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全世界都是游戏副本 > 第十四章 我比你强,我能欺负你,就是王法
    “你就是方浪?”四个带刀士兵走到方浪面前,面无表情的问道。

    方浪有种不详的预感。

    【存档】

    “我就是方浪。”方浪已经做好装逼的准备了。

    不管对方是为何而来,说白了都是在给自己装逼的机会。

    结果对方不按套路出牌,方浪的话音刚落,就被一巴掌砸在脑袋上,晕了过去。

    无情。

    这些士兵居然完全不给他一丝装逼的机会。

    “少爷……”秀儿刚想冲过去,见士兵握着拳头往自己走来,不由面色一变。

    “哎呦,头好晕,脑疾又犯了。”说着,秀儿往地上一躺,闭上了眼睛。

    士兵看了一眼秀儿拙劣的演技,想了想,懒得蹲下来补一拳,只是回头把方浪带走。

    片刻后,等人走远了,秀儿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衣袖上的灰尘。

    “吓死我了。”接着又拍了拍胸口,胸口那两坨肉太重,坠的她喘不过气。

    “怎么官府又把少爷抓走了,今天的事情有点多呀。”

    秀儿蹑手蹑脚的跟着那几个士兵,一路上偷偷摸摸的东张西望。

    城东,一间密室。

    方浪在一张凳子上醒来,被五花大绑的捆着。

    卧槽,又来?

    好不容易拜托翻天会,自己这转眼又被官府给抓了?

    自己怎么这么倒霉?

    不对,应该说太优秀的人就是黑夜中萤光,太显目。

    刚出虎口又入狼窝,自己这命数还真是硬啊,可惜自己不是真的能掐会算,不然还真想给自己算一卦。

    【存档】

    之前的档位不好,回档的话还要挨一拳晕过去,赶紧换个档,没必要白遭罪。

    “方浪,你可知罪?”一个穿着白色长衫的中年男人出现在方浪面前。

    方浪眉头一挑,这个男人样貌不俗,有自己百分之一的水平,算是个帅哥。

    只不过,这人居然穿白衫,根据方浪那心理学分析,这个人很自恋,是个骚包。

    “你是谁?我何罪之有?”方浪连抛两个问题。

    “我乃东风城治安巡查队的队长,至于你何罪之有,自己心里不清楚吗?”

    “不清楚,我感觉自己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平民。

    哦,我知道了,最近我比较好赌。

    不过,东风城不禁赌,赌博好像不犯法,你抓我有点过分了。”

    “赌博不犯法,但是西门青状告你出千,骗了他十几万两银子!这是诈骗罪,在东风城绝不姑息!”

    方浪不满道:“凭什么说我出千?胡说八道!凭本事赢的钱,怎么能叫骗?”

    白衫男子道:“没有人能在赌桌上连赢十几场,尤其是没有技术含量纯粹看运气的比大小。

    连赢两把、三把,甚至是五把,都可以认为是运气。

    但是连赢十几把,这不是运气可以解释的,唯一的解释就是出老千!”

    “我没有出老千,就是运气好。”方浪一口咬定,势不松口。

    这是兵,又不是翻天会那群贼,做事情得讲证据。

    至于证据。

    赌场里那么多赌场高手,都看不出来自己出千,所以有个屁的证据。

    没有证据,还能严刑逼供不成?

    自己可是良民。

    不过很显然,对方不是良兵。

    虽然隶属朝廷,但是这个白衫男子,行事似乎没有那么守规矩。

    他拿起一根银针,往方浪的大腿上一扎。

    “针上有毒,我不信你不说实话。”白衫男子一脸微笑。

    ”喂喂喂,你们是兵,又不是匪,行事要不要这么狠?”方浪盯着大腿上已经发黑的银针,心里还真有点怵得慌。

    怎么感觉这朝廷里当兵的,比翻天会那群贼还要更贼。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出没出千?”

    “真没出千!”方浪有点无语。

    不应该呀。

    就算真的是西门青状告自己,也应该是对簿公堂,而不是把自己拉过来直接滥用私刑。

    最重要的是,西门青是差那十几万银子的人吗?

    十几万银子而已,对于首富之子来说,也不过是吃顿饭听遍小曲的银子而已,不值一提。

    西门青会因为这点小钱报案,丢自己的脸?

    不会!

    这人,应该不是为了西门青来的。

    不是为了西门青,那么明显就是为了自己。

    果然,太优秀是一种烦恼。

    肯定是自己连赢十几把,这种超出正常人的行径,太过于引人注目。

    看样子,翻天会的赌场里面,也有朝廷探子。

    方浪问道:“你到底是谁?没必要扯着西门青的幌子,西门青不会因为这点小事报案,他丢不起这人。”

    白衫男子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眼方浪,笑道:“你没有我想象中那么蠢,不过也是,能够在赌场上连赢十几把,还没有被赌场打断腿,能平安走出来的人,绝对不是傻子。”

    方浪静静地看着白衫男子,你说,我听,虽然答非所问,但听下去总会答是所问。

    果然,白衫男子继续道:“我叫白展风,确实不是西门青报案我才找的你。”

    “那你为什么找我?”

    “因为我听到一个消息,有人在赌场里连赢十几场。我以前也好赌,而且赌技不错,尤其是千术也不错。

    听说你能连赢十几场,我很感兴趣。

    最重要的是,连赢十几场,还能平安走出赌场没有被打断腿,这就更有意思了。

    我当年也是个疯狂的赌徒,我很清楚,赌大小,不可能有人凭借赌术或者运气赢十几场。

    唯一的可能,就是出千。”

    顿了一下,喘了一口气,白展风继续道:“你若出千,必定会被赌场打残,可你偏偏平安无事的走出赌场,这点我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就别想,我连赢管你屁事啊,你激动什么?还把我抓过来,还给我动刑,还有没有王法!”

    白展风笑了:“王法?在你面前我就是王法,因为我比你强,我能欺负你,就是这个世间最大的王法。”

    卧槽,有道理。

    白展风再次拿出一根银针,轻声道:“刚刚那一针下去,给你解药你还有救。我这第二针下去,就算完事给你解药,你也得当个瘸子。

    老老实实告诉我,你在赌场里做了什么手脚,我就放了你。

    不仅放了你,还能让你这条臭虫翻身。”

    “你到底是朝廷的人,还是黑恶势力?看你这行径,更像是混黑的吧?

    就为了自己一点好奇心,就如此对待一个良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