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绑定了戏曲系统 > 第七章 老人
    “他唱的《望江亭》?”

    苏丽梅有些疑惑:“你在说些什么啊?”

    程桥一解释道:“妈,你是不知道,爸他的《望江亭》老火了。”

    看到苏丽梅还是一脸的懵逼,程桥一忍不住讲起了在地铁上遇到的事儿。

    听到程桥一说的,苏丽梅没忍住笑出声。

    她知道程庆童会唱《望江亭》的事儿,但是她不知道他的唱段居然被那么多人截下来开玩笑。

    “真是的,你不说我还不知道你爸他竟然还有这天赋”苏丽梅脸上带着笑意:“一会儿吃饭的时候你记得提醒我,咱可得让他唱唱。”

    程桥一的脸上也带起了笑容,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主卧门。

    “妈,你不知道的事儿还还多了去了。”程桥一突然想起了自己学《秋江》的事儿:“我现在也是会唱一点儿的人了。”

    听到程桥一的话,苏丽梅手上的锅铲顿在空中:“你说什么?你会唱戏?”

    “是啊,我现在会唱一点儿《秋江》。”

    苏丽梅自然也知道《秋江》这出戏。

    这出戏的难点不在于唱,而在于身段。

    但是,哪怕是这样,苏丽梅也一样的充满了疑惑。

    她还记得以前程桥一怎么都不愿意学戏的事儿。

    “你怎么突然想起学这出戏了?”

    程桥一的老脸通红,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被系统逼迫的,想了想道:“我……我这不就只是……”

    苏丽梅对程桥一脸上略带尴尬的神情熟悉的不得了,心底补全了他的话。

    他大概是觉得自己基本上都不会有些丢人,不大好意思说出来。

    想到这里,苏丽梅觉得有必要发扬一下自己身为优秀父母的作用了:“桥桥,这出戏挺难的,妈妈也不怎么会。你想学的话可以来找妈妈一起探讨。”

    “嗯呐,妈,下次要是我想学的话我一定来找你呀。”程桥一笑了笑,轻描淡写的略过这件事儿:“对了,我奖学金最近发下来了,你有什么想要的没?”

    听到儿子的话,苏丽梅很快就被岔开了话题。

    她转过身白了一眼:“有钱你不知道自己放着?非要买什么东西?”

    “妈,我这不是想用自己的钱给你们送点儿礼物吗?这是好不容易的机会呀!”

    ……

    这话说的程桥一自己都快信了,更遑论苏丽梅

    她看着儿子坚定的眼神,到口边的话被她生生噎了回去,叹了口气:“那你就千万别买太贵的。贵的东西妈能自己买,你买点家里实用的就行。”

    程桥一连连应是,在心底送松了一口气。

    戏曲系统这个事情是不能说的。

    哪怕它最开始想绑定的人其实是老程同志……

    但它还是绑定错人了啊。

    所以说,为了让系统不被暴露,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表现得和原来一样,一点都不懂戏曲。

    程桥一是知道他们对自己的一万层滤镜的。

    只暴露一点会唱片段的迹象。那么就是唱的好,得发朋友圈让所有好友都见识见识的那种好法。

    只要他们一发……

    那就差不多是大半个戏曲界都能看见他那丢人的表演了。

    虽然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站到戏台上,但是那也是以后的事儿了,到时候京剧基础学扎实也不至于丢人了。

    等等!?

    京剧基础学扎实!?

    程桥一被自己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念头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自己竟然能这么快就接受学习京剧的这个问题。

    这导致原本一顿高高兴兴的饭他吃的都不知其味了。

    连让老程同志唱《望江亭》的事儿都忘了。

    程桥一深夜回到寝室,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自己学京剧的事儿。

    学京剧苦,这点他知道。

    但关键是问题不在于学京剧苦不苦,而是在于他能不能动的问题。身为一个宅男,他一周有至少半周时间是在床上度过的。很显然躺在床上是不能练京剧的基本功的,要练肯定得出去练。

    程桥一自问是一个要脸的人。

    他还记得老程同志他们大清早起来吊嗓子的事儿,他实在是不敢想象,自己要是跟他们那样出去练习会引起怎样的围观。

    程桥一暂时还不想出名。

    活着挺好的,为啥非要想不开呢?

    ……

    翌日。

    程桥一看着面前的墙壁,心里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虽然自己嘴上说着不要,其实身体还是挺诚实的。

    他还记得老苏同志曾经给他讲的要领。

    京剧的吊嗓子,不像唱歌那样“咪呀”、“妈呀”的,一句长长的“咿呀”仿佛要撕裂苍穹。

    老苏同志曾经跟他讲过,当年的老艺术家为了吊好嗓子,大冬天也依旧在城墙边上练嗓子,呼出的水蒸气都在城墙上结成了冰。

    程桥一自问自己是不可能达到老艺术家的那种境界,只是小声的喊了句试试。

    虽然这还是他在这个世界里第一次做这样的尝试,但是他还是很快的就找到了发声的点。

    回忆着记忆里《秋江》的唱段,程桥一缓缓的张开了嘴。

    “心切切上渔舟离了渡口,但愿得一帆风顺水急流。

    到临安与潘郎重聚首,弃僧衣换红装喜结鸾俦。

    闲话絮絮叨叨不停口,打不断我相思苦与隐忧。”

    ???

    程桥一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唱出来的声音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明显的男声,连学戏时的嗓音都比不过。

    程桥一清了清嗓子,深深的咽了口唾沫,重新张口:“一江春水东流去,小舟能载几多愁。

    老艄翁忠厚不凡身手,飞舟破浪好悠悠。”

    ……调是全在调上,就是怎么听怎么不对劲。

    “小伙子,你是想学京剧吗?”就在程桥一沉浸在自己莫名的声音中时,一个苍老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旦角不是你这样唱的。”

    程桥一微微一愣。

    他没想到自己已经找了一个相当偏僻的地方了,竟然还会被人发现。他略微有些尴尬的转过身去,只见是一个从未见过的老人。

    老人丝毫没有感觉到程桥一的尴尬,反而是面带笑容:“小伙子,你也想表演这出戏吗?”

    “表演这出戏?”

    “是啊,”老人精神抖擞,说起话来精气十足,吐沫横飞:“最近不是有一个表演节目的事儿吗?我都想好了,找个人一起上去表演《秋江》。结果谁知道咱学校京剧社的那些年轻人这么不争气,他们竟然都没听过这出。”

    程桥一听得一愣一愣的。

    老人说的话,每一个字他都听懂了,但是组合在一起,却觉得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懵逼。

    “所以说……”

    “所以说你想和我一起表演这出戏吗?我可以带你呀。”老人的面上充满了期待:“我刚刚听了你唱的,除了发音部位不对以外,其他的你都已经很好了。”

    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听到老人的话,程桥一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顺便还跟他约好,每天早上都跟他到这儿来吊嗓子,有空一起走走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