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超幸运全能玩家 > 第八十八章 他怎么会在墓碑底下?
    要不是她这一身红嫁衣时刻在提醒着她不是普通人,某些瞬间,还真有点恍惚觉得她就是个普通女人。

    有七情六欲,有喜怒哀乐,最重要的是,对他有情有义。

    到家后,唐安没有把衣服拎进店里,都留在了后备箱,准备过两天寒衣节时烧给她,免得张飞问起时又得撒谎。

    将香莲送回三楼后,唐安看了一眼时间,十点多。

    回到卧室后,给大福打了个电话。

    几声等待音后,电话那端传来大福稍显惊喜的声音:“是你啊!是不是你朋友那边有什么线索了?”。

    “是啊,有空的话,见面聊聊?”,唐安坐在书桌前,目光看向窗外,手里随意转着一杆写字笔。

    “行啊!我这会儿就去你店里!十分钟!十分钟我就到!”。

    “好,我在店里等着”。

    挂断电话后,唐安闭上了眼睛,用了一次预言机会,预测到了老六个小时后的位置:无水村后山李永安墓碑之下。

    之所以预言六个小时后的位置,是怕预言之后老五又临时挪地方。

    六个小时,如果距离较远,时间足以用来联络当地Jing方配合抓捕,如果距离较近,时间足以开车亲自赶往目的地。

    只不过,这李永安是谁?老五又为什么会在他的墓碑之下?

    预言技能是无法预测死人的,这一点春离早就说过。

    如果老五现在已经死了,是不可能预言出他的所在位置,可是如果他没死,怎么可能在墓碑下还活着?

    这一点,唐安确实有点想不明白。

    再回想当时做任务时的那个晚上发生的事情,那个无水村还真是古怪的很,诡异程度和林园小区有一拼了。

    八分钟后,楼下响起了车子的紧急刹车声。

    唐安从窗口往下看了一眼,正看见大福着急忙慌的往店里冲,看来是非常急于知道老五的消息。

    等他噔噔噔下楼时,正碰上准备上来叫他的张飞.

    “哥,你下来的刚好,有人找你,还是上次来的那位大哥”。

    唐安点头:“去泡杯茶”。

    “嗯”,张飞应了一声,脸上神色却有点不太对劲儿,往常这时候他都是兴冲冲的回上一句‘好嘞!’。

    今儿明显情绪不是很高涨。

    因为大福还等着,所以唐安也没细问怎么回事,径直下了楼。

    “怎么样?有消息没?”。

    才两天没见,大福的脸都小了一圈儿,嘴角还起了一个绿豆大的大水泡。

    见唐安盯着他的水泡看,不好意思的解释了句:“最这两天都是熬到后半夜,宵夜又是泡面加香烟,一早起来就起了这么个大水泡”。

    “真是辛苦了,坐吧,老五的藏身位置我朋友倒是弄到了,不过那地方吧有点怪,我说出来你听听,要不要采纳这条线索,取决于你们,毕竟你们是专业的”。

    唐安等大福落座后才坐下,顺手摸过桌子上的烟盒,准备给大福让根烟,结果翻开烟盒一看,空的。

    再看垃圾桶里,一堆新烟蒂。

    张飞这小子今天的烟抽的有点凶啊,早上才扔这儿的一整盒,这才几个小时就全没了?

    再联想他刚才的表现,遇上什么事儿了?

    看来晚上得抽空和这小子谈谈心了。

    正走神时,手边已经递来了一支烟,因为嘴边的大水泡,大福只能小幅度咧嘴笑:“抽我的,我最近的烟备的足着呢!”。

    “谢谢”,唐安接过烟,先给他点了火,然后才点自己的烟。

    这时候张飞端了一杯热茶过来,放在大福面前后,不声不响就上了楼。

    大福倒是没在意他的情绪,紧接着唐安刚才的话题问:“你说老五出现的地方怪?怎么会用到怪这个字?要不你直说地址?”。

    “无水村李永安墓碑之下”,唐安如实回答。

    大福的脸色瞬间变了,猛抽了口烟,表情很认真:“你朋友没开玩笑吧,这可不是能开玩笑的事儿”。

    “他不是个会在这种事儿上开玩笑的人,要不要相信还得看你们,你们要是准备去的话能不能带上我?

    我也想验证下那小子的话靠谱不,如果不靠谱,回来我就拉黑他”,唐安和大福对视着,似笑非笑。

    说实话,这种地方说出去,十个人有八个人估计都会觉得是玩笑话。

    就算大福不信,也是情理之中。

    “我信你!走,跟我先回趟队里,我得先跟楼队汇报下这事儿”,大福一拍大腿,掐了烟头,起身就往外走。

    唐安也不磨叽,站楼梯口冲上边喊了一声:“大头,我出去一趟,中午不在家吃饭,你要是不舒服就把店门关了再上去休息”。

    说完也不等回话,风一样冲到了路边,坐上了大福的车。

    到刑侦大队后,唐安听大福的安排,先在车上等着。

    也就十来分钟的功夫,楼队就跟着大福出来了,身后还跟了俩穿便衣的年轻小伙。

    个个身强体壮的,一看就是能一打三那种身手。

    楼队先是走到大福车旁和唐安打了个招呼,简单客套了两句后,带着身后那俩小伙子走向了另一辆Jing车。

    “现在去无水村?”,唐安等大福启动车子后问了一句。

    大福点头:“去无水村!”。

    一路上俩人也没聊什么,因为昨晚上睡得不怎么好,车开出市区唐安就睡着了。

    等他在醒来时,已经到无水村入口了。

    道路两旁停着的依然是那两辆观光车,正红和阳绿,自从知道这世上有gui后,唐安再看这俩车的颜色就更觉得邪气了。

    观光车上没人,那个打扮的流里流气的司机不知道去哪儿了。

    车子朝村里行驶的途中,遇上了一辆深蓝色皮卡车。

    两车迎面而过时,唐安无意瞟了一眼对方车主,只觉得那张黑瘦黑瘦的脸有些眼熟。

    哦!对了!是那次来无水村时租的那辆车,车主好像叫什么亮来着,李亮?刘亮?陈亮?

    对!就是叫陈亮。

    见他一直扭头看刚过去的那辆车,大福好奇的问了句:“怎么了?刚才那车有什么问题吗?”。

    唐安摇了摇头:“没事,以前租过他车,没想到在这村里又遇见了”。

    话刚说完,他突然又想起来当时没意识到的几件事……

    当初坐陈亮的车时,闲聊中他好像说的是已经八九年没来过这村子了?

    可是下车时他却好心提醒了句村口有观光车可以坐?还说票价是一人两元?

    那俩观光车看起来不像八九年前就有的款式吧……

    难道陈亮在撒谎?!

    “大福,你们以前常来这村子吧?那俩观光车是什么时候有的你知道吗?”,唐安想要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