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把大唐变成玄幻 > 第十一章 做男宠?不可能!
    随后书生便拱手道:“那小生就告退了,别忘了告诉公主小生的功劳。”

    “绝对忘不了,放心,知贡举里有公主的人,明年一定让你考上。”

    书生又行了一礼,就欲离开。

    “等等。”

    这时,一直不言,看着他们作妖的白玉京开口了。

    “你们不准备给一个解释吗?”

    领头壮汉笑着回答:“我们却是送公子一场大机缘。”

    书生拍了拍白玉京肩膀,尴尬地笑着说道:“仁兄且跟着他们去神都,保准不亏。以后青云直上,别忘了小弟今日的进见之恩。”

    “别故弄玄虚,不说清楚,我保证你们谁都见不到一会儿升起的太阳。”

    白玉京淡淡地说着,话中却杀机暗藏。

    他现在已经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唐朝的公主最爱养男宠、找情人,估计这些人是想把他弄去给那个什么公主做情人。

    要不然就是想把他献给武则天,做什么后宫的“妃子”,就像太平公主进献的张昌宗、张易之那样。

    以他现在的外貌,绝对有这种可能。

    听到白玉京的话,众人大笑起来。

    领头的大汉笑了一会儿,才憋着笑说道:“公子,这件事对你对我对大家都好,何必呢?”

    白玉京等他们笑了一阵,也不生气了,毕竟亢龙何必与蝼蚁置气。

    戏谑地笑问:“哦,我倒要听听,有何好处?”

    领头大汉深思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公子,我直说了吧。我们是当今圣上的义女千金公主的人,公主想在荆楚之地寻访一位美男进献给当今圣上。若寻找不到,我等回去必受责罚。

    公子随我去了神都,不仅我等可以免罪,书生可以中举,公主能解忧,公子也能像那二张兄弟一般专宠后宫,进而高官显爵,把弄朝权,岂不美哉?”

    美哉?

    美个屁!

    白玉京一听千金公主这个封号就想起是谁了。不就是那个号称唐朝最无耻的公主吗?

    她本来是唐高祖李渊的女儿,和李二是一辈的,武则天践位称尊之后,他居然厚颜无耻地认武则天为母,做了武则天的义女,赐姓武氏。

    后来又把自己的男宠冯小宝进献给武则天,冯小宝也就是后来的薛怀义。

    在武则天在位时期,李氏宗亲被杀得人头滚滚,没被杀的也纷纷被流放岭南,而这位无耻的千金公主不仅得以保全性命,居然还能如以往一般骄横肆意。

    白玉京也想明白了这千金公主为何急于在民间寻找美男进献。

    这个时空,好像在他穿越之前的几年,千金公主进献的假和尚薛怀义因为纵火烧毁了明堂,招致武则天的大怒,随即被处死。

    而之后宫中专宠的可就只有太平公主进献的张昌宗和张易之两人了。宫中无人,千金公主心中自然不安,必定急于在民间寻找美男进献。

    艹,这种事怎么被自己遇上了,难道长得太帅也是一种罪过?

    他可不想到神都洛阳去被千金公主和武则天那种老太婆凌辱,那场景想想就不寒而栗。

    白玉京挑了挑眉,笑着说道:“意思是跟着你们去神都,还能做皇妃?”

    领头的大汉回答道:“当然,不过还需要检查公子的阳道是否伟壮。”

    然后大汉仔细上下打量了一下白玉京,又继续说道:“嘿,不过想来以公子的容貌,就算那方面不行,公主也会满意的。”

    卧槽,还要检查阳道!

    男人的裤子是能随便脱的吗?

    美男就没有尊严吗?

    白玉京差点压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气。

    书生也在旁边劝道:“仁兄,这样对你有天大的好处,对小生我也好,何不成全一二呢?”

    白玉京瞥了他一眼:“你以为我是你吗?看起来衣冠楚楚、文质彬彬,行事却如此没有底线,做这种骗人入瓮的把戏。

    孔夫子果然说得对,听其言观其行,针对的就是你这种人。”

    书生叹了口气说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千金公主权势滔天,兄台还是不要试图反抗为好。再说,公子是不会理解我们这些寒门士子登第的困难的。”

    白玉京怎么可能不理解?

    他穿越前本来就是个历史爱好者,关于唐朝历史的书籍也看了不少。自然了解唐朝科举的不公正,以及此时寒门士子考中的困难。

    唐朝有知贡举这种左右科举的官职,而且门阀政治依然还有残留,自然是没有已经采用糊名制和限制知贡举权利并常态化殿试的宋代科举公平的。

    而且唐代科举录取人数很少,包括常举与制举在内,每举各科加起来,取士人数很少超过百人。而宋代自宋太宗起,诸科录取人数常态化地超过五百名。

    虽然这其中可能也有唐朝读书人较之宋朝少一些的缘故,但也可窥见唐代科举登第之难。

    不过这些都不是这书生能欺骗他的理由。

    为了别人的难处而牺牲自己的尊严,这种习惯白玉京以前没有,现在得到系统并成为修仙者的他更不会有。

    说完,书生对领头的大汉行了个礼,便转身推开门出去了。

    白玉京就这样看着书生离开,也不去阻止。

    总之这几个敢觊觎他外貌,试图侮辱他人格的人,他一个都不准备放掉,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他也找得到。

    看了一眼书生离开的背影,白玉京转过头笑着问道:“如果说,我非要反抗呢?”

    余下四人闻言,都愣了半晌。

    一个汉子看着白玉京不敢置信地问道:“小子,你难道不知道千金公主是谁?”

    “我当然知道,那个李唐宗氏的耻辱。”白玉京淡淡地道。

    “你!”

    除了领头大汉之外的三个汉子大怒,纷纷把桌子上的刀拿了起来,拔出窍,就要冲上来。

    “且慢。”

    领头大汉拦住三人之后,双眼注视着白玉京:“公子还是莫要做无谓的反抗,乖乖随我等去神都见公主,自然有着大好的前程等着公子,何必如此?

    公子反抗的话,兄弟们粗鲁,伤着公子就不好了。公子手无寸兵,而我等不仅是河洛闻名的游侠,还持着兵刃,公子如何反抗?最后还不是要被我等带去神都?”

    “谁说我没有兵器?”

    白玉京说完,右手呈抓状伸向一边的空气中。

    四个汉子正奇怪他在干嘛,怀疑他是否神经变得不正常时,便看见他从空气中慢慢地抽出了一把透明的长剑。

    在四人震惊与不可置信的眼神注视下,白玉京把长剑横在身前,左手食中二指相并,拂拭了一下剑身,微微一笑:

    “这不就有兵器了吗?”

    PS:看在作者君已经进化成二更兽的份上,请多多投票、打赏,捧捧场,顿首。

    另外,感谢除我之外的四位小读者的打赏!