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从奶爸到巨星 > 第112 通缉令上的人
    神仙打架,田言这种凡人自动退让。

    毕竟是拍过动作戏打戏的人,他手脚麻利的从地上翻身滚到了墙角。

    岳竹跟在他后面躲了过来。

    在田言正要问问发生什么事的时候,有一个小伙子朝着他们的方向躲了过来。

    那小伙儿躲到这边之后,把岳竹往里推了推:“老大,你躲起来,我们都穿了防弹衣。”

    岳竹声音一沉:“你们怎么想起来穿那玩意儿的?”

    小伙儿憨厚的笑了笑:“这不是怕你朝我们开枪么……”,哪里想到老大比那更狠。

    “行了,别废话了”,岳竹明显没有唠嗑的意思,她手指悄悄的伸出去,隔空打了几个田言看不懂的手势。

    小伙儿整个人突然变得兴奋了起来:“老大老大,我找到狙击手的位置了,请派我去灭了他!”

    “小心点”,岳竹的声音严肃严谨的一点儿都不像一个小姑娘,倒真的像一个领导者那般沉稳。

    这群人在干嘛?

    打枪的是要干嘛?

    田言从目前的情形里做不出严谨的判断,只能胡乱猜测。

    小伙从消防通道里跑开了之后,这边的角落里只剩下田言和岳竹两个人在了。

    田言在心里做好思想建设之后,最终还是先开了口:“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么?”

    岳竹没回,田言便换了一个问题继续问:“敌方是来灭口的,还是来救人的?”

    他话刚问出口,便看到岳竹下意识的伸头往四周看了一眼。

    生怕她被狙击手给狙了,田言赶紧把她给拉回来:“你不用亲眼去看的,你用手机摄像头扫一圈就行了。”

    那样最多也就是被人伤了手。

    现在的手机像素,虽然没有人眼的像素高,但是好在比眼睛的视野宽阔,看的也更远。

    “那会多浪费我几秒钟的时间”,岳竹被拽回来时,看着田言的眼神,意味深长。

    田言在这种意味深长里,看出了一抹嫌弃。

    好心当成驴肝肺,他索性坐在地上,往角落里又缩了缩。

    头碰上墙壁的时候,他大腿一拍:“忘报警了!”

    这么重要的环节,他怎么给忘了呢!

    一定是场面太震撼,太慌乱,他没来得及报警。

    虽然可能已经有群众报警了,但田言还是拿出手机准备报警。

    岳竹摁住了他的手机:“我已经报过警了。”

    哎嗨?!

    “你啥时候报的警”?田言脑子飞快的想着这个问题。

    刚才千钧一发,他们两人从事情的发生到现在,可都是在一起的。

    田言就没看到岳竹有报警这个动作啊?

    岳竹从空隙中瞥了他一眼:“不是早让你走了么,怎么还在?”

    妹子今天穿的衣服,时尚又清凉。上下也都短。田言低头的时候,就看到了不该看的。

    他没控制住自己的目光,不小心多看了几眼。

    察觉到有一股寒气袭来,田言才十分不舍的收回视线:“我有点儿紧张,你能和我聊聊发生了什么么?”

    既然直接问,不能得出自己想要八卦的答案,田言只能装可怜的求同情了。

    演一个从内到外都害怕的状态,田言自然是不在话下。

    主要是对于硬气的妹子,田言觉得他主动服软,一定是有好处的。

    别问作为男主他为什么要主动服软,问就是她看到岳竹从手包里拿出一支枪……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整个商场已经是一片混乱了。

    那个狙击手也没有再开第二枪。

    既然是狙击手,那就不可能在刚才的情况下,只是打碎了他们身旁的商家的玻璃那么菜的技术,很显然刚刚那一枪,只是高手之间的警告。

    看到岳竹手里的好家伙,田言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

    不过,想着自己和岳竹的关系,他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暗暗的深呼吸一口气,田言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就像是在闲聊:“你是刑警?还是别的什么虎狼单位?你自己人都怕被你开枪打,你不会对我开枪吧?”

    这个才是重点!

    啥都没有他小命重要!

    岳竹也是因为小肉包还被田言养着的原因,才叹了一口气,回答他的问题:“国家机密,你要听?”

    田言点点头。

    听听听啊,为什么不听。

    国家机密嘛,泄露的人渎职叛国,他这种听听的人,应该……无罪??

    不过,他不会说出去的!

    他只是还养着人家的孩子呢,当然要知道人家家里的底细了。

    万一小肉包的姑姑,干了什么事,会影响到小肉包的人身安全,间接影响到他的人身安全那咋办?

    毕竟,田言可是亲眼看到岳竹徒手直接从二楼跳下去的样子,那彪悍劲儿,绝逼不是一个普通人啊!

    瞥了眼田言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岳竹给抢上了膛:“那我可说了,我要是被抓起来,你可是要对悦悦负责的。”

    要他负责??

    田言突然往后一撤,顺便堵上自己的耳朵:“那你别说了,万一你通敌卖国被抓了,那也跟我没关系。”

    小样儿,想赖上他?

    没门儿!

    窗户也不给!

    岳竹满意的从田言身上移开了视线:“这就对嘛,有些事情还是适合憋在心里。”

    田言:“……!”对对对,她说的都对!

    他就是人在街上逛,祸从天上来。

    田言总觉得躲在角落里也不是事儿,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寻思着自己要不要躲进后面的厕所里?

    应该会多安全几分的?

    在他正要往身后走的时候,从地上滚过来两团黑影。

    其中一个黑影冲过来把岳竹护在了身后:“老大,他们好像抓了人质”。

    岳竹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我去看看。”

    他身前的那人,反应极快的把岳竹挡住了:“老大你别冲动,咱们今天只是来实训的,没有行动指令不能随便出手。”

    岳竹冷冷一哼:“我没下令的时候,你还不是直接出手抓了芝麻?”

    虽然脸上都能看出来是心虚了,但是那男人理直气壮的回答:“那不一样,他是上了通缉令的,抓他是我作为公民的义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