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窝不是玉皇大帝 > 第六十章 猪刚鬣
    方尘看了那带着灵器、练气中期左右的女子一眼,此女容貌上佳,有巾帼英眉之气,心说这便是‘西游降魔篇’的女主角段小姐了。

    此方小千世界的职业驱魔人,段家寨的寨主,手下有五煞,也都是各有武功或是道术的能人异士。

    以这位段小姐练气中期左右的修为,再有那祖传灵器‘无定飞环’在手,倒也能够横行四方,毕竟这一带,除却真正被封印的妖王孙悟空之外,其余都是一些道行浅薄的妖物。

    也就是高家庄的这头大妖猪刚鬣,道行最深,最难对付,乃是一头大妖。

    方尘等人落座之后,韩跑跑率先道:“小二,把你们这的老板叫出来,我们要见见他。”

    对于人肉这种食物,韩跑跑显然没有兴趣,白浅浅虽兴致盎然,却也知道三个队友都是人族,也就没有提这一茬。

    小二道:“对不起,客官,我们老板是不接客的。”

    韩跑跑大袖一甩,一锭金子丢了过去,冷冷道:“开店做生意的,不就为了赚钱?他不接客,我偏要他出来见我!”

    小二默默收起金子,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笑容,道:“客官,您真要见我们家老板?可不要后悔哦?”

    韩跑跑道:“叫他出来!”

    “好嘞!”

    小二再次露出诡异笑容,转头大声叫道:“有请高家庄庄主,‘肉郎’猪刚鬣!”

    那“猪猪猪猪……刚刚刚刚……鬣鬣鬣鬣……”三字,远远传了开去,在这座巨大石厅内不断回荡。

    听到‘猪刚鬣’三字,大厅内数百个客人都安静下来,不再嬉闹,若仔细看去,便能看到他们一个个眼底深处的那抹恐惧,甚至绝望。

    他们也曾是来到这里吃饭的客人,误打误撞的闯进来,被猪刚鬣杀死,不但被做成了烤人肉,魂魄也被猪刚鬣驱使,成了鬼物。

    便在这时,石厅的一面侧墙,突然缓缓开启,露出了一间石室。

    那间石室里面,就好似一间宫殿,遍插着红色烛火,高挂彩锦帐幕,暖炉里露着兰芝香气,温馨华丽的就像是新人的洞房。

    不知道的,还以为哪个大户人家,正在这里成亲入洞房。

    而那暖炉旁边的卧榻上,慵懒靠着一位闭目小憩的年轻男子,他一身白袍,绣着银色团花,系大红丝绒腰带,浑身上下不沾一点烟尘土色,倒仿佛是画中的人儿一样。

    “这是我见过最帅的猪八戒了。”

    方尘看了一眼,双眉不免扬起。

    实际上,陈玄奘乃是‘唐僧’的艺名,猪刚鬣则是‘猪八戒’的艺名。

    只是他们并不如孙悟空那般出名,虽也名扬诸天万界,堪称大能之列,但不论修为神通还是名气,都远不如‘斗战胜佛’孙悟空。

    所以,提到他们的‘艺名’,陈玄奘与猪刚鬣的时候……白浅浅、张凡等人并无异样。

    而若是提起他们‘旃檀功德佛’唐僧,或是‘净坛使者’猪八戒的名号,白浅浅与张凡想必就会听说过了。

    ‘猪刚鬣’这个名字,显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这个时候,人人都往那容貌绝世的猪刚鬣看去。

    先前对师兄犯花痴的华山派女道士,看见猪刚鬣,更是倒吸一口气,掩住嘴巴,压住喉中的惊喜尖叫,仿佛看见了最让女人心动的绝世珠宝。

    “他好美啊……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美的男人?他是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啊?”道袍女兴奋至极,喃喃说道。

    道袍男颤抖道:“师妹,他有我帅吗?你……你不是说我是我们华山派第一美男子吗……”

    道袍女哼道:“是啊,那不是因为我们华山上面,一共才六个丑男,你排第一吗?当初是我在山中没见过男人,才会看上你!现在下了山,才知道原来世界是这么美妙……”

    道袍男:“……”

    韩跑跑看着那猪刚鬣,嘿嘿冷笑道:“原来是头猪妖。”

    显然对这头猪妖烤人肉的事情,韩跑跑耿耿于怀,十分的不友善,当即便要出手。

    那猪刚鬣也向他走了过来,轻摇折扇,一举手一投足,优雅从容,始终保持微笑。

    若是让这尊猪妖,知道是四位先天生灵当面,怕是早就吓跑了,但以他的修为境界,明显看不出先天生灵的深浅。

    张凡也冷冷道:“这张脸皮,分明是施法刻上去的,那笑容也是刻在脸皮上的。”

    这话一出,猪刚鬣目光明显一变,精光爆闪,但他那施法刻在面部的脸皮,以及脸皮上的笑容,却始终不变,令他整个人的神态看起来十分诡异。

    方尘笑了笑,道:“现行吧,分明丑的跟个猪头似的。”

    这话一出,猪刚鬣美男的脸,颤抖了一下,那微笑突然化为狰狞。

    只见猪刚鬣的整张脸都扭曲了,那层脸皮,竟然也因为这扭曲而绷裂开来,他突然张大嘴,那嘴大的可以吞下一只人头,里面的獠牙翻了出来。

    “嗷一”

    猪刚鬣发出尖利的嚎叫,与猪叫一般无二,在这嚎叫声中,一切幻景都消散了,没有饭馆,没有灯光,只有一块块乱石。

    旁边的食客,全部都化为鬼物,还在埋头大吃他们自己的肉。

    那火光烈烈的烤炉中,倒挂的也不再是金黄的烧猪,而是一具具的烧焦的人!

    不是一些误打误撞闯进来之人,就是一些慕名而来,前来猎杀猪妖的驱魔者,都被猪刚鬣反杀。

    “啊……”

    华山派的道袍男与道袍女,吓得发出尖叫,他们虽也有修为在身,但道行浅薄,哪里见过这种场面?

    他们二人惊骇之下,吓得动弹不得,被旁边吃人的鬼物们扑了上来围住,一口口咬下去,转眼就变成还在尖叫的血肉。

    那位段小姐则站起身来,将自己的金色手环取下,神色凝重的看着四周情景。

    唯有方尘等人神色不变,一个个从容起身。

    方尘一句话便戳到了猪刚鬣的痛处,令猪妖直接现行,只因他知道这猪刚鬣最恨美男子,也最恨别人说他丑。

    当初他深爱的妻子,便是因为他丑,才跟人通奸,并合谋用九齿耙将他打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