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超幸运全能玩家 > 第八十七章 ‘帅哥,你对你祖宗可真好’
    起床吃过早饭,唐安先是给陈宫打了个电话,问了问他剧本开始写没,那边回话说是已经开始了,会尽快让他看到前期剧情。

    简单客套了几句后,又给前进律师打了个电话,问了问酒店收购的事情,那边回的也是正在洽谈中,力争以最低的价格收购成功。

    俩事儿都在稳步进行中,那今天干点什么呢?

    要不就趁着这两天清闲,先把无水村的案子先给帮忙解决了吧。

    正准备给大福打电话,突然想起昨晚上答应香莲今天带她去买衣服这事儿,唐安又收回了手机,将她藏身的那盘录像带装进运动包后,直奔三楼。

    没想到,香莲早早就等在门口,见他上来,高兴的不得了。

    “走吧,先去给你买几身衣服,下午我还有事”,因为昨天的梦,唐安有点不好意思看她。

    一看见她,梦里的画面就开始循环播放。

    为了避免尴尬,说完了话,他就赶紧转身往楼下走。

    香莲只觉得他今天有些古怪,不过也不知道古怪在哪里,摇了摇头,紧跟着他身后走了下去,脸上的笑意倒是藏都藏不住。

    半小时后。

    唐安和隐身后的香莲一起走进当地最大的冥衣店。

    还别说,现在的冥衣款式还真挺多,颜色也不像早年那么俗气,一眼望去,还都挺好看的。

    只不过现在店里一个人都没有,老板正坐在收银台后玩手机小游戏,见有人进店,赶紧关了手机小游戏,起身来招呼。

    他看不见香莲,以为只有唐安自己:“帅哥,看看,都是今年的新款。

    过两天就是‘寒衣节’,今天不买,寒衣节当天可就不好买了”。

    “寒衣节?”,唐安并不知道这个节气。

    老板解释:“你们年轻人不知道也正常,每年的农历十月初一,农历就是阴历,那天就是‘寒衣节’,也叫‘祭祖节’、‘冥阴节’,还有的地方叫‘gui头日’。

    这天是入冬的第一天,以后天就越来越冷了,给底下的祖先烧点衣服、纸钱、香烛什么的,让它们也能暖和和的过了冬”。

    “这样啊……我先挑挑看,您先忙,挑好了叫您”,唐安礼貌的拉开了老板的距离。

    老板很识趣的又回到了收银台后:“帅哥,那你随意看看,有合适的我可以给你取下来细看,咱这店里的东西,在底下也算是名牌口碑,祖宗穿上绝对有排面!”。

    “好,我先看看”,唐安点头。

    身边的香莲已经笑得花枝乱颤,轻打了一下他的胳膊:“我是你祖宗呀~”。

    “想见黄符吗?”,唐安看着那张大饼脸一脸认真的威胁。

    老板刚坐下开始新游戏,听到他说话,立刻又起身问道:“帅哥,你刚说什么?”。

    “我是说……这件黄色衣服不错,您忙吧,我刚才自言自语呢”,随口一个烂谎话。

    老板看了一眼他手边那一排红色衣服,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色盲不是红绿不分吗?这年轻人怎么红黄不分了?

    年纪轻轻眼睛就成这样,可怜哦……

    等唐安反应过来自己眼前的衣服没有一件是黄色时,老板已经进入游戏世界,香莲却笑的捂着肚子弯着腰。

    “再笑我回去就把你关起来”,唐安压着声音,蚊子似的嗡嗡了两句,威胁的意思全放进了眼神里。

    香莲憋着笑,快步走开,装作看衣服的样子。

    等她转悠了一圈又回来时,一脸惊讶:“怎么都这么贵呀……我以前拍电影时,衣服可没这么贵呀……”。

    唐安往门口走了走,假意在挑选衣服:“你拍电影那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儿了……”

    二十多年前的物价和现在的物价能比吗,那时候大部分人的工资才多少钱,鸡蛋才多少钱?

    “那怎的呀?”,香莲一脸茫然,对现在的物价一点概念都没有,脑子里的物价表还停留在二十多年前。

    一句半句和她也解释不清楚,唐安干脆就不解释了,喊了老板一声,然后凭着刚才她在衣服前逗留的时间长短和挑选时的表情,让老板取下了那些她中意的。

    一共十五件,红色居多,粉红、玫红、正红,还有白色两件,鹅黄色和黛青色各一件。

    “你疯了呀,买这么多呀!我只要那件鹅黄色的就行啦!”,香莲揪着唐安的袖子惊呼。

    这时候,老板正高高兴兴的在包衣服。

    唐安背对着他,食指放在唇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别说话了”。

    香莲的眼眶突然就红了,也不说话,转身走到了门口等着,看背影似乎是在拿衣袖抹眼泪。

    活了这百十年,这还是头一次有一个男人这么舍得给她花钱。

    唐安没看懂她这一波反应是什么意思,有点懵比。

    不让说话就这么大反应?买衣服不是高兴的事儿吗?怎么还哭上了?

    正想跟过去问问什么情况,身后传来老板的开朗声音:“帅哥,衣服都包好了,你点点,十五件,一件不少,香烛元宝什么的要来点吗?”。

    “不了,就衣服就行”,唐安接过那两大袋子的衣服,走到收银台准备付钱。

    有他这一身的超能力,还用给香莲烧什么元宝香烛啊……

    付好了账,老板乐呵呵的夸了他一句:“帅哥,你对你祖宗可真好!”。

    唐安:“……”。

    这种话,还是别接了吧。

    礼貌一笑后,他拎着两大袋子的衣服出了门。

    回到车上时,香莲已经止住了眼泪。

    “哭什么?我选的衣服把你丑哭了啊?”,唐安启动了车子,随口开了个玩笑,试图活跃下气氛。

    没想到香莲还真是捧场,‘噗嗤’一声就笑出了声。

    紧接着,一记粉拳砸在他的胳膊上,她又有些伤感了起来:“你明知道不是这样呀……我是感动于你对我的好呀……我活了这么多年,拢共所有衣服也没今天你给我买的多呀……”。

    听明白她为什么哭之后,唐安倒是笑了:“我以为怎么回事呢,你要是喜欢,天天给你买这么一堆都没问题”。

    “真的呀?”,香莲脸上瞬间阴转晴,不自觉的伸手揪住了他的袖口。

    “真的啊,这么多衣服也没多少钱,你就是天天这么买,我也负担得起”,唐安顺口就接了她的话,接完又觉得这话怎么说的像是恋人之间才会说的情话。

    香莲也听出这话里藏着的感情,低头偷笑:“你的话我记下了呀”。

    唐安轻‘嗯’了一声,没再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