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绑定了戏曲系统 > 第九章 千金话白四两唱
    虽然感觉林西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但是还是很想捶他怎么办?

    程桥一叹了口气,强压下自己心中的冲动,把书包捞到包里,回头对林西说道。

    “老二你先自己回去,我现在有点事。”

    听到程桥一的话,林西马上露出了一个猥琐的,笑容:“我都懂,我都懂,你快点去吧,我就不耽误你了。”

    ……

    说实话,看见他那一脸猥琐,程桥一真想一巴掌呼上去。

    不过他还和张浩文约好了练习《秋江》。

    呼死室友的机会多的是,但是和大佬一起练习的时间却不多。

    这一点,程桥一想得很清楚。

    来到约定好的地方,老人早就已经换好练功服在练习了。

    “秋江河一只舟,两旁撒下钓鱼钩,钓得鲜鱼沽美酒,这样的快活哪里有、哪里有。”

    定场诗一出,程桥一瞬间就觉得屋里的空气都变得鲜活了起来。

    他赶紧将书包扔到墙边儿,往自己身上套了一身练功服,抓起拂尘,站到张浩文的另一侧。

    看到程桥一站到身旁,张浩文没有什么停顿,继续念到:“呵呵,我道是何人来,原来是刺笆林的斑鸠哦。”

    程桥一将拂尘搭在左胳膊上,不做声息的清了清嗓子:“此话怎讲?”

    “你是个咕咕!哈哈哈哈哈!”张浩文半蹲着身子,用手比划了一下:“姑姑啊,喊老汉做啥子?”

    程桥一弓着背,往前走了两步:“请问公公,你是从早下河,还是刚刚下河滴?”

    听到程桥一的念白,张浩文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

    “千金话白四两唱,你这话白还是不过关啊。”

    “啊?”

    看见程桥一的疑惑,张浩文开口道:“我是半京白半川白,你这又是怎么回事儿?我见你唱的还行,就没想太大其他的,可你现在这川白说的都快赶上我了。”

    这个问题,程桥一还真知道。

    他一早就发现了,自己在系统里面学来的这出《秋江》貌似川味要更重一点。但是他也没有太过于在意这个问题,现在被人点出,程桥一只觉得自己的脸都快烧熟了。

    “张爷爷……要不,要不让我先看看这个视频吧?”

    “现在看视频?”张浩文的脸都快皱成一团了:“你早的时候干什么去了?”

    他找程桥一一起演这出戏,也就是看中他对这出戏挺熟悉的。

    程桥一闻言,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我之前学的就是我刚刚唱的那样。”

    “哦?”张浩文挑了挑眉,眼底全是质疑:“你那个版本是搁哪儿学来的呀?”

    “那是,那是一个老先生教我的。”程桥一急中生智:“那个老先生我也不认识,偶然遇着,他教了我这出戏。”

    “那他为什么要教你这出戏啊?”

    按理说来戏曲的传承是十分注重师承的,一般不会教外人唱段。收的徒弟不管是不是真传弟子,都得先拜祭老郎神。

    程桥一被问得一愣,脑海里飞快的闪过各种理由。

    支支吾吾的开口道:“可能是因为我父母都是戏曲演员,他认识我爸妈的原因?”

    “你父母都是戏曲演员?”这话张浩文倒是觉得挺惊奇的:“那你为什么不跟你爸妈学着点,连个发音都不行啊。”

    见话题揭过,程桥一暗自松了口气。

    系统的事情是不能说的,哪怕是这个系统平时好像也没什么用……

    “我这不是以前不懂事,爸妈想让我学的时候我老跟他们对着干。”前面半句说的倒是真话,后面半句就有些堪忧了:“我就想自己练好了以后给他们一个惊喜。”

    给个惊喜是假,想让他们发在朋友圈里的视频不那么丢人是真。

    但是张浩文很显然没有领悟到程桥一的真实想法,他看着少年刚(hu)毅(che)的面庞还是不太忍心继续打击他了。

    “要不你先试试用你现在学的把这出戏演完?我跟你一起。”

    听到这话程桥一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虽然对自己现在表演到底能达到什么程度不是特别有信心,但是好歹也比换一种新的唱法要强的多。

    想到这里,程桥一直接按着自己的想法开了场。

    他按着记忆退到幕布后,张口唱道:“匆匆地私自离庵门……”

    紧接着,小碎步上场……

    亮相……

    表演身段……

    程桥一按着记忆一步一步的表演着。身段从最开始的完全僵硬到最后也逐渐有了几分味道。

    张浩文脸上的皱纹也不知不觉的抹平了不少。

    一戏终了。

    “你这还真的挺不错的,”张浩文意犹未尽的开口点评道:“就是你的基本功不行,这得多练,谁也帮不了你。”

    “嗯嗯,我知道。”

    “你光知道没用。”张浩文看着程桥一眼里不知不觉的带上了看晚辈的宠溺:“你能把全出给演下来说明你确实是下了功夫的。但是你还得更努力,笨鸟先飞嘛。”

    程桥一累瘫在地上,抹了一手汗,用力的点了点头。

    “张爷爷,这些我都知道,我平时会练习的。”

    “行,你知道就好。”张浩文想了想继续嘱咐道:“虽然到时候得要上台表演,但是你也不用太累了。用不着多专业,他们都看不懂的,你尽力就好。”

    程桥一自然也知道这一点。

    他不可置否的笑了笑,没答应也没拒绝。

    张浩文都是活了多少年的人了,自然一下子就看穿了他的想法。

    年轻人是得有点拼劲,一事能狂便少年。要是连敢拼的劲头都没了,那也就没什么指点的必要了。

    当然,有拼劲也不代表一定就能成功。

    不过就算知道,张浩文也不会把这种丧气的话说出来打击人。

    看着程桥一充满斗志的模样,他脸上的笑意就一直没消散过。

    程桥一也不知道张浩文一下子想了这么多。

    他在地上坐了会儿,觉得自己不太累了就站起了身来。

    既然要做到最好,那么练习就不是说说而已。

    程桥一在自己的心底定下了一个目标。

    先跑一个小时的圆场。

    毕竟……

    在系统抽中的《秋江》学习里,圆场是第一个差点要了他命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