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被系统选召的医生 > 第三十五章 武者(求推荐,求收藏!)
    听得女子这么说,洛小阳顿时不乐意了。

    “什么叫我把他弄死的?他本来就受伤了好不好,要不是我帮他把弹头给取出来,他怕不是都活不过今晚!”

    他在心中腹诽道“我说你个女孩子脾气咋这么暴躁,一言不合就开枪,差点就把劳资给嘣了。”

    “我跟你说,这仇我是记下了!你千万别让我逮到机会,否则有你好看的……”

    当然了,这些话,他也只能在心中想想罢了,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

    等到大家都缓上一口气后,洛小阳起身说道“虽然你体内的弹头已经取出来了,可是由于环境和设施的影响,感染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我给你开点抗生素和辅助用药,打上几天吊瓶应该就没事了……”

    洛小阳说着从随身口袋里拿出纸和笔,下好医嘱单后,转手提到了中年男子手里。

    中年男子又递给青年说道“小赵,你去买一下……”

    “好的。”

    青年接过手工处方单,推开铁门,转身就出去了。

    回想起刚刚紫发女子那一跳,洛小阳心中寻思着“这些都是什么人啊,拿手雷的拿手雷,带枪的带枪,好像还会什么功夫,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我记得之前给男子诊断的时候,系统说他是什么三阶四星武者。要是这么看来的话,感情这几个人也都是那什么武者了……”

    “也不知道系统能不能诊断出这几个人的信息?”

    洛小阳眼中精光一转,对着紫发女子默默的启动了系统自动诊断功能。

    “系统诊断开始……”

    “系统诊断完毕……”

    “患者姓名:柳眉。”

    “患者年龄:24。”

    “患者性别:女。”

    “患者实力认真:三阶二星武者。”

    “患者生命体征一切正常,经期,易怒。”

    看着系统给出的诊断信息,洛小阳心中默默想着“乖乖,果然又不是一个正常人!三阶二星武者,初步猜测,应该比这个叫张跃的差了两星吧。”

    “只是这个经期、易怒,也能诊断的出来吗?不过你别说,就瞅她刚刚那副要杀了劳资的德行,肯定是没错了。”

    洛小阳寻思着“女孩子不应该都是温文尔雅,知书达理的那种吗?像她这种动不动不就要杀人的极品,怕是只有武松在世才能降的住了……”

    在心中埋汰了几句后,他又给中年男子诊断了起来。

    “系统诊断开始……”

    “系统诊断完毕……”

    “患者姓名:王天一。”

    “患者年龄:42。”

    “患者性别:男。”

    “患者实力认真:四阶一星武者。”

    “患者生命体征一切正常!”

    “果然!又是一个狠角色……”

    望着身旁的二人,洛小阳确认了一个想法,那就是,这些人全都是练家子。其中以中年男子最为厉害,张跃次之,紫发女子垫后……

    “虽然不知道那青年实力如何,但从几人关系看来,应该也不会高于这中年男子了。”

    他自个坐那寻思着“我以前也没听说,谁练了什么功夫,就能一蹦几米高啊。”

    “还有这叫张跃的男子,居然在受伤的情况下,还能拎着自己一路飞奔。真是长见识了……”

    想到这里,洛小阳不由得想起了李大爷。

    “我看李老头都打了六十多年太极拳了,也没见他有什么过人之处啊,还不是得泡在药罐子里?”

    “还是说,练这太极拳压根就没有什么出路,是自己选错防身术了……”

    “肯定就是这样了!”

    “喂,系统大大您在吗?我想换一种防身术学习可以吗……”

    然而,系统依旧不鸟他。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候,青年两手各拎着两大包东西回来了。

    “东西我都买好了,顺便还给你们带着点饭……”

    男子说着,拎着东西走了进来。

    洛小阳接过装着药品和生理盐水的塑料袋,配置好药物后,给张跃打上了吊瓶。

    “如果今天晚上要是不发烧的话,应该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经过刚刚这么一折腾,张跃现在很是虚弱,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谁想这个时候,紫发女子再次发飙,又把枪给掏了出来。

    “既然你现在已经没用了,那就去死吧!”

    “我尼玛,又来……”

    看着黑洞洞的枪口,洛小阳心中任有余悸,之前要不是中年男子出手干预了一下,只怕他现在已经惨死当场了。

    “早知道,劳资就该把这手术分七七四十九天给他做完咯。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他一边后退,一边赔笑着“我好歹也救了你的同伴不是,你们就不能放我一条生路吗?实在不行,你们把我打晕了,找个地方随便丢下也行啊。”

    “你们今天要是放我一马,我保证不会报警,也不会跟任何人说起今天晚上的事情。”

    “各位大侠行行好,就放了我这一次吧。实在不行,我给你们跪……”

    他这话还没有说话,中年男子开口了。

    “柳眉,别忘了道上的规矩。”

    “哼,什么狗屁规矩,为什么医生杀不得!我看这个姓洛的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还不如杀了一了百了……”

    “什么叫我就不是个好东西,还不如杀了一了百了!劳资天天在急诊科救死扶伤的,治过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吧,怎么到你这里,就变的一无是处了。”他在心中怒吼着。

    “再说了,你这同伴不还是我救的么,虽然中间出了点小小的意外,好歹还是抢救过来了不是……”

    中年男子回道“为什么不能杀医生,还用我来多说吗?今天要不是有这位医生在,恐怕你跃哥的命就得交代在这了。”

    “如果你今天杀了他,这事要是传出去了,以后道上的人会怎么看我们,哪个医生还肯给我们治病……”

    “把枪收起来!”中年男子喝道。

    听得男子语气有些不悦,一直闭目静养的张跃开口了“柳眉,说的没错,你就当给你跃哥一个面子了,把枪收起来吧……”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