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窝不是玉皇大帝 > 第三十七章 神血宗踢场
    十里庄内。

    一桌桌的桌案摆放,上面放着各色佳肴,皆是灵材制作,非是凡俗,色香味俱全,又绽放着一股股的灵气。

    此乃大汉国皇帝刘氏,为了这一届的金枝玉露宴特地准备,那一桌桌佳肴上的灵气不断蔓延而出,令整座十里庄内的灵气都变得是浓郁,宛若一处修行圣地。

    作为大汉国的皇帝,对于这一甲子一界的金枝玉露宴,从幼到老,大多也只能参与一次而已。

    这位大汉国的皇帝刘覃,却已经是第二次参与。

    他年幼的时候便参与了上一届的金枝玉露宴,如今已是六七十岁的高龄,仍旧在位,有缘参与了这第二次的七派会武盛事。

    刘覃端坐于主位之上,左右为七派预留的位置上,巨剑门、落月派、丹鼎派、长生宗、神偷门等五派已经到来。

    也只有远在西南云州的神虫谷,以及位于南方荆州、江州交界处玄灵山脉的玄灵派,尚未到达。

    金枝玉露宴原是盛事,刘潭已是第二次参与,原本更是喜事一件,此刻这位大汉国皇帝脸上却带着愁容。

    只见十里庄中央,一个比武场一样的巨大平台上,正有两名服饰不同的男子激烈斗法。

    其中一人乃是落月派的一名弟子,身材修长,本命法相乃是一把单刀,被其拿在手中,舞动开来,刀影漫天,惊天动地,正是一名练气九重修士,半步先天。

    落月派作为大汉国七大修仙门派之一,往往只招收“刀”类本命法相的弟子,所修《长刀落月诀》更是战力强劲,此门派弟子往往以好战著称。

    这名落月派弟子的对手,却并非大汉国七大修仙门派之人,那人身穿一袭红色法袍,便是身材相貌,也与大汉国人士也微微有些不同。

    他所使神通术法,更是十分诡异,本命法相竟是一滴绿光闪闪的血液。

    随着他双手不断掐诀施法,那绿色血液中不断冒出一片片的绿芒,并化作一柄柄秀珍的绿色小剑,密密麻麻般激射而出。

    那绿色小剑威能强劲,不输落月派弟子的长刀落月诀,与漫天刀影不断碰撞,甚至那绿色小剑更带有剧毒,每一把绿色小剑破碎后,便激起一阵绿色雾气。

    随着绿色雾气越来越多,已渐渐漫步整座比武场上,若非这座比武场有阵法禁制守卫,怕是早就漫步到整座十里庄内。

    绿雾有毒,那落月派弟子已经中毒,动作变得迟缓起来。

    正对着比武场的高台之上,便是大汉国皇帝与七派的位置,作为他们观享所用。

    也难怪这位大汉皇帝神色忧愁,那与落月派弟子对阵的,乃是邪派联盟中“神血宗”的弟子,竟不知为何,跑到了金枝玉露宴前来挑战,扬言要将大汉国七大修仙门派的弟子,尽数挑翻!

    大汉国七大修仙门派隶属于正道盟,与邪派联盟历来攻杀不断,如此被人上门踢馆,岂能服气?

    只是数日以来,大汉国的这些修仙门派,都已各有弟子出战,却连翻落败,完全不是神血宗弟子的对手。

    而丹鼎派、落月派、长生宗、巨剑门、神偷门等五派,各有一名先天人仙率领一群核心弟子到来,他们的神色也都不太好看。

    相较于神血宗的传承,他们大汉国七大修仙门派还是差了太多。

    他们大汉国修仙门派,只是正道盟几百个修仙国家之一而已。

    邪派联盟却截然不同,虽也占据了几百个国家的地盘,却只以“十三邪宗”为尊。

    邪派不同于正道盟,更遵从赤裸裸的弱肉强食法则,互相倾轧之后,便只剩下十三邪宗这十三个宗派,每一个都十分强大。

    神血宗作为十三邪宗之一,单独一个宗派,便有几十个世俗国家作为地盘,论实力底蕴,乃是大汉国七大修仙门派的几十倍!

    若是将七大修仙门派,单独一个的拉出来,更是无法与神血宗相比,而十三邪宗放眼东荒万国,也都称得上大宗派。

    正道盟之中,也只有执牛耳的金乌宗、神火宗、万花谷等寥寥几个大宗派,能单独与神血宗相提并论,其余尽是些东荒小门派。

    而斗起法来也果真如此,大汉国的修仙门派已派出不少弟子出战,对阵那群神血宗的弟子,却毫无胜场。

    七派之中,虽也有几位天骄之辈尚未出手,但神血宗弟子显然也未尽全力,怕是这几位天骄之辈出手,也未必讨得到好处。

    如此一来,不仅仅大汉皇帝与七派之人,一个个神色难堪。

    便是大汉国的达官显贵以及各个修仙家族之人,一个个也是一脸愁容。

    他们一个个都坐在比武场周围,排列开来的一排排的桌案前,数日以来,都是亲眼看着自家大汉国的修士落败,心情又怎能好得起来?

    便在这个时候,天空中又有一道道遁光闪现,直直的落在了比武场正对着的高台之上,却是玄灵派与神虫谷的人同时到了!

    大汉国皇帝与其余五派之人,纷纷站起迎接。

    而坐落在下方人丛中的方父、方母等方氏代表,以及慕容氏的代表,见到玄灵派前来弟子中的方尘与慕容绝之后,一个个都惊得站起身来。

    方尘与慕容绝都只是拜入玄灵派数月而已,怎么会……

    方尘与表哥慕容绝,也向父母等人报以注目礼,前者淡然,后者那猥琐闷骚的性子,却忍不住嘿嘿乐了起来。

    方氏与慕容氏的族人,甚至于将他认出的江州城修仙人士,那一道道震骇的目光,让慕容绝十分受用。

    这时,比武场擂台上,传来“嘭…”地一声,那落月派弟子终究坚持不住,落败下来,被击飞到擂台边缘的阵法禁制上,激发出一阵灵光,又一声惨呼,摔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