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修真有限公司 > 第十七章 薛定谔的卦象
    群里的各位聊的热火朝天,纷纷表示林麟大佬求带。

    林麟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情况,还有那个莫名其妙的声音,已经困扰了他很长时间。

    林麟:“话说,各位道友,你们在破局的时候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林麟此话一出,群里的人皆是一愣

    冯志:“奇怪的声音?没有啊,那里面静悄悄的,我只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

    张焱:“我在里面都快以为自己聋了,根本没听到什么声音啊?”

    黄舒娅:“+1”

    庞静波:“+1”

    于岩:“哦?看来林麟道友有故事啊,请开始你的表演。”

    林麟:“你们莫非都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吗?”

    林麟心里好奇,莫非只有自己听到了?那岂不是说,自己身上有什么特殊之处,说不定哪天就会有一个世外高人看自己有天命之资,给自己一场大造化。

    逼格瞬间就上升了许多,万万没想到我林麟原来也是主角命。咸鱼了二十多年,今天终于咸鱼翻身。

    可能要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像开了挂一样修炼晋级,出任CEO,走上人生巅峰,想想还有些小激动。

    林麟的话引来了田主任的关注,一直处于窥破状态的田主任都被炸了出来。

    “什么意思?你破局的时候旁边有声音?”

    林麟:“对”

    下一秒林麟收到了田主任的私聊信息

    “和我具体的说一下,到底是什么声音?”

    林麟:“当时,我正有点崩溃,就听到我的耳边有人跟我说话。您想想那个场面,是个人都害怕,我一激动,往墙角一缩,就摸到了门把手。。。”

    田主任:“!!!”

    田主任好歹也是四品后天境界,也是经历过三百年风风雨雨的人物,试问什么场面没见过,但是林麟这个操作,是真的触及到了他的只是盲区。

    破局考验,考的就是修行者的各人能力,破局过程中不允许任何人提示,虽然田主任今年是第一次负责招聘工作,但是他还从未听人提起过破局的时候还能听到人声。

    “那个声音和你说什么?”田主任追问

    “少年,你渴望力量吗?”林麟如实回答

    田主任:“???”

    渴望,渴望你个头啊!

    这算什么,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也不算是作弊提示,而且破局时,他可是严格封锁了周围的空间,别说人了,连只苍蝇都不可能接近林麟。

    好奇怪

    莫非,这个林麟还有什么过人之处?例如逆天的气运,或者他是某个修仙界大人物的后辈。

    田主任转念一想

    先不说气运,对于林麟田主任可以说得上是了如指掌,祖上世世代代都是清清白白的凡人。

    祖上没积过多少德,也没造多少孽,所以林麟身上的那点气运稀薄的可怜。

    最大的气运可能也就止步于吃瓜子中再来一包,喝饮料中再来一瓶这一类。

    思来想去,田主任也想不明白。

    田主任心想,算了,还是去找卦师那老家伙算上一卦吧,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就通通丢给玄学。

    卦师是公司里的老牌员工,和田主任也是至交好友。

    想当年华夏修真界大比武,田主任和卦师可是当时的榜眼和探花,本身两家还都是修真界的世家,靠着这几个标签一时风光无限。

    只可惜后来因为一些历史性的原因,两人的家道中落。

    同样的命运同样的经历让两个人成了知己,直到百年前两人被公司发掘。

    经过几年的摸爬滚打,卦师已经是公司的高层,而田主任则因为酗酒而被公司边缘化,到现在沦落成一个新员工群聊的群主。

    甚是可怜

    田主任翻出卦师的聊天界面

    田主任:“算命的在不在?”

    卦师:“请叫我白眉卦仙,酒壶道友”

    卦师的回复很迅速,看来今天并不忙。以往找他不是在给人算卦,就是在去给人算卦的路上。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今天回复这么快。还有,我不是酒壶!”

    “有事说事,忙着呢,我最近感到境界松动正准备闭关一段时间,所以一直在公司里。”

    “可以的呀,算命的!那我在这里先预祝你能够顺利蜕凡成仙,早日踏入五品灵仙境界。”田主任有些没想到,有些日子没见,卦师居然都要突破了,看来自己的修炼也该抓紧了,为了自己的烫头大业,也得好好努力一把。

    “哈哈哈,借道友吉言。说吧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卦师说道

    “最近有一个新员工,破局只用了短短的几分钟,今日偶然听这位小友谈起,他在破局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和他说话,我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所以求你起一卦,解我心中疑惑。”田主任娓娓道来

    “生辰八字发来,待我给他算上一卦。”

    卦师很爽快的答应。

    没过一会儿,田主任便把林麟的生辰八字发了过去。

    卦师看了看林麟的生辰八字,微微皱眉

    “从未见过气运如此差的家伙。。。”

    感慨归感慨,今天主要看的并不是气运,而是为解田主任心中疑惑。

    卦师开始起卦,口念咒语后法术显灵,几分钟后卦象便出来了。

    “嗯?”

    卦师看到卦象先是发出疑惑的声音,眨了眨眼

    卦师陷入沉思,林麟的卦象好似凌乱不堪又好似一片空白,像过去又像是未来,因果杂乱无序却又环环相扣,总而言之就是什么都没算出来。

    卦师眉头紧皱,不应当啊,老夫业绩精湛怎么可能连这么简单的卦都算不了。

    一定是老夫打开的方式不对,待老夫再起一卦。

    卦师紧闭双眼,再次起卦,过了一会儿卦象再次显现。

    卦师可以明显感觉到结果已经出来了,而且非常清晰。

    可是当他睁开双眼,卦象突变,变得与第一卦无异。

    卦师:“……”

    什么情况?老夫今天非不信邪,偏要将你这一卦算出来不可!

    卦师来来回回忙了两个钟头,硬是什么都没算出来。卦象时有时无,时整时乱,完全不能作为解卦依据。

    另一边的田主任等的头都要秃了,卦师的回复还是没有来。

    殊不知此时的卦师一直重复着起卦解卦的死循环之中。

    卦师看着新一轮的卦象,这几分钟算是又白忙乎了,还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卦师盯着林麟的生辰八字沉思片刻后,忽然间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这就是传说中的‘薛定谔的卦象’!”

    卦师彻底放弃了,玄学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就再丢给科学烦恼吧。

    可是卦师一想,自己又不能和老友说因为自己才疏学浅,所以解不了林麟的卦象。

    这要是传出去,自己的这张老脸还往哪搁。

    所以卦师只能以千百年来同行们最常用的一句话来回复田主任。

    卦师:“酒壶道友,天机不可泄露,道友不要再刨根问底,请相信我,一切自有天意!”

    田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