!”

    “若是师兄仍旧不依,哪怕冒着开罪师兄,秦家覆灭的风险,师弟也要强行将其灭杀于此!”

    “赵冥?”

    欧阳博神色一动。

    赵冥乃玄灵派的核心弟子之一,为秦景玉门下。

    这些核心弟子,一个个都受到宗派长老,也即是一位位先天人仙的大力栽培,亲自教导,作为宗派的下一代接班人培养。

    那赵冥已是练气九重,距离先天人仙也只差一步,本命法相更是非同一般,在宗派几十名核心弟子中也是强势人物,并非先前那练气九重的老妇、秦家老仆可比。

    欧阳博又看向方尘,秦景玉显然已经怒急攻心,便是以秦家作为威胁,怕也拦不住他,若是不答应这场约斗,他这个练气后期的血神子分身也保不住方尘。

    “好。”

    方尘没有犹豫,直接点头答应下来。

    别说是秦景玉的一名弟子,就是秦景玉这位先天人仙亲自上,以方尘所掌握的强大神通,也可与之一战。

    单单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功的第三式掌神宵,便可引上古神雷而战先天人仙!

    更别说还有后四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