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窝不是玉皇大帝 > 第五十九章 高家庄
    渔村的村民们,尚在水中嬉戏,浑然不知那河妖已经袭来,很快,便有一个村民发出一声惨叫。

    他翻着怪眼,浮出水面,身子竟只剩下了半截,深红的血液,迅速在河水中渗开。

    已是被河妖咬成了两截!

    这一幕,令村民们尖叫起来,争相往岸上逃去,游在后面的村民被一个个拖下去,撕成碎片,大半河水都被染红。

    方尘知晓那河妖的来历,分明是这些愚昧村民,咎由自取。

    韩跑跑、白浅浅、张凡三人,却做不到冷眼旁观。

    韩跑跑虽一心求仙问道,只顾闷声发大财,却也不是完全冷心肠之人,对于举手之劳的济世救人,还是愿意做的。

    白浅浅这个仙神二代,却也是善良之辈。

    张凡虽是魔教鬼王宗的副宗主,外表冷酷,却也是受教于正道的青云门,外冷内热。

    还是白浅浅最先看不下去,纤纤玉指一点,便有一道白色光芒透指而出。

    这道白色光芒看似纤细,却见它一闪而过,没入那正大肆屠戮村民的鱼妖体内,那鱼妖登时身子一晃,没了气息,已是死绝。

    对于先天生灵来说,这个级别的妖物,打个哈欠都将将其喷死。

    方尘微微摇头,他既没有阻止河妖屠戮村民,也没有阻止白浅浅击毙河妖。

    这场闹剧结束之后,957小队的一行四人,便在村民们的感恩跪拜之中,化作四道遁光,飞向天际,离开了这里。

    “神仙中人啊!”

    陈玄奘看着飞遁离开的四人,喃喃说道。

    那招摇撞骗的大德道长更是趁机开溜。

    ……

    ……

    “咦,有妖气!”

    方尘、韩跑跑、白浅浅、张凡等一行四人,飞遁离开渔村不久,便又停下了身形。

    他们四人冯虚御风,屹立高空,只见前方目光所及,有着一座用石头垒起的一座大高炉,如同一座大山,不知用了多少石头建成。

    那高炉顶处的烟囱,如火山口一般冒着腾腾的火焰和黑烟,把天空都映红了。

    “这么大的炉子,不知是用来烤什么的?”

    白浅浅露出饶有兴致的神情,用鼻子嗅了一下,赞叹道:“我闻到香味了,还挺香!”

    韩跑跑望着这座如同大山一般的巨大高炉,淡淡说道:“这里的妖物有点意思,这般妖气,虽不入先天,却也只差一步了。”

    张凡点点头道:“我们将其拿下,询问一二。”

    先前那大闹渔村的河妖,只是一个道行十分浅薄的妖物,他们也没指望能打探出什么有用的情报信息。

    便是大德道长与陈玄奘那两个驱魔人,也都是没有丝毫修为的凡人而已。

    岂料他们刚刚离开渔村不久,就遇到了一个妖气冲天的大妖,虽不是先天级别的一代妖王,却也比寻常妖物厉害许多,想来能够打探到一些有用的情报。

    大家都是这个意思,唯有方尘心知肚明,却也没有阻止。

    他自然知道,这里是高老庄,那里面住的是‘肉郎’猪刚鬣,而白浅浅闻到的香味,则是猪刚鬣所烤的人肉。

    对于方尘、韩跑跑、张凡三人来说,或许会有些忌讳。

    对于白浅浅这种九尾白狐的诸天顶级神兽来说,人族也是可以作为食物的,就像人族也吃兽类一样,都是基本操作。

    这高家庄的猪刚鬣,本是一个痴情男子,却生的跟猪一样丑。

    他对妻子无比痴情,可他的妻子却嫌弃他丑,而和一个美男通奸,还合谋用九齿耙将其打死。

    猪刚鬣因爱成恨,积怨成魔,这才成妖,算来也已经有数百年了,如今已是道行高深的大妖,只差一步,便可步入先天,成就先天生灵,为一代先天妖王。

    当下,方尘等一行四人,降落身形,来到这座如同大山一般的高大石炉前方。

    张凡上前,将那石壁大门推开,一副画面映入四人眼帘。

    只见里面别有洞天,一座巨大的石厅内,摆着不下百张桌子,足有数百人,围着一座巨大的烤炉,欢声笑语。

    还有人大喊道:“小二!我们的肉怎么还不来?”

    跑堂们端着大盘的红烧肉,小跑着给各桌上菜,忙得不亦乐乎。

    那巨大的烤炉内,赫然靠着一头头烤乳猪,但以方尘等四人的法眼,岂能看不出那实际上却是烤人肉,所谓烤乳猪,只是一种幻术罢了。

    “还是家饭馆。”

    白浅浅对烤人肉并不忌讳,反而嘻嘻一笑,踏入进去。

    韩跑跑与张凡的神色不太好看,虽然知道这里有妖物,也知道妖物通常吃人,但见到活生生的烤人肉,还是有些不太适应。

    “走吧。”

    方尘招呼了一下神色难堪的两人,往里面走去。

    这里面已经人满为患,倒也正巧剩下一张空桌。

    方尘等四人落座后,再次四下打量起来。

    这里的数百个客人,实际上并非真人,而是鬼物幻化。

    想来是那些被烧烤之人,死后所化鬼魂,被那妖物控制。

    除却这数百个鬼物幻化的客人之外,倒也有几个真人。

    一张圆桌前,坐着穿道服的一男一女,正在打情骂俏。

    道袍女满眼崇敬的望着道袍男,道:“师兄,你说话的样子真帅,你冷笑的样子也很帅,你甩头发的样子,简直帅极了!在我心中,你是我们华山派第一美男子!”

    道袍男则傲娇的哼了一声,以作回应。

    白浅浅瞧得差点笑出声来,这一男一女两个年轻道人,长相只能说是勉强合格,还华山派第一美男?

    韩跑跑与张凡也看了两个年轻道人一眼,这不同于先前那泰山派的大德道长,是个招摇撞骗之辈。

    这两个华山派的小道士,倒也有些道行的,只是道行十分浅薄,也就与那渔村的河妖差不多。

    这二人,是数百个客人中,仅有的三个真人之二,想来是误打误撞闯进了这里,怕是不久后,也会成为那妖物手下的冤魂。

    而仅有的三个真人中,那最后一位,倒也有些道行,是个女子,大概有练气中期的样子,手上戴着的一个金色手环,竟还是一件灵器,只是宝物灵光内敛,不易被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