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从飞段开始的诸天 > 第四十章:神秘面具人
    徐明加快了速度,向着堡垒前进。

    几公里的距离很快就到了,这座嵌合蚁城堡十分高大,占地面积广,高达上百米的高度。

    只不过……

    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那是一种土黄色的泥土,看起来有点恶心。

    而在不远处,有一个奇怪的人吸引了徐明的目光,那人个头堪堪一米七的样子,穿着一身迷彩装,可以看出是个肌肉男,只不过脸上带着一个奇怪的恶鬼面具。

    “这人……好强啊。”

    徐明目光被吸引过去,这人速度很快,手中拿着一把匕首,一匕首一只嵌合蚁,绝不失手,一看就是常年游走在生死边缘的那种人物,干脆利落。

    可以说,单论身手,这人是徐明目前看过最强的,短短几秒钟,围攻他的嵌合蚁们就全部被干掉了。

    更让徐明在意的是,这家伙居然没有显示昵称。

    “又是一个开挂玩家?”

    解决了这些嵌合蚁,迷彩面具男从一个入口大摇大摆的进入了城堡内,徐明则是蹑手蹑脚的跟在他的后面一起进入。

    这人敢一个人这么攻进嵌合蚁城堡,绝对不是什么简单货色,跟着他或许能够浑水摸鱼。

    迷彩男一进入城堡就开始向着一个方向而去,似乎对这里很是熟悉。

    不过很快就有人拦在了他的面前,和他遥遥对峙着。

    “孟徒徒尤匹?”

    徐明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对上三护卫之一,肯定是一场激战,这是最佳浑水摸鱼的时刻。

    然而,迷彩男马上动了。

    仅仅只是一拳轰杀过去,徐明看的目瞪口呆。

    这一拳带着呼呼风声,闷雷轰鸣,拳头上覆盖了一层神秘的力量。

    在他的背后浮现出一头巨熊,黑色的躯体,乌光流动,带着一股洪荒气息,体格强健,瞳孔睁圆,张开长满尖牙的大口嘶吼,仿佛自太古洪荒而来。

    “吼!”

    一声熊吼,整个堡垒震动,无数的泥土自墙面上脱落。

    孟徒徒尤匹大惊失色,站直了身子严阵以待,拳头紧握,也要发出他最凌厉的一击。

    咚!

    迷彩男一拳砸到,随着他的拳印绽放开来,身后的巨大黑熊,昂仗头,流动黑色的乌光向前奔去。

    尤匹表情狰狞,拳头向前砸去,全力以赴。

    轰隆一声,地面震颤,而后整个堡垒都剧烈摇晃,迷彩男和尤匹虽然体型差距颇大,但是实力显然不是以这个来论的。

    “啊!”

    尤匹一声巨大的惨叫,踉跄倒退,而后摔倒在地,巨大的拳力将他彻底掀翻在地。

    乌光散尽,迷彩男的一拳将尤匹的整个右臂崩碎裂开,化成血肉,肩膀处的伤口不断淌血,看起来狰狞可怖。

    “好……好强!”

    徐明看的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拳?

    与他一样想法的还有尤匹,他从地上翻身而起,神色不再嚣张,而是深深的忌惮,失去了那种狂霸之气。

    他眼中凶光闪烁,大量的气爆发开来,而后断裂的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而他的身体也在变化,眨眼睛便是变成了一头高大的半人马形态。

    尤匹的体内有着魔兽的血液,恢复力是他的一种本能,而半人马形态是他魔兽血液带来的战斗形态。

    他的右臂化为一把巨大的血肉斧头,弓着身子,积蓄着力量。

    在尤匹的脑子里,没有害怕,只有王,敌人已经打上门了,保护王是他的职责,哪怕是这样去死

    “哼,卑劣的生物。”

    迷彩男不屑冷哼,声音非常冷,也非常傲,充满了对尤匹的轻视。

    然后,他也动了,拳头迎上去,主动出击。

    砰砰砰!

    城堡里,响声密集,迷彩男不断出拳和尤匹战斗在一起,每一拳都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和力量。

    徐明在旁边看呆了,这等力量太过可怕,他可没有冲上去挨拳的想法,只能躲得远远的。

    他可不是尤匹那种魔兽血脉,挨上这样的一拳,还不被轰成渣渣。

    嵌合蚁们全都被震动集合到了这里,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简直不敢相信。

    那个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尤匹大人居然被压制了。

    不,不是被压制这么简单,敌人的每一拳都让尤匹损失身体的一部分,短短时间内,尤匹的身体已经惨不忍睹,鲜血横流。

    不过,这些嵌合蚁们虽然躲得远远地,没有被战斗波及到,但是他们的命运还是很不幸。

    一个腹黑男躲在他们的那里。

    插手不了那边的战斗,对付这些家伙足够了,徐明快快乐乐的一个个收割着这些嵌合蚁们。

    “尤匹!”

    这时候,枭亚普夫也来了,他的反应和嵌合蚁们一样,简直不敢相信尤匹居然在正面战斗中被打成这样。

    那个带着面具的人,好强!

    更让枭亚普夫不安的是,这个男人带给自己一种极为强大的威压,这种威压,比面对王的时候还要可怕。

    “这就是杀死彼多的敌人吗?”

    枭亚普夫立刻做出了判断,一切都解释的通了,也只有这么强大的敌人才能轻松杀死彼多。

    接着,普夫也动了,蝴蝶翅膀飞舞,向着战圈冲了过去,大量的磷粉向着战斗圈子撒下去。

    磷粉乃爱泉!

    普夫的正面战斗能力不足,磷粉乃爱泉是他的最大杀招,大面积的磷粉通过呼吸系统进入敌人的体内,进而麻痹敌人。

    这是他能给出的最大支援了。

    敌人很强很强,但是普夫知道自己不能退缩,一旦尤匹和自己被击败,王将直面这个巨大的危险。

    “哼,雕虫小技。”

    迷彩男一拳将尤匹击的倒飞出去,伸出右手食指指着普夫所在的方向。

    “风!”

    大量的暴风从迷彩男的食指激荡出来,瞬间席卷了那大片的磷粉,反而将它们吹向了普夫的方向。

    “不对!”

    普夫感觉到了不妙,他当然不是害怕自己的磷粉,而是这股暴风。

    但是他终究慢了一步,暴风瞬间将他席卷进去。

    “啊!”

    普夫的惨叫声响彻城堡,没人看清他遭遇了什么,当暴风散尽之后,那里下起了一片血雨,血肉从空中飘落下来,普夫已经不见了。

    “普夫!”

    尤匹大惊失色,然而他的末日也来了,那一头巨大的太古黑熊再次向着自己袭来。

    战斗结束了,尤匹的身体四分五裂,虽然不至于像普夫那样尸骨无存,但是也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那边,徐明也收割完了这一堆嵌合蚁们,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有些不敢置信。

    “是至尊魔戒还是隐身斗篷?连我都察觉不到?”

    迷彩男看着一堆嵌合蚁尸体,托着下巴呢喃着。然而听到这话的徐明心情就没有那么美丽了。

    这是什么变态啊!

    这就察觉出问题的关键了?

    “算了,任务要紧。”

    耸了耸肩,迷彩男没有再理会这些,而是一个闪动,身形就这么突然消失了。

    “靠靠!”

    徐明不敢置信,迷彩男就这么突然的消失在了自己眼前,仅仅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而已。

    而且徐明很确定,他没有眨眼。

    就这么……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